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自述被恶警毒打和侮辱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20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2002年3月14日,我下班正在家做饭,委主任和派出所的五个人把我和我爱人(知道大法好,但不敢炼)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到那里就把我们俩分别看管起来。晚上10点多,分局来了6个警察审我,让我说出还认识谁是炼法轮功的。因为当时他们有任务,全市给6千个抓法轮功的名额,不凑够数他们就要下岗,扒皮,拿不到奖金。我说不认识谁。审我的那个警察一拳就打在我的太阳穴上,我一下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后来就晕站不稳了,他就让我蹲着,刚一蹲下他就把我踹倒,再蹲下他就踹倒。

到了12点多,他一看也审不出什么了,也打累了就走了,叫一个公安看着我,这个公安就把我的双手铐在了铁床头上。一直到14日下午3点多,又来了四个警察审我,我还是没有说,恶警就从地上拿起一个老式板凳向我的脸头砸来,我当时鼻梁子、脸、前额就鼓起了好几个大包,脑袋都被打木了,只有汗水顺着脸往下流。

又把我戴的手铐按的最紧,当时两手就肿起来了,手脖子也勒出了血口。他又抬起一只脚踹我的腿,边踹边说,我把你的腿踹折,把我痛得内衣都湿透了。他还感到不过瘾,从床上拿起一个枕头向我头上打,枕头被打坏,里面的糠飞落我满身,又抓起报纸等东西向我脸上打,就像失了控一样。

打完了,他又把我带到我们学校,说要可耻我,让我以后没脸上班,就这样,我满脸伤痕,双手戴着铐子,向游街一样,恶警把我从南楼操场到北楼都走了一遍,当时正好下课,很多老师学生都看到了我被他们迫害的情形,折腾够了,把我带回派出所,这时才把我爱人从桌子腿上解下铐子放了,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绝食抵抗,他们就给我灌食,灌完后,恶警指使犯人给我戴上手铐脚镣中间拉在一起迫害我,后来家里花了几万元把我买了出来。

出来后我到学校上班,领导让我写决裂书,不写就不许上班,从此以后我就失业了,委上听说我回来了,就经常敲我家的门,说是跟踪调查,其实还是想抓我凑数,他们得奖金,后来专门派人在我家门口死守,无奈,我只好出走了,直到现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0/62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