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快回家”――成都小姐妹呼吁营救双亲 【明慧网】

“爸爸、妈妈快回家”――成都小姐妹呼吁营救双亲


前排左:方难洁(小女儿)前排右:杨心玉(大女儿)
后排左:方静(母亲)后排右:杨筑(父亲)
【明慧网2003年12月17日】亲爱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哥哥、大姐姐们:

您们好!我叫杨心玉,今年11岁,读小学五年级,妹妹方难洁,今年9岁,读小学三年级,家住成都市锦江区龙舟南巷龙舟小区4号院3幢2单元1号。我俩同在成都市龙舟路小学念书。

我们曾经有一个幸福、快乐的五口之家――爷爷、爸爸、妈妈,妹妹和我。我的双亲都是下岗职工,妈妈体弱多病,爸爸得过小儿麻痹症,脑筋反应迟钝。为了经营这个家,爸妈每天起早贪黑,到处奔波。早上辛苦地去买新鲜蔬菜,买到了就在离家最近的巷子里卖菜,价格卖得较便宜,一个月只能挣几百块钱。天天如此,年复一年,尤其在冬天,为了挣钱,双手不知裂了多少道口子,流了多少血,长了多厚的茧子,长了多少疮,承受了多大的痛苦。还有夏天,在烈日的曝晒下,也不知流了多少汗水,浸透了多少件衬衣。为了这个家,爸、妈操尽了心,妈妈压力很大……

1995年妈妈的情绪好起来了,笑容时刻充满脸上,全身的疾病仿佛一夜间全都消失了,说话时的语气是那样的祥和。妈妈告诉我们:她非常幸福,因为她修炼了法轮大法,彷佛她这一生就为这大法而来。并告诉我们:师尊说,宇宙中有一个特性叫“真善忍”,她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教导我们在任何矛盾面前都要无条件地向内找,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替别人着想。就这样,我们一家人都开始修炼大法。

我的父母待邻居或老年人,都是那样的和蔼可亲。在繁忙中,爸爸、妈妈、爷爷对我俩的学习成绩十分关注,还耐心地教我们写生、书法、绘画、写作等。我们有不懂的,父母就会和我们一起思考。我爱这幸福、祥和的五口之家,我爱我的爸爸、妈妈。

可是自从1999年7月20号以后,我们一家如同千千万万无辜的大法弟子一样,因坚信“真善忍”,本着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的原则,向政府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然而等待她们的却是铁铐、暴力、黑黑的监牢。到底我们信赖的政府怎么了?我的妈妈也挺身站了出来,向上级领导部门诉说自1995年修炼大法后亲身受益的真实经历。干部们不但不听,还反过来劝我的妈妈放弃修炼。妈妈因坚修大法,被拘留了十五天,才放回家。可妈妈并不气馁,继续弘扬大法。妈妈没有私心,为了希望所有的人身心健康,为社会及整个中国造福,让世人明白这一切,妈妈便用以前积攒的辛劳钱带着5岁的妹妹一起乘飞机去北京弘扬大法。爷爷和父亲则留在家中,因我正读一年级。

善良、正直的妈妈到了天安门,向世人展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然后和妹儿一起乘火车回到了家中。不久,只因为妈妈去了天安门就被闯进家中的警察抓走了。 我们一家人便从高兴中一下子间感到伤心而落泪。一个月后,我们收到的是一张白纸黑字的劳教书,妈妈被判劳教一年半。我和妹妹一看,伤心地啜泣起来。那天被抓时,妈妈不愿配合警察非法抓好人,就死死抱着双层床的铁杆,可是有4个高大的警察来拉妈妈。后来妈妈被戴上镣铐,抬走了……

