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教师

【明慧网2003年12月18日】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开始,到长大成人,在社会上有所作为,好像一块顽石,需要不断雕琢,去掉多余的边边角角。谁来雕塑他的人生呢?──老师。一个还不懂事的孩童,也正如一张白纸,写上去,画上去什么,就是什么。什么是“是非”,老师来告诉他;什么是“善恶”,老师来告诉他;什么是“正邪”,也是老师来告诉他。以后的路该怎样走,将成就什么,会走向何方,也是老师来引导他。包括我们要说的诚信,也是老师来教会他。

《诚信》曾经是一个全国高考作文题,轰动一时,芸芸高考学子写出了千千万万篇佳作。而后无论是高考模拟题还是测验的作文题也都出现了“诚信”的身影,也引发了更多的人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是诚信,人,为什么要诚信。然而诚信的问题并不是高考题产生的,他是上下五千年,华夏文明历史的沉淀,具有着深刻的内涵和文化背景,甚至从某个角度,可以说关系到一个社会的兴衰。很小的时候,幼儿园老师就给我讲,做人要诚实,要守信用。这看似简简单单的话,却会真的影响一个孩子的一生。但是,诚信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是不能真正起作用的,所谓言传身教,而且“教”的目的也是为了“行”。因此,更重要的是身体力行,真正地做到诚信。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也不做谎言的帮凶,是诚信;在面对铺天盖地的谣言时,能够兼听则明,以判事实,是诚信;在现实的种种诱惑下,能够不为其所动,能够继续说真话,是诚信……这是中华的古老文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

可是,可敬的教师们哪,我有一些话,沉积了很久,非常想和老师们说说,请您耐心听我的肺腑之言。这其中包括一个在社会流行的欺世大谎言。这个可怕的谎言被制造出来,成为工具,目的是蒙蔽人民,从而迫害更多无辜善良的人。而听信这些谣言,不明真象的人们,都在有意无意间充当了迫害的帮凶。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这当中也包括你们,这“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老师。在这里,我祝愿,祝愿当你们听到事实真象的时候,是用你们的理性去判断是非,而不是一笑置之。或许你可以选择为揭露真象出一份力;或许你觉得对于事实的本身或事实的真象本身,还不敢相信,想保持一种旁观的态度,这都没有关系。但是我希望,真心希望你们不要再象过去那样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协助谎言的传播,否则这个谎言将会继续毒害更多更多的孩子。那等到长大成人的时候,这些孩子将会走上哪条路?他们会变成怎样的人?

* 课堂上的悲哀

您可能已经猜到了,是,我说的是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我很早就开始修炼法轮功,虽然后来中断了一段时间,但是我心中一直有对“真,善,忍”的坚信。我觉得,人,应该做一个好人。真善忍帮我重新找回了人生存的意义和做人的精神准则。其实可以说,这三个字改变了我一生。可是1999年7月,政府中有人下令不准人们炼法轮功,与其说是取缔,还不如说是镇压。因为无论如何“取缔”,这些人都会继续坚持自己的信仰,毕竟大家都是有头脑的人,一个人一旦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找到了自己苦苦寻求的真谛,他就会一直走下去。很多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疾病不翼而飞;很多人通过修炼法轮功,明白了真善忍的道理,学会了做一个好人;更多的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心性提高了,心胸开阔了,不再象过去那样为了一些小名小利而争斗不休,也不再为了一些本来没什么的事情和家人闹翻了……这些事实,举不胜举,也是有目共睹的。这也是为什么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以来,短短几年时间就有这么多修炼者的原因。

这个功法不仅影响了我已经走过的人生之路,也将继续影响我未来的人生旅途。对于真善忍的信仰,从那时起,就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根。我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身边的朋友和人们经常说我变成了一个大好人,可是我从来没有承认,因为我觉得好人的标准太高了。我也从来不说自己是一个好人,我只是说,我是一个想做好人的人,我只能不断地以真善忍为标准改正自己的缺点。这一切,都因为我看了《转法轮》。

自从法轮功受到迫害开始,很多不了解的真象的人们在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下,也信以为真了,这其中也包括了很多学生。我说这种谎言哪,毒害了我们这一代人。您觉得我的说法夸张吗?不是的,您想,这些谎言,给千千万万不明真象的世人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火种──他们憎恨,他们憎恨,憎恨一个教人“自焚”“杀人”的功法。可是,有没有想过,那是动用一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制造出来的谎言呀,那是在奖金、职称、前途的要挟下被造谣记者和不法人员编导出来的戏呀,和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如同古罗马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指使理论家编造基督徒杀婴吃肉、狂饮乱伦一样,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徒身上。看看今天,所用的手段何其相似。然而这种仇恨,却使得有些不明真象的人也加入了迫害法轮功的行列,然而他们迫害的又是怎样的人呢?那是对于真善忍坚定信仰的人啊,那他们的仇恨不就大错特错了吗?这种仇恨可能导致他们在无知的情况下,犯了可能让他后悔终生的错误,这不可悲吗?当大家听到日本修改教科书时可能都愤愤不平,但是却没有想到谎言同样在我们的身边,而我们可能就在有意无意充当了行恶的工具,类似于文革时期红卫兵那样的工具。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一个谎言揭露了,真正的揭露了,大家想想,我们这些学生,又会做何感想呢?口口声声说着要诚信,可是整个社会就存在了一个由政府中一些人制造的弥天大谎,制造和传播谎言的人,却在教人诚信,这样会把我们的孩子带到什么地方呢?

