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真象标语写遍十里八乡


【明慧网2003年12月16日】2001年9月得遇一位大法弟子后,我、妻子和11岁女儿全家得法,经过一段时间修炼,开始向周围的亲属、朋友、邻居讲真相,当时因为和其他同修没有接触,还不知道别人都是怎样做的,一天,我到外地办事,看到在一个电线杆子上写了“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我心中一震,心想我也可以做啊。

于是我回家后就买了喷漆,准备下半夜1点钟出去,晚上睡梦中,听到两声“当当”的声音,而且非常柔和,又好像是敲在我的脑子里,我睁眼一看表,正好是1点钟。我感到身体很轻松,很精神,我就起来和女儿一起出去了(白天她一再要求和我同去)。

我家附近有两条国道,我家位于十字路口,车流量很大,我就在十字路口喷写“法轮大法好”,这时一辆轿车直冲过来,我回身就想带女儿离开,可女儿站在我身后一动不动,并对我说,“别怕,不是,不是”,女儿的话使我定下了神,这时轿车从我们身边开过去了,喷漆用完了,一共喷了七条“法轮大法好”,回来的路上,我问女儿,“你怎知道那轿车不是冲咱俩来的?”,她说我脑袋里有声音告诉我说“别怕,不是对你来的”

白天,我去十字路口,听见很多人都在议论,还有两个4、5岁的小孩一边玩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我想,这只是7条,如果是70条,700条……那效果会更好。

第三天,标语被人涂抹,第四天,法轮大法好再次出现,这次是几十条了,也不只是十字路口了,而是向四周扩展了几公里,两天后,又被涂抹了,这天夜里,我们全家一起行动,而且喷得更多,距离更远。

这一下地方公安局可炸锅了,它们指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再一次把真相标语涂抹掉,就这样,写了抹,抹了再写,后来警察开始蹲坑,上路巡逻,尤其是在显眼的地方,他们加强了巡逻,但是我还是运用智慧能抓住机会,一次次的写上。

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得救,我想必须体现出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决不能受制于邪恶。为了让恶警们首尾不能相顾,我们就不断的把做真象的距离拉大,形成南北9公里,东西4公里,不断变换地方。刚开始的时候,买喷漆,一次买10罐、8罐,后来就整箱的买。

为了更加有力地震慑邪恶,我们做了一条8米长的真象横幅,下半夜把横幅挂在十字路口广告牌上,时间不长就被恶警摘下扔在路旁,第二天夜里,我又捡起来重新挂上。

此后,一些涂抹真象标语的人开始遭恶报,一个人骑摩托车出了车祸,多处骨折。一个把在他家卖货附近的真象标语撕毁,结果无故喝农药住院,出院时算帐400多元,正好是这几天卖货得的钱。还一个得了脑血栓,瘫痪不能上班…….

同时社会也传出了奇闻,有的说看到三个小伙写的,有的说看到来了一车人写的,一次在我家亲戚家门前写的,他们说看到好几个人,都穿着红衣服的人写的。后来我跟他们说就我一个人写的,他们还不相信。

这事使邪恶非常害怕,他们不断增加警力,先是派出所,然后,刑警中队,610,甚至把公路巡警也调出来,加强巡逻。然后是开始盘查过路行人,开始时,晚上9点以后开始盘查,后来改在8点,7点,……可是这丝毫不影响我继续做真象,他们的一切行动都逃不过我们的智慧的双眼。

我们这里是农业大镇,这里的市场每个集日都有万人以上。一天晚上,进市场喷标语,我用喷漆喷,女儿用彩笔写,一次共写了40多条“法轮大法好”,并连续坚持了7、8个集日。后来镇政府下令要一定把做真象的人抓住。各路恶警又忙得团团转,公路上警车增加到5辆,(其中有两台是出租车,穿便衣)

一天夜里,我只身进入镇中心,满街的路灯照得通亮,我心想不管怎样,救度众生要紧,一定要做,于是我向镇政府院墙走去,还没等走到近前,路灯全灭了。我在镇政府、公安、税务、银行、、邮局、水电、电信和粮库的院墙、墙门都喷上了“法轮大法好”。喷漆用完了,我开始往回走,在路上,我发现警车在来回溜,车速很慢,他们把精力都用在这了,做梦也想不到,大法弟子会去他们的老窝。

一次,我与女儿去村屯写标语,当我们写完第二个村时,却迷路了,这条路也走过几次了,怎么就出不去了呢?当我们出来时,发现有一台轿车正堵在路上,我们没有看清是不是恶警,就绕过去了,这样我们就只好走一段公路了,骑车正往前走,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我和女儿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前骑,到了跟前看清是恶警,刚过去10几米看到妻子和她姐姐走出来,原来她们俩在一个墙面贴“法轮大法好”粘贴,出租车上的人已经下车向她们这里张望,她们听到我俩说话声,就和我们一起走了出来。要不是我俩过来,她们俩还想继续做下去。那样就危险了。

