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亵渎科学、粉饰邪政”――评兰州大学的征文比赛闹剧


【明慧网2003年12月17日】据大陆媒体报导,11月27日晚,兰州大学召开了一个大型征文比赛表彰大会,参加大会的有甘肃省政法委副书记、省610办主任张兴中,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李恒滨,甘肃省反X教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王伟,兰州大学610办主任、党校副校长张健,兰州大学团委书记张旭晨,兰州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药丽雯,兰州大学团委副书记玉春子。这次征文的幌子是“崇尚科学、反对X教”,可是其主题却是对法轮功的文革式批斗。从上述这些人的身份来看,他们根本就不是科学界的人士,而是中共的政工人员,他们所操纵的政治活动,绝不是“崇尚科学、反对X教”,而是“亵渎科学、粉饰邪政”。

美国的科技之发达世所公认,可是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此类批斗性征文,相反,在很多美国校园里,都有法轮功俱乐部,法轮功学员可以公开地在校园炼功。而在中国,对法轮功的文革式批斗已经持续了四年,我们没有看到中国的科学有任何进步,相反,中国的科学竞争力在逐年下降,只有在封锁网络的技术上吹嘘自己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这实在是中国科学的耻辱。

如果大陆当权者真的“崇尚科学”的话,他们就不会把政工打手派进校园左右校方政策、操纵这类政治运动;他们就不会把独裁者江泽民的儿子,一个无德无才的衙内提拔成科学院副院长;他们就不会让这个衙内开发封锁互联网的技术;他们就不会把何祚庥,一个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学术成果,连三流物理学家都称不上的人评为所谓的“院士”。大陆科学界由这类政治打手当道,人们如何能静下心来做出有深度、有创建的学问呢?

科学的一个最起码的游戏规则就是有不同意见的双方可以平等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如何一方以权势剥夺另一方的发言权,甚至把另一方投入监狱进行野蛮的折磨和洗脑,这是谁家的“崇尚科学”?这和当年的宗教裁判所监禁、烧死科学家有什么区别?何祚庥之流在毛时代曾经依附于当时居主流地位的马列主义来攻击他人,如今科学成为主流思想,这些人都摇身一变,打出了“捍卫科学”的幌子。可是当他们抡起“科学”的大棒攻击法轮功时,他们完全无视法轮功学员被血腥迫害的事实,请问这类人和中共的政工党棍有什么区别呢?他们只不过比那些党棍多了个滥竽充数的“院士”头衔,只不过多一点科普知识而已。这类政治打手的做法到底是“崇尚”科学还是亵渎科学?

在兰州大学的征文活动的操纵者中,我们看到有党校、党委、团委、宣传部、政法委之类的以整人为业的政工人员,同时还有两个所谓的610办公室主任。这个610办公室是什么货色?它就是江泽民在1999年6月10日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一个遍布各级机构、遍布全国各地的一个庞大的系统,这个系统凌驾于法律之上,可以任意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劫持、非法判刑,并在各地举办了多如牛毛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轰炸式洗脑,对拒绝背叛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的酷刑摧残,到目前为止,已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摧残致死。这个610办公室是邪恶政治的一个典型范例。由这样一个血淋淋的邪恶政治组织发动的所谓征文活动又怎能不是对科学的亵渎,怎能不是对邪政的粉饰?

在大陆的每个高等学府中,都有修炼法轮功的学子和学者,很多人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好教师,可是他们在过去的四年里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有的被逼迫写了所谓的悔过书,遭受精神强奸;有的被开除、被逮捕拘留、被劳教判刑,受到人身迫害;更有的被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兰州大学也不例外,很多学生教师都受到迫害。请见明慧网报导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1/3/16/9080.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1/6/9/11951.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1/6/9/11951.html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1/6/11/12011。html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1/11/29/20607.html#chinanews1129-1
当此次征文的所谓特等奖获得者周琦代表获奖学生发言的时候,周琦同学你可曾想过,你的同学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和言论的自由、以及宪法赋予的上访的权利就受到野蛮的政治迫害?你所崇尚的“科学”就是如此对待这些敢于讲真话的学生学者吗?你可能因为这次征文获奖得到一些好处,可是你是否知道你的应征文章是在以“科学”的幌子为邪恶的政治迫害涂脂抹粉,你得到的好处是建立在受迫害的同校学生老师的痛苦的基础上,你的做法和当年响应党的号召的红卫兵有什么区别?大陆大学校园里涉世不深的学生思想简单,又受到太多的政治灌输,同时因为大陆的网络封锁而被剥夺了知情权。政治打手们发动的这场征文闹剧,是对这些年轻学生的又一次心灵扭曲。被扭曲心灵的年轻人又怎能使大陆的科学有所进步呢?

大陆那些谩骂法轮功的人从来没有对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进行过任何统计调查,更不允许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发出任何声音,对超自然现象更是毫无了解。在西方有很多超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如特异功能、轮回转世、离体体验。关于特异功能,不仅在西方,近来台大教务长、电机系教授李嗣涔就曾发表他长期进行的「心电感应」和「手指识字」的研究。有兴趣的读者请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1/28856p.html
关于轮回转世,弗吉尼亚大学(VIRGINIA Univ.)讲席教授施蒂文森(IAN STEVENSON,已退休)用了40年的时间收集了大量儿童前世记忆的案例。北美也有一些严肃的心理医生研究前世记忆。明慧网有很多篇文章对此进行介绍。仅举几例: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9/7/36184p.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6/3387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6/34227.html
炮制征文闹剧的政治打手和相应党的号召的学生们是否对这些知识有起码的了解?

法轮功信众遍布各阶层,有引车卖浆的劳苦大众,也有身居要职的政府官员;有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妪,也有博学多才的教授学者,这些人都被法轮功的真善忍教导所吸引,这显示出法轮功的巨大道德感召力。在当今道德沦丧的中国大陆,人们最缺乏的不就是真善忍吗?惩忿窒欲、迁善改过,同化真善忍,这有什么不好呢?在年轻的学子中,笔者的一位朋友,目前任教于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吴伟标教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位年轻人在读博士学位的四年里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了十篇论文,执教两年多之后的他如今已经有二十一篇学术论文发表(或即将发表)。笔者想奉劝那些在兰州大学征文中“获奖”的周琦等同学,你们应该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尊德性、道问学上,象吴伟标教授那样在科学或其它事业上有所成就,同时端正自己的品行、完善自己的人格。不要再被无耻的政治打手所蒙骗,不要再为这样的一个“亵渎科学、粉饰邪政”的政治运动推波助澜。参与这样邪恶的政治运动可能给你带来暂时的一点好处,但它最终将使你深深地痛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