所以说啊,一个老师的意义真的是极其重要的。

记得我上课的时候,化学课出现了什么“铜分子变金的歪理邪说”;语文课出现了什么“和希特勒齐名的是××”;历史课出现了什么“××同当年太平天国有相似之处”;政治课就更是一塌糊涂了,轮番地什么“歪理邪说”啊,什么违背生产力发展啊,什么违背“物质决定意识”……好像这么一来,似乎从各个角度看,法轮功都是不好的了。可是大家想一想啊,既然“漏洞百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学啊?其中还包括很多专家、教授、学者?事情的真象可能根本不是那样的。

从政治书关于法轮功的一些所谓的材料、政治测验卷,以及一些其他科目的相关材料中,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个成语的真正涵义──断章取义。就是把法轮功的书籍的一些话进行了这样或那样的“摘选”或修改,而后引用,事实上书上的意思根本不是那样的,可是经过了“处理”,一切都变得看起来很坏。好在这样的导向对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恰恰相反,我更加相信自己的选择了。可是法轮功的书籍被销毁了,那些没有看过原著的人看见所谓的引用他们能分辨吗?不能!虽然我可以分辨,因为我看过原著,这样可笑的伎俩从来都没有能力欺骗我。但是对于他们,那些天真的孩子们,是怎样恶毒的欺诈呢?!这给他们的未来,将带来什么?纸里包不住火,总有一天谎言要被揭露的,到那个时候,他们会怎么想,怎么说?我对政治卷的题从来都是选择不做。我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良心。即使在分数和升学面前,我也不愿妥协。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修炼者,对自己信仰的坚定。

是,要说也不能完全怪老师。老师很可能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是法轮功,老师可能从来都没有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电视上报纸上说些什么,他们也就信了,教材上写了什么,资料上都是什么,他们也就讲了。可是事实不是那样的啊!

换个角度说,请问我们的老师有没有想到文革时候,是谁遭到严重的迫害的?就是老师。在那个举国混乱的时候,遭受了严重的迫害。现在这个形势,如此发展下去会怎样?我不是预言家,我也不是先知,我只是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还记得当年马丁·尼莫拉晚年忏悔自己以前的道德污点时,写下的这首诗:“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对罪恶的纵容,往往就是一种犯罪。

然而,我说这些并不是要您为我们做什么更多的事情,虽然我们一直在努力地揭露迫害真象。我们仅仅是希望,面对是是非非,老师们能够有自己正确的选择。有的人可能觉得自己没有选择做好事的力量,但是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选择不做坏事,也就是说,任何人都有能力拒绝做坏事。我真的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到那一天,回过头来看这场镇压,这场完全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迫害,不会追问当年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这些其实都是谎言,为什么一直让他们生活在谎言当中,为什么让他们充当了迫害的工具。当年文革过后,我们这一代人,曾问过我们的长辈,当年对于作为红卫兵的您,对犯下错误有悔恨吗?当年您看着很多很多错误的事情的时候您选择了沉默,您后悔吗?──我希望,我真心地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出现在另一代人的身上。

您听我说,真正能判断是非的,只有我们自己,我们真正的心会判断。而真正选择如何做的也只有我们自己,毕竟我们的心明白,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我们明白的一面会知道该如何做。

一个雕像的边边角角正在去掉,一个人生的雕塑师正在努力……

* 我的好老师

我遇到过很多好老师,他们教会了我很多的知识,我很感激他们,也感谢他们陪我走过了人生的各个旅程。

然而,现在我想说的一个好老师,却和我这些老师不同,这位老师,是可以陪伴我一生的。无论我怎样成长,我都会认真的学习,学习这个老师所教给我的,很重要的很重要的东西,这些东西会使我受益终生。我说的这位好老师,就是李洪志先生──一个我会用一生去尊敬的老师。

小时候,家里人对我说,你要聪明点;看到别人做事对自己的利益毫不退让的时候,家里的人就会指着他对我说,你看别人多聪明,你要向他学习。所以从小这个“自私”就在我的心里埋下了根。在学校里,我常常会为轮到谁扫地、谁擦黑板这种小事而争吵,那个时候想到的是怎么让自己过得更舒服。有时候别人向我请教问题的时候,心里甚至会有一些厌恶的情绪,不愿别人学好了超过自己……这还是我上小学的时候。而这样自私的心理一直伴随着我,并且越来越严重,而我自己却从来没有想过,这到底有什么不好。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我学了法轮功,明白了做人要做一个好人,知道了真、善、忍。

