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迫害中 我是怎样处理婚姻问题的


【明慧网2003年12月2日】2000年春,我因向同修介绍去北京上访的情况,被公安局恶警第二次抓进看守所。他们诬告我搞串联,煽动闹事。我丈夫是基层政府主要领导,因为我的事他被上级通报批评,并停止工作,还要给予处分。上级不法官员对他施加压力,说我要继续炼法轮功,就要免他的职,还要对我进行劳教。如果我说不炼,他可以继续做领导,我也可以马上回家、上班工作。迫于压力,丈夫到看守所找我谈,要我说痛快话,“炼”还是不“炼”?我要说炼,他就和我离婚;我要说不炼就可以立刻和他回家。我的家和我们俩人的工作在当地人人羡慕。可只一个字,就能决定我的家成与散。我坚信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一切的压力都是江××发动的这场迫害运动造成的。在看守所里,我在丈夫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我被送到省劳教所,在那里受到非人的虐待和折磨。2002年秋,我从劳教所回到家。同我离婚的丈夫被调到外地去工作,孩子在城里读书,家里冷冷清清的,一千多平方米的大院子,我只一人撑着。与我离婚的丈夫对我说:“你若现在不炼了,咱们可以破镜重圆,重新过幸福的生活。”我渴望幸福,但我深深知道学大法才是最幸福的。我告诉他:“别劝我啦,我选定了大法要一修到底。你如果不反对我修炼,我可以考虑复婚,否则,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他又说“你这样下去我可受不了,半辈子好不容易当个小官儿,别坏到你的手里。江泽民要是不死你们别想平反。你没看这形势吗?他现在不讲理了,要开始杀人了……。”我现在怎么跟他讲真相,他都听不进去,他太害怕了。在此一段时间里,我尽力挽救他,但都无济于事。对此,我向内找,由于自己对法理解得有限,可能走了极端,一方面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方面也许存在其它的原因。我想,只要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尊给予我们的一定是最好的。

我和丈夫彻底分手后,自己住在家里既害怕又寂寞。那种难耐的孤独和寂寞,仿佛把我带入了另一个世界。一天夜里,狂风大起,夹杂着劈啪劈啪的响声我透过玻璃往外看,真是天昏地暗,只见邻居房上的瓦片不停地飞落在我家院内,此时的情形令人感到发怵。我边发着正念,边看着外面的一切。不一会儿,风停了,有心想出去看看房前房后的,一看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几天前隔壁的空房子里吊死一个男人,想起这些,更加害怕。算啦!就把头蒙在被子里,边背法边铲除怕心,偶尔露出头来透透气。背着背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一天夜里打坐,眼睁睁看见一个大魔在向我靠近。出现两只圆圆的大眼睛,不一会儿,又出现鼻子、嘴,最后出现了脸的轮廓。不断地逼近我,眼看就要贴在我的脸上了。刹时,我毛骨悚然,不知所措,身子一个劲儿的往后仰。顿时,心中升起一念:“你是魔,我怎能怕你呢?”于是不由自主地默念起师尊赐给我们的正法口诀。那魔被销毁得无影无踪了,我坚持打完了坐。白天还好点儿,太阳一落山,我就开始畏难,大魔的脸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天黑了我也不敢进屋里,还在院子里拔草,一直到看不见为止。有时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害怕时,就一遍又一遍地默念“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不断地鼓励自己。为了安全,每天把窗户关得紧紧的,大门二门全上锁。那些天,我夜里插着台灯学法,什么时候困得挺不住时再睡觉,常常睡觉时蒙着头,憋得满身是汗。后来,同修说要帮我找一个做伴儿的,被我婉言谢绝了。我想,我必须闯过这一关,提高上来。“因为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转法轮》)越是怕,越是非得去掉这个执著心不可。坚持每天半夜里发正念、炼功,还经常一个人出去撒真相材料。渐渐地我的怕心没了。我看《转法轮》时,经常看到金色的卍在转,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去年春天,乡下的一位同修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单位的局长(丧偶)托她给他做媒。其实,这位同修最了解我,知道我不会再走那一步了。于是,她就推了这件事。我的不修炼亲属知道后出于对我的关心,说:“这个局长我了解,各方面都不错,不比以前的那位差。你再想找这么般配的很难。你要能和他结合,也算争口气,给他(前夫)看看。”修炼的亲属中有人认为:修炼人应去掉七情六欲,不应该再婚。如果对方也是修大法的,为了互相切磋,互相照顾生活,共同精进,作为名誉夫妻还可以。还有人认为;符合常人社会就应该再婚。无论大家怎么说,我都没有改变自己的主意就是不应该再婚。师父讲的法是圆容的,是结合不同层次在讲。

