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刻在一起(译文)


【明慧网2003年12月17日】上一次美东南法会在佛州举行,是两年前,那时我还是个新学员。当时,我感触良多,而深深印在我脑海中的是: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正法中的责任。

我是2001年5月,也就是那次法会7个月前得法的。临近法会前,佛州的协调人移居其它州,她希望我能挑起这个担子。那时我是新学员,所以担心自己能不能胜任,后来我认识到,这次机会很难得,况且,如果我不行,师父一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这样一想,心里就踏实了。

这两年来,在协调佛州大法弟子做证实大法之事的时候,有许多地方我的处理欠妥,而且淡忘了师父交给我这份责任的初衷。简单的说,我没有充分利用这段时间,错过了许多救度众生和提高心性的机会。我这里不提我们佛州大法弟子之间的意见不同与争论,因为毕竟,作为同修,我们一起走到了今天。

我仍然记得,在佛州法会上一位同修交流他的心得时我的心情。他是36名走上天安门的西人学员之一。我能感受到他的大善之心,也感到惭愧。于是我对身边的同修说,我真尊敬这36位学员,他们找到了横跨太平洋的正法之路。他笑着对我说,“另有一些学员要去天安门,你去吗?”

就象当时那位协调人让我接替她一样,我陷入了沉思,“我准备好了吗?万一这样,我怎么办,万一那样,怎么办?”就在我瞻前顾后,理不出头绪时,另一位学员充满善意的说,“别想了,去吧。”午餐时,我把哥哥拉到一边跟他说,“情人节那天,来自世界各地的西方学员要在天安门广场汇合,我们应该和他们站在一起。”

我们开始准备行程。我们尽力地多学法,多炼功。奥兰多的另一位学员表示也要去,所以我们邀请另两位学员同行,他们中的一位成行,另一位留守,负责与当地媒体、政府联系。这样,我们4人成为一个团体,为我日后才完全理解其意义的天安门之行做准备。

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在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很快,我们意识到我们是多么不同的4个个体。就连哥哥和我之间,对法的理解也相差甚远,有时我甚至想,他们的理解和我的理解差得这么远,一定是他们错了。

启程的日期临近了,我们在法上更加坚定,感受着溶于法中的快乐,同时,我们也知道,等待我们的是空前严峻的考验。这样的压力增加了我们之间的心性摩擦,我们在一起时总是只看对方的执著,做事的正念也不强,在一起的时间变成了痛苦,我们甚至怀疑这个4人小组能否成行。

尽管这样,我们始终相信,我们会忍耐对方,帮助对方,最终作为一个整体精进。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是师父安排我们一起去天安门。因为是师父的安排,所以我们4人去天安门一定是最好的,这样的组合就是最好的。

我们因为这样的共识而变得融洽起来,但是考验还在继续。邪恶极尽所能地阻止我们,通向天安门的路途充满了正与邪的较量。师尊一如既往地帮助我们去掉执著心,旧势力却抓住我们的每一个执著挑起争论,而且不断地想使我们“知难而退”,每一次,我们都以清醒、理智的正念清除了它。

准备终究是准备,总有一天我们必须启程,这一天来了。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北京与这里的区别,仿佛我们闯入了邪恶的总部,邪恶与旧势力的黑手将我们团团围住,在另外的空间刺穿我们。迫害者要开始动手了。

去天安门广场前,我们在北京停留了4天。每天我们都有提高,但同时分歧也越来越大。我用全副意志使自己充满信心,对其他弟子我却没有一点信心,事情发展到很难彼此信任的地步。因为一旦我们中的一个出一点错,4个人都会被捕,而且我对一些事情的理解总是和他们不同,所以我想,我们可能应该分开行动,分开的力量可能更大些。因为这样的话,每个人可能更“舒服”,注意力更集中些,不必把时间花在听别人那些自己根本不会同意的意见上,就能更好的坚定自己的正念。

但是我们看到,这正是旧势力想要的,所以我们重新交换了意见。我们一起去中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是大法修炼者,中国之行是我们修炼的一部分,我们来这里是证实大法。当然我们都还有常人的所思所想,但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尽量去掉这些执著。

在旅馆的4天,所有发生的事,无一不是历炼我们成为一个整体所必须经历的。从表面上看,整个房间充斥了我们的执著、观念,担心,愤怒,仿佛象旧势力一点就着的火药库,但从另外空间看,真实的情况是,我们4人正在铲除隔离我们的一切因素。表面看,我们似乎更远了,事实上,我们已渐渐地形成了一个金刚不破、心念纯正的整体。