由于恶警封锁了所有路口,我们几天没有出来,一天晚上,下起了雨,我想这是一个好机会,在墙上喷字,由于墙面湿,一喷一片模糊,这时刮起了一阵大风,墙面很快就干了,我一口气写了几个小时,就这样,每次雨一停,我就出去,恶警掌握了我的规律,一次当我来到一个路口,听到有人说话声(已是下半夜1点多了)听了一会好像是在楼上传出来的,我没在意,继续往前走,刚走几步就听到汽车发动机的马达声,我立即停住脚步,一辆警车从我眼前开过,原来说话声是从车里传出来的,如果它们晚走几秒钟,我就暴露在他们面前了。是师父再一次帮我化险为夷。恶警走了,我便开始在墙上喷写标语,然后我又过十字路口向另一个墙走去,还没走几步,发现迎面向我走来一人,我一直朝前走,走近一看是个着装的警察,而且后边还有一辆面包车坐了一车警察,车里也有两个警察下车同时向我走来,我不紧不慢地走着,心里很坦然,没有任何怕意,当前面的恶警走到离我两米远时,我正眼看了他一眼,他就不动了,后边的警察也不往前走了,就这样我走出了十字路口。

2003年7月我们全家开始在路边的大树上写真相,我们不分时间,也没有规律,十几天的时间,3、4公里的公路两旁的每个树上都有“法轮大法好”,远远地看上去,红红的一片,非常壮观,恶警每天都在“法轮大法好”中穿行巡逻,老百姓都说法轮功还有人炼,没有被打垮。

7月20日,我再一次去镇中心的集市大面积的喷写法轮大法好,当时天快亮了,很多做生意的人看到了我在写,只有一个人冲我大喊大叫,我没有理他。

突然有一天,恶警出动了很多人,用刀把树干上的红色标语全部刮掉,大片大片的树皮被刮落在地上,我不忍心看着恶警伤害这些生灵,就暂时停止了。

由于我和同修沟通不上,我们几乎是封闭的,心里很苦我们没有真象资料,也很少看到师父新经文,我就一直很想找到同修,但是多次尝试都失败了,这一回,我下决心,一定要找到,因为我急需真象材料救度众生。

旧势力一直在干扰我找到其他大法弟子,我想能找到大法弟子本身就是对旧势力的否定,我一定要冲破这个障碍。经过几天的时间几经周折,我终于找到了大法弟子,回来时我和妻子女儿说找到了,她们都高兴得热泪盈眶。

有了真象资料,我们便每晚上出去发资料,这样,一直发了十几天,后来是两天发一次,发资料的过程比较顺利,有些干扰也都能排除,如果去远的村镇,就打出租车,回来时每次也能搭上出租车回来。

一次,我们在回来的路上的电线杆子上贴不干胶,我女儿发现有人在监视,我们骑车走了以后,一辆出租车冲到在我们前边约20米处停了下来,没想到恶警来得这么快,我俩齐发正念,继续前行,恶警们没有下车,我们从它旁边过去了,他们在我们后边跟了有1分多钟就又开过去了400多米又停下了。我想它们可能反应过来了,正好路边有一条水渠干线,我们顺着这条干线的毛毛道叉过去了,这条道很难走,只能推着自行车步行,几分钟后,女儿发现恶警追上来了,他们始终离我们那么远,一直没有追上。到家后发现女儿的两腿被茅草划出了道道血迹。

一次深夜里,我带了500份资料,发到剩下几十份时,这村已经发完了。女儿已经很累了,鞋还小,挤脚,走不动了,我对女儿说你敢自己回去吗?她说那有啥不敢,我们就分手了。

世人在觉醒,经过讲真象,一些人主动找我要《转法轮》,他们不仅能学法,还能走出来做真象,这其中还有孩子,他们说你不用来了,这屯子我们自己包了。

又一次,我女儿把真相放到了学校每个教师的办公桌的抽屉里。教师看后,还拿给学生们传看。很多小学生因此明白了真相,一个小学生在老师讲到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时,他却说,“法轮大法是根本大法”。我对女儿说,“如果你们学校要搞反法轮功签名活动你咋办?”她毫不犹豫地说,“销毁它”。我说那你不怕人家知道你炼法轮功?,她又马上说,“我们不就是来证实法的吗?”

最后让我们用师父的经文来共勉。师父说:“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未来的大觉者们,在最后的证实法中建立你们的最大的威德吧!”(《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