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一书中,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从此,我的观念开始改变。我才醒悟,原来我一直以来认为对的事情,其实是错的,我过去生命的基点是为我为私的,所以无论做什么都首先想到自己。可是渐渐地我发现,这是不对的,我生命的基点应该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说着容易,做起来可真难。甚至明白了道理都经常做不到,当我做不到的时候,就努力想着老师说过的话,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尽量地做好……虽然一点一滴的变化很微妙,但是我一直努力地这样去做,去这样要求自己。慢慢地,朋友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也会尽我所能,学校里有什么工作我也会常常想到是自己的责任,要做好它。虽然看起来和过去做事情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一样是做值日、扫地、擦黑板,但其实已经完全不同,因为整个做事的基点都完全变化了。

任何人都有选择自己信仰的权利,我就选择了真、善、忍,选择了法轮大法,而我在大法中的修炼的确使得我的心性提高了。不是只有学法轮大法才能做好人,但是法轮大法教人做一个好人。

然而这样好的信仰,这样好的老师,却遭到这样恶毒的诽谤,这实在是令我痛心不已!

还记得当时各种新闻报道,都轮番地造谣,还出现了很多对于李老师的人身攻击,很多是无中生有,还有一些是故意歪曲。我当时真的很难受。电视里一直说是什么个人崇拜,然而我想说他错了,我们对于李老师是发自内心的真心尊敬,而不是什么个人崇拜。“崇拜”这个词,带有盲目性,给人感觉好像是一大堆没有头脑的人随便听了什么理论就相信了。可是大家仔细想想,那真的可能吗?会发生在经历过文革动乱的中国人身上吗?文革时候,很多人曾经有过盲目的崇拜,激烈的运动,有过被欺骗的悔恨,有过沉重的教训,这样的状态下,谁可能轻易地相信哪个人,或者哪种理论吗?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就有这么多人──短短7年内,几千万人学了法轮功。这能是一个偶然的事情吗?这能用愚昧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和解释得了吗?其实我说就是对于真善忍的信仰,这种美好的信仰,触动千千万万人的灵魂深处,才使得这么多人都尊敬传法的老师,就怎么简单。

可是当时啊,整个谣言一出,遍布中国,就象黑云压顶一样。而后,又封住法轮功学员的嘴,封锁网络,抓捕学员,不让他们讲真象。

谣言,真的全都是谣言。还记得李老师在《我的一点声明》中说过:“有消息说我不叫人吃药,事实上根本没那回事。我只是讲了一个修炼与吃药的关系。我使一亿多人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无数危重病人成了健康的人,这是事实。而有些在生命非常危险时期的病人与精神病人,我一向不叫其学法轮功。可是有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非要学,那么出现的死亡的个别人能说是我的学员吗?我也从来没见过没被管的人学了几个动作就不会死了。那么医院可以治病,就不应该有人死在医院里了吗?有人造谣说我改过生日,这是事实。可是,是文革中政府把我的生日写错了,而我只是把错了的生日改回正确的生日而已。至于说释迦牟尼也是这个日子生的,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也有许多罪犯也是这个生日哪!我也从来没说过我是释迦牟尼。”

其实是真是假,学员们心里都是明白的,所以就不断地有很多人走出来,用各种途径,揭露这些谎言。有些真的是在拿生命在证实法。大家请仔细地想一想,学法轮功的人不是有很多,有几千万吗?为什么这么多人在遭到无理迫害的时候,都没有出现任何暴力对抗的行为?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其实,就是因为对自己的信仰“真善忍”的坚定,也是因为我们的老师李洪志先生平时就是教我们这样去做的,修炼人不参与政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人应该做一个好人。

“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我的一点声明》,李洪志)

记得当时还曾听说过,有什么“勾结国外反华势力”、“破坏国家安定团结”,可是这种谎言根本没有任何逻辑,无非是大帽子一扣。毕竟他们不了解什么是修炼,他们根本不了解不求名、不求利的人的心态是怎样的,所以觉得不可思议,觉得一定是如何如何。请大家也来看看李老师到底是怎么说的吧:“实际上我无心为社会做什么,根本不想管常人的什么问题,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得那么重。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各有志’吗?我只是想让能修炼的人得法,教他们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标准的升华。而且也不会人人都来学‘法轮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与‘政’无缘的。”《我的一点感想》

到现在,谎言已经持续了四年多了。中国还有很多被蒙蔽的人们,是不知道真象,不知道这些的。我衷心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这些真象;我真心的希望,能够还我的老师一个清白,还法轮大法一个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