不能因为难 就降低自己的标准


【明慧网2003年12月15日】记得以前,我没想过结婚,总想一个人跟着师父修炼,一直走完最后的路。可是,后来却想到,人类社会的繁衍生息,也是法给人开创的生存方式的一种,所以我想要走入正常的人类生活。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悟法,并不是说这是修炼人的必经之路。姑且不论这个悟法的高低,这里想告诉同修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发生的事情。

有了这一念,别人帮我介绍了一个炼功人,她三十岁了,99年大学毕业分配工作正赶上邪恶开始迫害,她进京上访却被非法抓捕,在教养院受迫害,出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工作,生活上很艰难,家庭环境也挺紧张。了解了她的情况之后,我很理解她,我们是一个整体,在艰难的时候就是要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共同走完这段最后的路。我觉得我有责任去帮助她,帮她一起解决困难。如果说一个人谈恋爱是出于一种情感上的冲动的话,那我真的没有那些心,只感受到一种责任,义务与关爱。

要结婚了,可我却因没有身份证而不能办理结婚登记。因为修炼,恶警们把我视为黑名单上的人,家里电话遭监听,恶警威胁家人把我交出来。没有身份证,登不上记怎么结婚?我觉得很难。

有的同修告诉我:恶警们迫害我们,不给我们身份证,我们怎么那么下贱让它们来承认,我们请师父承认,让同修承认就行!也有的同修发短信告诉我,如果你俩不登记,我坚决反对你们结婚!还有的说不在于人的表面,而是真正内心的彼此负责。说什么的都有,我真的很迷茫。但我明白一点,我之所以不知道如何去做,是因为自己思想中没有一个清晰的法理作指导,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没有建立自己证悟出的威德。我请求师父点悟弟子。

那天,我家工人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厂长工作挺辛苦,但老板给的工资不多,厂长就借给工人开工资之际,用手段往自己腰包里弄钱。”老板这样做对吗?不对!在老板做得不对的前提下,厂长就可以那样做吗?更不对!我全明白了,不能因为难,就降低自己的标准,不能因为艰难,就为自己寻找没有做好的借口和理由!走正今天的路就是后人的参照啊。

记得99年迫害开始的时候,邪恶之徒不是造谣说师父改生日吗?其实在中国那段动荡的日子里,有多少人出生日期被写错了,又有多少人出生几年了才报上了户口。而作为一个不炼功的人,他绝不会再多想什么,他会觉得这些都无所谓,而师父却把写错了的生日纠正成正的、真实的。虽然是点滴的小事,可我明白,在大法中,师父教我们走的是一条正路,一条光明的路。这里还有一层圆容的理,修炼人与常人关系摆放问题,怀大志拘小节,不能因为修炼而视常人的理于不顾。

我发出正念,不寻求什么,只是要告诉后人一个正的理,那就是:不能因为难,就降低自己的标准,不能因为艰难,就为自己寻求可以开脱的借口和理由,标准绝不能动。

于是,我到了公安局拍了身份证照片,又让亲属拿到街道与派出所办理身份证,可是卡住了,他们不给办理,理由就是修炼法轮功。有的花言巧语设下圈套,想要见见我,我不知道这“见”的背后引申的又是什么,有的想要转化我,有的想让我写背叛书。

在中国这样一片特殊的土地上,我能够修炼,并拥有了正念;在正法中,又明白了一个修炼的人生意谓着什么,我是溶于法中的一个粒子,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任何事态当中,都会展现出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标准,那一定是堂堂正正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