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迄今十余位大法弟子被害死 公安副局长罪责难逃


【明慧网2003年12月17日】自99年7.20开始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以来,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就紧跟江泽民使用各种阴谋手段蹲坑抓捕、强行无辜绑架、教唆刑事犯人恶毒残害自己家乡的大法弟子,多次唆使第二看守所所长行贿劳教所,强行送大法弟子劳教(因怕大法弟子身体被迫害得不合格劳教所不收,而多次行贿)。张国富伙同政保科长金婉智,在四年里抓捕关押双城大法弟子数以千计;被他判刑、送劳教所的有数百人次;勒索大法弟子钱财数百万元;在他手下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在监狱里的有四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到家后含冤离世的有9人;使多名大法弟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很多大法弟子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至今在外过着流浪生活。

请看下面几个实例:

周志昌,男,45岁,双城市韩甸镇人,曾任武装部长,远近闻名的好人,是清正廉洁的干部,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进京上访被非法拘捕,关押在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受尽残酷折磨,于2000年5月6日被迫害致死。

张生范,男,38岁,住在双城市文明街,市二轻局下属单位下岗职工,是残疾人。2001年6月9日被双城公安局4.28专案组从家中强行绑架,只隔三天在6月12日被第一看守所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施用鼻饲烈性酒残害致死。

赵雅云,女,54岁,双城市乐群满族乡村民,2000年7月份被抓进双城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判劳教送进万家劳教所,2001年6月20日在万家7大队被迫害死。

吴宝旺,男,35岁,青岭乡村民,2002年4月19日在家被无辜绑架进第二看守所,不到一个月,5月17日被强行灌食迫害而死。

蒋立国,男,52岁,双城市新兴乡村民,2001年11月,因讲真象被举报,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因被长期关押身体极度虚弱,放回家后于2002年10月18日含冤而去。

佟文成,男,49岁,双城镇承恩村村民,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判劳教两年,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到非人折磨。二年期满后又被超期关押,致使佟文成回家后一天不如一天,在今年2003年6月14日离开了人世。

张涛,男,53岁,双城市水泥厂工人,2002年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臧殿龙,男,38岁,双城市第一粮库工人,2002年7月8日在哈尔滨、双城、阿城三家警察的联合非法抓捕行动中,被逼致死。

谭成强,男,43岁,双城韩甸红城村村民,2003年5月18日因做真象资料被该村王洪升、刘洪国举报,被抓进第二看守所,在强行灌食迫害下,导致肺积水、糜烂,医院已无法医治,通知家属接回,回家没几天去世。

刘杰,女,37岁,双城市啤酒厂工人。2003年2月6日因在自家面包车上送给一对老年夫妇有“法轮大法好”的贺年卡,而被举报,抓进第二看守所,2003年2月17日下午4点被强迫灌食而死,

刘清久,男,44岁,双城市韩甸镇红城村村民,因被长期关押迫害,身体极度虚弱,被“保外就医”放回家后,于2003年1月17日去世。

上述十余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事件,张国富是主要相关责任者之一。



给双城市公安副局长张国富的信:悬崖勒马悔过赎罪

张国富:

在这四年里,你将大法弟子长期羁押,指使恶警唆使罪犯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3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看守所迫害后失去宝贵生命。双城二轻局经销处残疾人张生范就是在第一看守所被活活用烈酒灌死的。在看守所的迫害下数人致残,多人被延期继续迫害,更有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而看守所拒不放人等等现象,你是否考虑过这是犯罪?

作为双城市公安副局长,你对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非法打压法轮功,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恐怖政策,道道密令,层层口传,不留任何证据的黑内幕知道多少?是否仔细考虑过?

对“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成立及追查行动,“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的成立,已有100多个组织和诸多著名人士加盟,海外多国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及其帮凶和国家恐怖组织610办公室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等,9名首恶被起诉:江泽民、罗干、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刘淇、周永康、夏德仁、赵志飞。其中夏德仁、赵志飞、刘淇已经被判有罪。国际形势如此,你也应该想想自己的将来。

法轮大法是一部教人向善,使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标准提升的“高德大法”对任何国家和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大法修炼没有组织形式,旨在人心,不参与政治,法轮功学员不求世间得失。大法蒙冤四年多,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四年多,依然是以大善大忍的觉者胸怀,慈悲、理智地以和平方式申诉,抗议迫害,在艰难形势下向世人讲着真象,只为世人不在受欺世谎言的毒害,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法轮大法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书籍翻译成30多种语言文字,世界各国政府对大法的褒奖达1000多项,修炼人数有一亿多人,仅台湾一地法轮功学员人数从99年的3000多人发展到目前30多万人,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这一铁的事实。

不管是谁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去承担,这是不变的天理,不以人的意志而改变。不论你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你说是你的工作,你在执行命令,这都不能作为借口,人生的路自己走,你们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江集团今天用你,你是局长,是觉得你有利用价值,给你点甜头;明天不用你,你也就啥也不是了,说撤就撤,罪过都推到你头上,说杀就杀。民间不是有“卸磨杀驴”一说吗?文革结束后,有多少当时的红人被秘密枪决了吗?再说,天理是不会放过你的。邪恶之徒:蒋清波、吴建华、城镇干部冉令才就是前车之鉴。如不悔悟,悬崖勒马,将功赎罪,还有更可怕的天惩在等着哪!当然不是法轮功学员会如何你们,而是有些人自己选择了助纣为虐、自我毁灭。

真象总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不会太久了。是选择弃恶从善、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还是选择继续追随政治流氓迫害善良,自我毁灭。历史的教训太多了。

你一直是本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力,但并不是说就完全失去了改过的机会。如何把握、如何将功补过,还在你自己。如果你继续行恶,你因迫害法轮功而造下的罪业,在不久的将来必将使你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成为江泽民的陪葬。

望三思。

双城市法轮功学员
2003年12月1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