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之人得法康复 为讲真象倍受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24日】我现年65岁,初小文化,97年6月喜得大法。

在学大法之前本人已是个半死之人。被多种疾病缠身:心脏病,支气管哮喘,胃病,神经衰弱,肝脏,肾脏都不好,还有风湿等等。每年住院几次;病危通知下了多少次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过去走几步就累,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再走;每年五月以后还穿棉衣,戴帽子,戴口罩;遇事思想稍一紧张,心脏病马上就发作。几次想上川医(50公里外)去查病都没敢去,因为怕在路上发病,发病时一会每分钟心跳达300多次,一会又停跳,所以只能在当地治疗。也有人介绍我学过其它气功,但毫无效果。从此变得心灰意冷。

1997年6月我喜得法轮大法。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从二十多年的恶梦中醒来了。过去一年365天每天吃药象吃饭一样,一日三餐,有时下午还加一次药。学大法后不长时间,身体各方面都有很大变化,精神好了,走路也不累了,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我每天早晚坚持炼功,随时按大法师父说的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做好人。学功几个月后,我彻底摆脱了二十多年的病痛折磨,家庭生活和谐了,丈夫,女儿们都为我高兴,他们看到这功这么好,也想学大法。

当我正准备教家人、好友学功时,99年7月20日,突然中央电视台宣布不准炼法轮功了。这真是晴天霹雳,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是为什么?心想是不是中央领导不了解我们呀,怎样才能向中央领导反映一下我的心声呢?

想起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我于2001年春节前去了北京,想把自己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受益非浅的情况向信访办反映一下,可是没想到,刚到天安门前还没找到说话的地方,就被天安门的便衣警察抓起来推上了警车。车上已有几位大法学员,我们被送到天安门附近一处房子,关进铁笼子里,。下午驻京办的人把我带走,并收走我随身带的回程路费200元,至今未还,也无任何手续。后来单位来人把我接回后直接送拘留所关了15天,每天交8元钱伙食费,实际上一天吃的不到一元钱。回家后单位开始扣我的退休金(到京接的人的所有费用全部让我负担,共计3000多元)。

几个月后,因我同其他学员交流炼功身心受益的体会,又被抓去拘留15天。从此回家后,恶警及居委会的人经常到家骚扰,还强行扣留身份证,特别是节假日及他们认为的敏感日,经常到我家到处乱翻,强抢家中物品,有时居委会一天来三次之多,还有一次来了五六辆警车,在家中到处录像,强逼家人口供,一个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失去了往日的欢乐。2002年夏天,又被叫去参加转化班,我一个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人,而且还在不断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做好人的人,还要叫我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呀?谁是谁非,善良的人们不难辨别。

我写出这段经历,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够从正面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修炼大法没有错,而恰恰是这场对善良的法轮功群众的迫害才是最邪恶的。请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您会受益无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4/63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