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清除变换了形式的干扰


【明慧网2003年12月19日】我看完周刊93期对我很有帮助,我觉得有很多事我没尽全力,有些事我是可以做好的。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一个同修,并约同修去爬山讲真象。第二天我正在超市买菜,同修来电话了,约定我们明天一早去爬山,我答应了。

我与丈夫从超市出来往家走的路并不长,但我突然发现丈夫越走越慢,几乎抬不起步子,这与平时总是冲在前面让我追赶的他判若两人。我问他:“你很累吗?走不动?”他回答:“是,腿疼。”回家后我觉得他不对劲儿,可也没太在意,因为他(不修炼)很难接受别人的意见。到晚上我忽然感到他可能是发烧,一摸头,果然热得很。我急忙出去买了探热针和退烧药。回来探得39度后,马上吃退烧药。其实在下午的时候,我也给他煮了五花茶喝。一夜里我不时地看护着他,给他及时吃药盖被。到了第二天早上利用给他买早餐的机会到车站去告诉同修我不能去爬山了,因为家中需要人照顾。

这第二天虽然一直在吃退烧药,可他还是体温时高时低,到中午又高上来了。于是我带他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打了两支针,又拿了中药和西药。回家后中药也煮了吃了,可是烧还不退。

最初,我看着他被病魔折磨的样子,心里只是觉得常人可怜,我们明明知道原因在哪,可常人他不信哪。我在发正念的时候,还在想我们发正念是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可不是给常人治病的。我又在想他的病既不象感冒,又不象什么炎症,是不是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想起刚刚看过的周刊里向中国劳教所讲真象工作组的那个同修,“当我开始做北京市大兴团河劳教所时,除了我,家里我的父亲、丈夫和女儿全发烧,每天忙得我没有时间做劳教所案例。后来我意识到是邪恶迫害家人以达到不让我做劳教所的目的。”的这段介绍。再想想,我接了电话后也没超过半小时就发现丈夫不对劲儿。

试想一下,我要去洪法或做讲真象的时候,如果有谁出面反对,那我一定会发正念清除干扰;那么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改变形式了,用病态或其它什么状态也达到让你抽不出身来去做洪法或讲真象的事,那不同样是外来因素在干扰吗?怎么能不清除呢?我悟到:我们身边亲人发生的事,都与我们有关系。

我拿着大法书,坐在吃完药还没退烧的丈夫身旁,认真地读着。我没有一丝要给他治病的想法,心里只认定,另外空间的邪恶破坏、干扰我救度众生,我有大法,我不怕。我一直读了两个多小时。我发现我读法时,丈夫是闭着眼睡着的,我一停,他就醒。我知道他会一字不落都听了。我在半夜12点与早上6点发正念时,发出清除这种干扰的正念。

过来再摸摸丈夫的头,凉津津的,一点事儿没有,全正常。

当我想到象我这样的情况,当前会有很多同修会遇到,我决定拿起笔来,写成文字投去明慧网的时候,邪恶又来捣乱了,让我修炼前胸口有病的地方扎着痛。我告诉它们:我跟着师父正法,什么也不怕。我也能识别你、铲除你。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