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市大法弟子吴金成被非法判刑14年

【明慧网2003年12月19日】(茂名市大法弟子吴金成被非法判刑14年,现已被送到阳江市温泉劳改场受迫害。以下是吴金成于2002年在看守所中写给茂南区法院的澄清事实的信。)

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刑事庭:

我叫吴金成,今年四十八岁,是本市镇盛镇彭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茂南区公安局政保科于2002年1月4日无理地将我羁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法轮大法又名叫法轮功,也称宇宙大法、法轮佛法。大法《转法轮》著作中明确要求修炼法轮大法者时时要以真、善、忍的高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是一部真正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从《辞海》中查看真、善、忍三个字完全符合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美德。江泽民为一己之私,造谣诬蔑法轮大法,破坏中国人民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是要负历史责任的。

茂南区人民检察院在2002年4月25日将我和李坤、李鑫华(李坤的儿子,高中二年级)以及刘鉴宗(浙江省人)四人向茂南区人民法院无理起诉。在法庭上公诉人何杰所出示的红、黄色法轮功条幅图片等证据,问是不是我们制造的,我便问公诉人何杰二人(另一名女警)以第几条起诉我们,何杰回答第三百条,我要求公诉人解释第三百条各款条例的内容是什么?与你们出示的法轮功条幅图片的物证能否相符,无人回答。我又要求公诉人在庭上将条幅图片上的内容读给我们听,但公诉人不肯当庭公读,我便再次要求公诉人必须要履行自己的职责,读给我们听。公诉人何杰便叫走庭的人挪过来要我自己看,当时法庭上下法官与旁听观众都默然无声,我要求法庭立即解除对我们的无理起诉,并马上无罪释放我们,庭上无人回答,我便提出抗议,庭长这时回答一句说“抗议无效”。

我们认为做为一个真正的执法法官必须要对法律负责,对社会负责,还必须要对历史负责,维护法律的尊严是执法人员的神圣职责,一个公诉的执法人员既然有确凿的证据,为什么又不敢在法庭上公读呢?请问法官,这地方是共和国的尊严的执法公庭而不是象小孩玩什么把戏的公共场所吧。但任凭你们怎做、怎干、怎说,历史总会给人们的一个公正的回答。不能无所顾忌,以权任意残害黎民百姓。其实你们也是被这场江氏发起的运动所利用的受害者,江泽民要你们干的是什么事儿你们都明白都知道。

如2002年1月将我们七名大法弟子押往茂名市影剧院开宣判大会,何耿庆判十一年(海洋大学本科二年级学生),陈向前十三年,陈亚艳五年(亲兄妹),他们何罪之有,不就是修炼法轮功的吗?我们四人被宣布逮捕,我们面对众人高呼着法轮功千古奇冤,还给我们师父、大法的清白。会场上当时鸦雀无声,其实善良的人们都在为我们愤愤不平。当我们回到看守所里,连在押的犯人都说你们无法无天了,都说你们在迫害我们好人。你们知道吗?你们不要以为他们是有罪在身的犯人,就凭他们从心里说出一句这样的话,他们不知不觉选择了未来生存的美好位置了,我为他们得救而感到高兴。而你们将来的位置往哪里摆呢?

我曾因上访、信访、说真相等被你们政保科和镇盛派出所四次拘留、罚款、逮捕。连我家里一百元以上的可动财产全部强行抢光,拿去市面拍卖,继后又派人到我家里强行要我爱人写下还欠5000元的欠条,这是无法无天、明目张胆的土匪行为!当对我们大法弟子每每问话的时候,也同是问一句天大的笑话,“以后还学不学,炼不炼,上不上访”的话,如果我们说一句真话,“学”就下岗、罚款、拘留、逮捕、劳教、判刑。说一句不学,就迫你写个保证书、写个反大法材料,甚至强行录影录像,加上一番骗人的配音或解说即可放人。

如2001农历12月28日下午3时许,茂南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彭剑科长、杨伟杰科员共四人,其中一名录影员在审讯室强行对我长达一小时的录影。当我问录影员名和单位时,杨伟杰说我没有权利过问,我便向他们提出抗议,并当场揭穿他们制造假案毒害人民的可耻阴谋,他们便原形毕露,暴跳如雷地对我进行威胁。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利用我是站长的形象加上他们骗人的解说配音去毒害世人,我毫不客气严肃地指出他们的可耻行径,并向他们说明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他们为我的浩然正气、金刚不动的正念而胆寒,自知理屈词穷做着见不得阳光的事情便草草收场。我在他们临走时即向他们提出抗议和要求:一、你们是带有坑人的企图强行对我录影,是违法的,我坚决反对。二、必须保持录影带的原音,不准配有任何解说的配音。三、不准剪接任何镜头和删改。四、如果被我们发现你们有违犯我以上提出的要求,我必将追究你们的责任。杨伟杰当场向我做出口头保证,但彭剑科长一直不敢进入审讯室站在门外,真是做贼心虚。

你们想一想:你到底是在做好事呢?还是在做坏事?你们都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与人为善,做什么事情都先考虑别人,我们按照真、善、忍的高标准去说、去做的,说的都是真话,但你们硬要我们说假话、写假材料你们才高兴,才敢放我们,你们这是为什么?在全国各地有多少大法弟子坚持维护真理而被当局直接迫害致死。而且你们已经不知不觉地将我们中华儿女导向深渊,毒害了后人从此使后代曲直不分,善恶不分,好坏不分,这不可怕吗?这不害人吗?你们已经造下了人神共愤的事情还不醒悟,还反过来说我们不识时务如何如何……如果当局不制造假案在电视台、电台、报纸上栽赃嫁祸给我们,不伤害我们,我们还用讲什么真相吗?你们又最怕我们揭你们的臭底,而你们又偏偏继续不择手段地做着天底下最坏最假最骗人的事情。如果当局停止了对我们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解决了真正的问题,那我们这帮老百姓不就高高兴兴地每天早上到公园到各个场所去炼功,炼完了不就各自回去干自己的工作了吗?其实不对的,错的、违法乱纪的、无法无天的事情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而不是我们这帮老百姓,我们大法弟子是真正被迫害的人。

这几年来我们大法弟子所遭遇的事讲起来真是字字血、句句泪啊!你们知道吗?其实一个很简单的理,如果一个人没有真正的冤情,谁愿花这么多钱,花这么多时间千里迢迢上京上访呢?我们讲明事实真相世人知,难道有错吗?你们明辨是非,停止行恶吧!

大法弟子:吴金成
写于茂名市第一看守所西一仓
2002年5月14日

附:镇盛派出所所长吴悦辉电话:0668-238023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