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恶警暴行无法撼动我的正念


【明慧网2003年12月2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我于98年11月8日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多病,特别是腰间盘突出病使我经常卧床不起,得法后病全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通过不断的学法,懂得了怎么样做个好人,思想得以升华,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独裁者江XX出于个人妒忌,从99年7.20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疯狂迫害。利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污蔑、造谣、栽赃陷害。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我于2000年2月19日去北京和平上访。在途中被恶警堵截,恶警一看是去北京的车票就把我们带到站内派出所强行非法搜身。我被带回当地派出所,警察让我写保证,并要非法罚款2000元才能放人。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没有错,上访是我的权利。我没有屈服于邪恶。于是被送进了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5天。

2000年11月15日我第二次进京上访,刚进广场就被便衣拦住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叫来了警车,强行把我推上了警车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他们的行为特别恐怖,我没有害怕并制止他们行凶。他们把我推到地下室,那里非法拘捕了很多大法弟子。后来把我们送到北京燕山派出所,恶警们日夜轮番逼供,揪着头发打我让我报姓名地址。他们用软硬兼施的的办法都达不到目的,就说:“我打死你谁也不知道。”我说:“明慧网”报道现已有57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我既然来了就没有怕死。恶警侮辱师父的相片,我好言相劝他们也不听。最后把我送到燕山看守所,在那里我们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绝食第六天的时候他们强行给我们灌食,我们抵制,恶警就用撕毁师父法像来威胁,我们不妥协他们就让刑事犯来打我们,把我们强行拖出去,我光着脚、穿一双薄袜子(当时北京下雪很冷),被推上车拉到医院强行灌食,每隔三天灌一次。我始终抵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绝食了25天后闯出了魔窟。在魔窟的日子里,我看见了大法弟子被野蛮的灌食和毒打,一位大法弟子的门牙都被撬掉了。身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血淋淋的真叫人心疼啊!同时也看到了大法弟子们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心。

第三次是2001年1月9日,我告诉丈夫我要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这次丈夫没有拦我,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三天”。到了天安门广场,我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声音在空中回荡,震动天地。恶警上来把我的横幅抢走,把我推上警车拉到了天安门派出所。警察问我姓名地址,我不说。他们又说谁不让你们炼法轮功的?我说:你们警察最清楚。警察说:是江泽民。我说:就是他。他迫害人类!不一会儿,警察就把我放了让我回家。一共三天,顺利到家,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呵护。

在2001年12月28日晚10点30分当地派出所片警领五名恶警闯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们说: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我不去并给他们洪法讲真相,他们不听,开始抄家。把资料、传单都翻出来。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问我资料的来源,我拒绝。恶警扣押我一夜,第二天把我送到了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有一次,一位大法弟子被绑在老虎凳上准备灌食,另两名大法弟子把胃管、食盐从医生手里抢了过来,不允许迫害大法弟子。这时我们几十名大法弟子齐发正念,一群恶警溜走了,老虎凳上的大法弟子的手铐一下全开了。

那些邪恶之徒未经任何手续,把我们送进了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我被分到三大队,一进管教室门口就进行搜身,之后开始洗脑。每天从早晨5点劳动到半夜12点以后,要是上边来检查才能早一会收工,管教们不亲自动手,他们指使犹大进行迫害、欺诈、散布自欺欺人的谎言。三大队厕所里有黑屋,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用的,上面来检查也发现不了。还进行不定期搜身,管教带上橡胶手套在身上到处摸,就连女人的禁区也要摸一摸。他们把师父的法或一段话断章取义,强迫看洗脑录象。我们不听他们的,管教和犹大们就原形毕露,骂师父、骂大法。王晓兰管教曾经几次没有任何理由的把我叫到管教室进行毒打,威胁我如果不决裂就得严管。在2002年5月9日下午,把我叫到管教室面壁站着。在傅大队长的指挥下,一群管教对我进行毒打。还用电棍电我,还告诉我回小队后不许说,回到生产车间我吐了血。有一次,申大队长给犹大和刑事犯开会说:“上边来检查如果问你们一天干多长时间活儿,你们就说只干8个小时活儿。”实际上除了吃饭时间全是生产时间,从早晨4点55分起床——晚上8点30分一天十几个小时全是强体力劳动(上厕所一天只有三次并且有时间限制,吃饭时间5—10分钟包括站队)。

有一次家人来看我,见我脸色不好浮肿,就含着眼泪劝我说:“放弃修炼吧!”我坚定的告诉家人,我永远不会放弃修炼。由于有管教在一旁监听,家人见我不决裂就把话题转了,告诉我,你在这里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大声告诉家人:我不会自杀的,如果我有意外就是他们害死的。当时恶警们就停止了我们的谈话,告诉家人以后不许来看望。家人走了以后,我回队里又挨了一顿毒打,傅大队长用电棍电完我后问我:电棍电你是啥滋味?都谁电你了?如果回答不上来明天接着电。他们无论用什么招我都没向他们屈服,他们永远也改变不了我坚信大法的心。

一年来的劳教迫害使我更看清了江氏集团的邪恶,我看到同修们在遭受各种酷刑的情况下,依然用和平的各种方式证实着大法、讲清真相。体现出了修炼人的大善大忍,感动了众多世人。

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让大家更加看清在江氏集团的操控下,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的犯罪事实。早日把江泽民这个元凶送上审判台。

三大队犯罪恶警名单:
傅XX
申XX
席桂荣
全XX
王晓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