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画面:上访之路


【明慧网2003年12月19日】1999年7月19日,佳木斯直达北京的393次列车上,我因找座位而走过了几节车厢,居然都看到了有点面熟的法轮功功友,只是几乎都不知道名字而已。车开了,人们聊着天,似乎和任何一次乘车旅行没有任何区别。

过了不长的一段时间,听临座的一个功友说,一个男孩在车上看《转法轮》书被带走了。后知道的母亲随后去找儿子,一段时间后,他母亲回来取东西说乘警不让他儿子回来,就急忙去陪儿子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后来听说被强令在某站下车了。

哈尔滨车站到了,到站的人都下车了,停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车上的人都等的不耐烦。这时,突然跑来一队队的警察,转眼间,我所在的车厢也已上来了人并立即封住两头,再有几人窜到某座位对乘客说什么,较远听不清。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一名警察就停到我座位这儿,对着靠窗的一对男女乘客喝令收拾东西下车。我当时以为警察在抓坏人,却看到那位男乘客平静的收拾东西并对我说:“别怕,没事!”就随着下车了。一路上,我们未曾说过话,但在如此紧张的形势下,他的坦然好像在说,他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亏心的事。突然的变故,惊魂未定兀自纳闷时,一个认识的功友过来简短的告诉我,各车厢都在抓人,好像单抓法轮功学员,我们车厢的一个同修阿姨也抓下去了。“什么?!”我非常吃惊,果然阿姨不在车上。这么快,我都没看见,再扭头往车下看,一个个曾经见过的、不曾见过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功友,在我那小小的车窗前接连走过,面色冷静、自若、无畏。有的还未看清长相就浮现出另一个功友的面容,好多并排走的功友在那个凝固的时刻里仅仅给我留下了一个个重叠的身影。不知道他们要被驱赶到哪里?

我不清楚车上一共有多少功友,也不清楚最终拦截下去多少人,但我看到我们对坐六人的座位只剩下两人,无言对坐,但心里沸腾着,百感交集。我要了身边最后一个下车功友的直达北京的车票,决定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到达北京表达法轮功学员的心愿。

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为了有足够的时间来肆意抓捕扣押法轮功学员,他们竟然劫持进京火车长达两个小时左右,平生未闻,可悲可叹。

火车终于抵达北京站,人被分流,盘查拦截法轮功学员。我,终于出来了。等了一会儿,看看还能碰在一起几个人。一看,有一位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个带着两个小孩的瘦小中年阿姨(其中一个孩子的妈妈已被押下车),余下几个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车站附近气氛紧张,我们一行人快速离开,开始走上了为大法讨公道的上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