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触、支持、修炼—— 老党委书记的“三步曲”


【明慧网2003年12月21日】老伯今年70岁左右,退休前在某国营单位任党委书记。老伯的女儿是法轮大法弟子,原为一大企业中层负责人,她因坚定修炼、进京上访曾几次被非法抓捕,从未妥协过,都堂堂正正地闯了过来。

2000年3月,我与几位功友到老伯家与其女儿交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老伯。当时他表情严肃,完全站在造谣媒体的立场上,正儿八经地帮着江氏小集团做我们几个的“转化”工作。7.20邪恶镇压后,造谣媒体接连不断地栽赃诬陷法轮功,使老人中毒很深,再加上几十年僵化的思维模式,就听上级的,所以我们讲的真象根本入不进他脑中。尽管他了解自己的女儿善良得连说话几乎都未大声,可还是担心她会象电视上诬陷的那些所谓 “法轮功习练者”那样――动辄“杀亲”,生怕不知啥时会砍他这个老爸几刀,整天紧张兮兮的。他在家处处小心,时时警惕,并采取了一些“防范”措施:如把家里的菜刀用完后偷偷地包好藏起来;睡觉时把卧室门从里面紧紧地反锁上;……

2001年2月,我们几个同修想找他女儿交流切磋,可进不去她家,老伯“如临大敌”,将大法学员拒之门外。后来,我们又想让他女儿出来交流,老伯还是不许,将门堵得死死的,任凭女儿急得哭他也“巍然不动”,最后女儿也没能闯过他这道“封锁线”。

2003年3月,我已流落在外一年多了 ,一天,突然收到了老伯托人捎给我的500元生活费。原来是老伯看了当地真象上揭露的邪恶对我本人施加种种迫害的文章,很震惊,也很激动,当即掏出500元钱托人捎给我做生活费(当时他还写了封关心我们流离失所大法弟子的信,可惜后来找不到了)。我听后很高兴——老伯由抵触大法转变为支持大法了。我把代表老人心意的500元钱全部交给了同修做真象材料。同时,我让人转达对他老人家的谢意。

2003年12月初的一个晚上,同修约我去一政府官员家讲真象。我们几个功友相聚后才知对方没联系好,因当时集合的地点离老伯家不远,于是,我们几个人便到了老伯家。我一见老伯,就感到老人与两年半前相比,判若两人——年轻了,精神了,乐呵呵的春风满面。他异常热情地欢迎我们的到来。我就500元生活费对老伯表示了感谢;老伯笑呵呵地坐在旁边听我们交流,对我们谈的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体悟不时的点头表示认同。在交流到对本地区编排的真象小册子看法时,老伯插话谈了自己的意见。我一听老人家谈得很符合大法的法理,就惊讶望着他。这时,老伯的女儿对我说:“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爸爸已经开始修炼了,现在每天至少读一讲《转法轮》。……”原来如此,怪不得老人家里里外外大变样了。接着我又了解到,老伯不仅每天学法炼功,而且利用一切机会讲真象,有时间就到熟识的人家串门,目的就是告诉他们真象。前些日子,他参加外甥的婚宴,酒席桌上老人家堂堂正正地讲了很长时间的法轮功真象,在一起吃喜宴的亲友临走时,每人又拿到了一张他发送的真象光盘……

当我们要离开老伯家时,他们一家人又塞给我800元钱,老伯还一再叮嘱我:经济上如有困难一定告诉他。当然我会把钱用来做真象。

这位曾但任党委书记的老伯在法轮功遭受迫害、腥风血雨的日子里,走过了“抵触大法、支持大法、修炼大法”的三部曲,真为老人家最后的选择高兴啊!从这一事实中,人们也看到了四年多来人心的向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