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源市河坎子乡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3年12月18日】自1999年7.20以来,辽宁凌源市河坎子乡100多名大法弟子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被非法判刑1人,非法劳教9人,非法拘留42人次,抓至乡派出所的就更多了。派出所到家中骚扰与翻抄的更是常事。对此,河坎子乡派出所所长刘国付和前任所长郑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恶警严重干扰了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给家属的精神也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其中一个案例是对60多岁老太太的迫害,令全乡人民愤慨。老人家学法前多种疾病缠身,高血压、脑血栓等。学法后身体健康,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大法遭不白之冤,她为了不让人们受江氏谎言的毒害,作为一名亲身受益者有权利告诉人们真相,就在墙上写了“法轮大法好”。派出所恶警发现后,把老人就地拖了一里地远,鞋子也丢了,满身都是泥土,还边拖边打,掐老人的脸和脖子,掐肿的脸上发青的手指印明显可见。这还不算完,又抄了她的家,拿走了全部大法资料,派出所一恶警把老人双手铐上,竟然坐在了老人的身上。最后又把人送到了凌源市看守所。老人在看守所被迫害得旧病复发,鼻子血流不止。看守所害怕出人命担责任,让派出所把她接回家,派出所却不接。结果老人最后被判刑送到了大北监狱。

还有一对年轻夫妇,丈夫得法前是肝硬化,为了治病借了许多钱,还得抚养两个上学的孩子,经济特别困难。得法后,顽疾不翼而飞,身体健康,家庭生活也有了生机。他们知道大法是真正度人的好功法,事事处处都严格要求自己,在家庭、在社会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可派出所恶警却先后4次把他们抓去拘留,家里只剩两个上学的孩子,最后把丈夫判了劳教。在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里,承受着非人的待遇,每天强迫干着超体力劳动。例如:规定两人每天要打10米深的井,根本没有时间限制,没日没夜地干,挖树根的手全被磨烂,严重超出体力所能承受的极限,而且每顿只给一个小窝头,根本吃不饱,还得给犯人洗衣服。更阴险恶毒的是恶警竟然还指使犯人打我们的大法学员,被打得他口吐鲜血,找来医生检查,说马上就有生命危险。就在此危机时刻,朝阳劳教所还向其家人勒索钱财赎人,因没钱给他们不得不放了人。回到当地派出所却还是不肯放过,经常到家里骚扰。

更让人发指的是对一六旬老教师的迫害。老教师在学校收的2790元钱的学生书费,晚上刚拿回家放在柜子里,派出所所长郑印和610头子黄杰深夜就闯到老教师家中,以搜查法轮功为由,(因老教师是修炼法轮功的)翻箱倒柜,最后终于将2790元的学生书费给抢走了,经总校领导出面才退还1000元,那1790元现在还在郑印手里。而后恶警刘国付又伙同市公安局的不法人员再次夜闯老教师家中抢走了彩电与录音机。在这之前也是派出所恶警把老教师修大法的儿子、儿媳抓去拘留,后被非法劳教。

在我乡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百余名大法弟子都有一段被恶警迫害的经历,想起来真让人心寒。最近,坎子乡派出所现任所长刘国付又伙同市国保大队的陈志、抗志一抓走了一名在家炼功的大法弟子,判劳教在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以后又多次到其家中抓其母亲与妻子,并扬言说“拿钱来就给你案子了结了”。因其父(不炼功)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长期骚扰,被逼无奈只得借了1000元钱给了刘国付这才罢休。

这里正告坎子乡派出所所长刘国付及其下属:

你们对无辜善良的修炼人所犯下的丑恶罪行一个接着一个,在此我们不一一列举。我们想问问你:你们每次骚扰大法弟子的时候,你总是伪善地说:“知道大法好,也知道你们冤枉,可江××让抓,上面要名额,我也没办法。”可你长期以来的行为,并不是被迫无奈,而是借着这场对大法的迫害来当挡箭牌,从中捞取私利,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我再问你一句:你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当你的亲人遭受无理的迫害与抢劫时,你会如何?人民赋予你的职责是保护人民,维护社会治安,严惩坏人,而你们却恰恰相反,专门迫害好人,遇到真正的坏人只要给钱你们就把人给放了。而你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随便抓捕大法弟子,问一问自己到底是谁在真正地扰乱秩序?谁是真正的罪犯?别忘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你要还有点良心的话,就把我乡现在还被关在劳教所的4名大法弟子要回来,将功补过。你要清楚,你的违法行为已引起全乡人民的共愤,大法弟子与各界正义人士已在收集你的一切罪证,这些罪证足以将你们送上法庭:1、非法罚款到目前为止已达20600元;2、夜闯民宅,强抢民财;3、对修炼人家属敲诈勒索,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4、使用黑社会的手段恐吓威胁合法公民,等等。

为了不让你们继续走向罪恶的深渊,特此警告:如再不改悔就将你们的罪行向全省、各市、人大、公检法等各阶层曝光!向你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孩子学校曝光,同时予以起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