每当回忆起这一刻时我总感到后悔,没有及时拉住妈妈,没有制止警察的恶行。

妈妈走了,就由婆婆从乡下来照顾我俩。妈妈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那里生活环境十分恶劣。劳教所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在炎炎烈日下,妈妈她们被强制在太阳下端坐,双腿并拢,全身挺直,稍微一动,就会遭来干部和犯人的拳打脚踢,以及流氓式的辱骂。不准洗澡,早晚洗漱只有5分钟时间。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被折磨得脱了形,一个个都成了“黑人”。即使这样,妈妈也从未放弃自己的信仰。

记得那年快开学的前十几天,妈妈从劳教所回来,直接到乡下接我俩,我们一家欢天喜地,转悲为欢。

回家后,妈妈一面为了生存四处奔波,一面向世人讲述自己的遭遇,还一面辅导我们的学习。又到了暑假,爸爸、妈妈、妹妹和我,于2001年7月一同乘火车到北京去弘扬大法。当我们展开“法轮大法是正法”的黄色横幅后一会儿,就上来一群恶警,把爸爸抓上了警车。一个恶警用黄色的横幅把妈妈的脖子缠了两圈,使劲地勒住妈妈的脖子。妈妈喘不过气来,可依旧丝毫没有动摇,咬紧牙关。那个恶警没有办法,只好罢手。我和妹妹再次在心目中圣洁的天安门前见证了警察在光天化日下的暴行。我俩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可妈妈不断地安慰着我们,还教育我们要听师尊的话:无怨无恨,不计不报,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真修者。渐渐地我俩止住了泪水,随同妈妈离开北京。临别时照了4张照片,在车站还吃了一个大西瓜才走。在乘车时,还热心地帮助了一位没钱付车费的老婆婆,她很高兴。

在一次向世人讲清真相中,爸、妈被警察和居委会一行人看见了,就这样,短短几个月后,爸、妈再次被抓,只好又让乡下的婆婆来照顾我俩的生活起居。我们一家人在这四年多,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悲欢离合,相聚别离。不久,我们收到了父母的判决书。妈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爸爸被非法判劳教两年。爷爷由于伤心过度,再加上已是高龄,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于2003年2月去世。我的父母不管是听到还是看到了这个噩耗,他们都会很伤心的。我们不由得失声痛哭,我们全家人的心灵都受到了刻骨铭心地打击。爷爷生前最疼爱我们,生活困难时爷爷用他微薄的工资支撑着这个家,死的时候还有很多话没对父母说……

善良的人们啊,我相信在这个世上好人比坏人多千百倍。我真心向社会呼吁:希望所有的好人都伸出那双正义的手,支持大法,弘扬大法;希望政府、上级部门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在温暖的阳光下茁壮成长,在伟大的父爱、母爱下,在家人的关怀下健康成长。

我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感受到了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的幸福、快乐,给了我们做人的本质――那就是“真、善、忍”。妈妈,爸爸的选择没有一点错,因为大法给了我们一切。所以爸爸、妈妈对大法坚定不移的信念是任何人也动摇不了的。我在其中也受益匪浅,我和妹妹的学习成绩一直十分优秀。如果人人都像我的父母亲那样,世界就会永远的美好,我为有这样的父母感到无比自豪、骄傲。我以父亲、母亲为荣,我会耐心地等待他们的归来。

爸爸,妈妈:请您们别担心我们俩,我们一切都好,请您们在狱中多保重身体。请监狱的警察善待我的双亲,同时也请所有知道、了解这一情况的正义之士,和我俩一道营救爸、妈,让我爸爸、妈妈快回家。

女儿:杨心玉 书
方难洁 意
2003年12月11日

父亲:杨筑 现被关押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
母亲:方静 现被关押在成都市龙泉驿区洛带文安镇大包村女子劳教所四十二监区

附: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电话:0816-2274441
新华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816--2280410 (邓刚)
1中队电话 0816-283008
4大队5中队电话: (0816)2830117(赵瑜)
6大队大队长 朱怀忠: 13035651945
6大队: 0816-2830597
6大队3中队: 0816-2830543
吴正君: 13035665588
黄 明 13808118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