我们作为一体,就能克服藏在每一个人心里的障碍。在正法之路上,能够阻挡我们的不是外来因素,而是我们的内心。同样,我们证实法,不是一个行动或一件事,而是冲破自我樊笼,不断净化自己的身心,达到更高境界的历程。那4天,我们升华得很快,但是又仿佛在钢炉里受煎熬。不同的是,我们没有被烧尽,而是被熔炼,被提升。这也是我后来不怕红色恶龙的火焰的原因。

甚至在我们离开旅馆去天安门的一刻,依旧是这种状态,各种情肆虐地渗透我的每一个细胞。离开前最后一次发正念的时候,我感到紧张,非常紧张。

发完正念,我们击掌相互鼓励。当打开门,面对那个世界时,感觉完全变了,我们变得牢不可破,任何邪恶都别想把我们分开,我们的每一步都踩碎无数的邪恶物质。我们是谁,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清晰地萦绕在我心中,我感到我们破除了最后的执著,最终成为坚不可摧的整体,我们像神一样的走着。

我们知道,天安门广场,这个地球上能够听到我们嘹亮的正义之声的地方,一定有邪恶的阴霾。当我们远远地看到整个广场和它周围的一切,马路边、人行道上,到处都是警察和巡逻队员在游荡,一丝怯意向我们袭来。最后一道关卡,包围着天安门。

在通往天安门的地下通道里,警察象人墙一样挡住我们。我们四人被分开了。我看见前面的两个弟子没有理睬警察的询问就从它们的身边走过,他俩象佛一样登上台阶消失在阳光下。所有警察的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了,我也没说话,径直地走上台阶。当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我看到哥哥在微笑。

我无法表达当时的感受,我仿佛在读师尊在“《洪吟》中的诗──“笑”。还有3分钟两点,那时,全部弟子应该站在广场中心,一起打开横幅。当我们走向目的地时,一个强大的能量场把我们和警察隔开。另外空间的邪恶物质象狼一样嚎叫着,想阻挡我们。但是,它们的恶怎么能触及到我们的善?我们的正念制约着一切。我们看到这个整体的另一半,那两位同修也和我俩一样走着。当平静的脚步把我们带到一起时,我们对视了一下。正象计划的一样,两点整,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中心集合了,每一处都天衣无缝。

我们一起打开横幅,用尽全身的气力,喊出了我们跨越千山万水想说的话,“法轮大法好!”

后来我得知,大多数约好同行的其他地区的大法弟子没到广场就被抓了。我想正是因为我们4个彼此融洽、互相鼓励并且能够始终在一起,所以我们做了想做的事。

我们共同实现了我们的誓愿,穿过重重障碍,在那一时刻,喊出那简简单单的五个字,我们做到了。几个月来,我们的思维聚焦在2月14日下午两点,什么也挡不住我们。

那并不是中国之旅的结束,也不是考验的结束,以后的关和难与天安门之行不同,当然这两年来,也有许多事情发生。这里,我与大家分享这段去中国的经历,是想说,同修们,请不要为彼此之间表面的意见不和所迷惑,每当此时,请想一想,我们提高心性、走过困难的过程恰恰是完善一个清新纯净的新宇宙的过程。在中国的那段时间,邪恶想把我们拆散,但是,我们从根本上否认它们的安排。我们是一个整体,任何分歧只是表面现象,我们真正的自己自始至终都在一起。

当我们在修炼的路上需要彼此守望的时候,我们的路看上去会陡峭些,我们会走得慢些,还会感到被伤害,因为我们得直面自己的执著和观念,每走一步都需要修出更大的善与忍。情感上的伤痛大家都有体会,但师尊安排了这样的过程,使我们坚强、精进,所以我们一定要走稳,走好。

这次法会后,我将离开佛州。担任了两年协调人,我意识到与同修相处的可贵。有时对同修我没有做到善,而且“怒发冲冠”。也有些时候,同修对我不满。的确,我们有失误的地方,然而,这些不尽人意的事也是我们共同提高心性的一部分,我相信,这其中真实的一面美好无边。

值此离别佛州之际,请允许我向曾经给予我巨大帮助的同修说几句话。

请紧随师尊,共同精进。
因为我们一起来,也要一起回。
我们是一个整体,
因为这是最好的方式,
我们是一个整体,
因为我们确曾在一起,
我们是一个整体,
因为唯其如此,我们才能不辱使命,实现我们的史前洪愿。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大家。感激您,师尊。

(2003年11月美东南法会(亚特兰大)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