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海德堡“法轮大法之家”状告江泽民(图)


高精度图片
(图片:海德堡“法轮大法之家”。左到右,二女儿史黛菲,大女儿卡罗琳,三女儿约翰娜,母亲爱蒂特,父亲胡伯特,前面是小儿子约书亚)
【明慧网2003年12月18日讯】在德国西人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大法之家”。从1998以来,父亲胡伯特,母亲爱蒂特和三个女儿卡罗琳,史黛菲和约翰娜陆续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淘气的小儿子约书亚现在已经五岁了,也经常跟着家人炼功。他们的全家福照片也随着法轮功的名为“与你同行”的中文小册子而走进海外中国人的千家万户。

在“大法之家”所在的海德堡一带,科尔普一家的名字早已不算陌生,这个名字第一次广为人知的时候是当父亲胡伯特,大女儿卡罗琳和二女儿史黛菲在2002年2月与几十名来自多个西方国家的法轮功西人学员一起在天安门广场上为法轮功请愿的时候。当时德国媒体广泛报道了此事。

2003年11月底,“科尔普”这个名字又一次和一件与中国有关的众人关注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根据国际刑法法典和德国2002年6月30日新颁发的刑法典,德国法轮大法协会和40名来自中国,德国,爱尔兰,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对以江泽民为首的16个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提出指控,罪名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实施酷刑罪。胡伯特,卡罗琳和史黛菲也参与了控告,因为他们在天安门请愿之后在警察局里曾被中国警察虐待。

天安门请愿受到警察虐待

谈到2002年2月的天安门广场请愿时,胡伯特回忆道:“我展开了一面写有‘还法轮功自由’的标语旗。我立刻被警察扭抓住,接着,我的腹部、背部被反复狠命地蹬踹。”当年17岁的史黛菲也被认出是法轮功修炼者,被人从背后抓住,并被捂住嘴和鼻子强行拖走,警察将她死死地扣住,以致令她一时失去了知觉。在警车里以及随后在公安局里她还被警察打耳光。卡罗琳,一个在德国的学校里一向被公认为安静而有教养的孩子,也被警察殴打。他们还看到很多学员被摔倒在地,被警察用鞋子往肚子和后背上踩,推撞墙,还有其它种种暴行。

在德国控告江泽民

天安门请愿是他们四年来最难忘的经历。回到家乡后,他们受到了完全不同的待遇,德国报纸,电台,电视台纷纷登门采访他们,他们周围的人都钦佩他们的勇气。史黛菲的一位老师把报纸上关于史黛菲的报道贴在了老师办公室的留言板上,并且写上醒目的大字“我们的学生!”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胡伯特的岳母,一位正义的老人把他们称作英雄,但胡伯特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的眼里,他受的苦和中国法轮功学员相比是天壤之别。

从德文明慧网中,他和其他德国法轮功学员每天都看到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消息,死亡事例时有发生。如今他们的亲身经历验证了他们天天看到的消息。这使得他们更下定决心要把法轮功被江泽民迫害的消息告诉更多的人。当胡伯特听说2002年6月德国新制定的关于群体灭绝罪的形式条款正式生效,并有法轮功学员想根据此法条在德国控告江泽民时,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时机成熟了。他想通过自己的经历让更多的人关注江泽民对法轮功犯下的群体灭绝的罪行。在德国,“群体灭绝”是一个很敏感的字眼。作为一个支持人权的德国人,胡伯特觉得自己有特殊的义务在面对这场让人无法想象的残酷的迫害时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控告江泽民前景看好

对于对江泽民的控告的前景,卡罗琳很有信心,不是说她认为在德国他们一定能成功地起诉江泽民,而是说,不管这次在德国是否成功,江泽民早晚有一天会被审判。卡罗琳坚信,正义是永远不会被压倒的。几个月前在美国成立了审江大联盟,美国,比利时,西班牙和台湾等地的法轮功学员都在控告江泽民。而且学员们也在向欧盟和联合国呼吁。审判江泽民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不是是否审的问题。胡伯特认为,很多人们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都可能很快发生,几天前刚刚被美军抓获的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最近德国纽伦堡法院也对包括阿根廷前国家主席在内的三名阿根廷前独裁者下达了逮捕令。受理这个案子的德国律师就是受理德国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案的律师。

热爱中国文化,期望再一次去中国

胡伯特在没炼法轮功之前就对中国文化一直很向往,梦想着去中国学习中医,这也可以算是他在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缘起。刚开始炼功时,他就想去中国和那里的炼功人,一同炼功。当他2001年如愿地踏上了他向往已久的中国的土地时,他的目的却是几年前的他无法想象的-为了中国的人权请愿。胡伯特说:“我不反对中国政府,更不反对中国人民。江泽民既不能代表中国政府,更不能代表中国人民,我控告的是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群体灭绝罪的江泽民。”

胡伯特希望有朝一日他还能再去中国,但他不希望他再一次去天安门请愿。他衷心希望,那时已没有了迫害,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能够重新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自由地炼功。而他,可以去参观名胜古迹,当然,他还会和中国同修一起炼功,交流心得,就象迫害发生前他想象的那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