我从外地学习回来后,正是7.20之前。基层单位领导给我打电话,说上边又紧了,局长让我写“五书”交610办公室就可以解脱了。我从内心感到可笑。心想,只有大法才能解脱我,常人的一切形式什么都不是。他们往我亲属家打电话找我,一连好几天我也没去。后来,他们通知我亲属,叫我到局里开会,说无故不参加的要给旷职处分,并通报批评。我与同修切磋一致认为,按照大法做没错,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不应该再躲了。会要参加、局长要见。立足点是洪法讲真相。我和同修在家发完正念后,去局里参加会议。我一进会场,看见会场已经来了很多同事。这几天一直找不到我的同事看到我突然出现在会场,惊异地打量着我,好象在说:看你这回不得挨处分不可。我根本不放在心上,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心里说:“人没有说了算的时候。”不知情的几个女同事围上前问:“你怎么越活越年轻?做美容了吧?”我笑着跟她们说:“其实你们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是炼法轮功的呗。”大家都会意地笑了。

散会后,局长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见他?我说:前几天气氛很紧张,你们都在火头上,我来了你们肯定让我写保证书,我又没做坏事往哪转化呀!我可不能再写,你又觉得对上面没法交待,你能忍心把一个好干部交给他们迫害吗?我这样做正是维护了你的工作。他听我这么一说把话又拉了回来了,说:“我知道你这几年承受了不少,不想让你再遭罪了。你要不炼法轮功就是咱们局里一个很好的廉政榜样。”我插话说:“我要不炼法轮功还做不到这么好呢!”然后,他与我唠起了家常嗑,向我介绍了他个人的情况,他还想成个家,找一个什么样的妻子。他说的条件完全是我的条件。我尽量用和平的语气暗示他说:“为了得这个法,受江××一伙的迫害,我的家被逼散了。那时我发誓只孤身一人修下去,什么都不想了。走到现在,我觉得现在挺好的。”然后我又借机会向他洪法,我说:其实现在人人都在摆放位置,这是你完全能办到。保护大法弟子,领导有责任,维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啊!他听后哈哈大笑,说:我知道让你写“保证”你不能写,这些天你哪也不用去,就天天来上班吧!我尽量保护你。通过这件事儿,使我进一步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都是一根缆绳,死死地牵着你。要时刻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自己的行为,用大法弟子的风范证实法,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去年八月下旬的一天,单位突然通知我开会,领导传达了上级紧急通知精神,说:本系统发现了一个炼法轮功上网的,原来单位不知道他炼,这回连省里都知道了。为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全市系统内几千名职工都得写不练法轮功的保证书。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又一次进攻,企图毁灭众生。对于突如其来的魔难,如何面对?心想这回局长不得找我麻烦吗?我思想刚一出不正的念头,就被强大的正念打下去了。铲除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抵制邪恶。别的同事都交上保证书后,领导对我说:就差你没写了。我说:“我不能写,还得炼”。他说:你看,我们都写了,应付一下吧!现在××党要完了,一天哪有正经事儿?谁不骗他,他自己还骗自己呢!再不,你去往白纸上签个名,然后我们给你用电脑往上打字,就看不出字体了。我说:这样不行,我们修“真、善、忍”是严肃的,不能骗人。他说:你这次再不写,局里把名报上去,你真的就要被开除了,这一生可就完了!其实咱们的工作挺自由的,一个月几天的活,一千多元挣着,别人想进还进不来呢,你好好想想吧!我说:至于我一生干什么无所谓,就是法轮大法这万古机缘不可失,若真失去了可就真完了,那才是最可怕的。我明确的告诉他不用再劝了,我决心已下。我从局长办公室下楼时,看见自己身体向外射出金光,我从内心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我不断的加强主意识,时刻保持正念,过几天就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尊在保护着我。

现在师尊给我开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我要有效的利用。为了解决资料不足,我发挥自己的特长,买来各种文化用品,用美术字的形式制作大法真象资料,还送给经济困难的同修一起做。一天半夜,我伸手摸电灯开关,看见手指上有一个亮亮的小灯泡给我照亮开关儿。

现在我已经彻底摆脱了孤独与寂寞,每天愉快的干着大法弟子应该干的事,周围的人都说我是个好人,从我身上知道了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