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张家屯洗脑班害死两位大法弟子 多人致残(图)

高精度图片
张家屯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张家屯洗脑班原是胶州市张家屯乡政府所在地,位于胶州市西南50公里处,地理位置偏僻。自从邪恶的江氏集团在中国迫害法轮功以来,张家屯作为胶州市610的暴力洗脑基地而被海外知名网站屡屡曝光,恶名远播。

从张家屯中心大街往北通向天台寺村的路上,在道路西侧,有一个十几间平房的独立院落。这里终日大门紧锁,门前没有任何标志牌。就在这个连当地民众都搞不明白的院子里,自2000年7月至今,先后关押、摧残过至少300余名大法弟子。610歹徒们为掩盖罪恶,对外声称其为“法制教育学习班”;而对于曾身历其境的大法学员来说,那里则是个赤裸裸的暴力和血腥的监狱。这院落本是废弃的原张家屯乡民政所,现在墙上加上铁丝网,门窗用钢筋封闭,房门上装上报警器,警察、保安和狼狗在院内逡巡。如果你能进去,就会发现墙上写着极具讽刺意味的“不准打人、不准骂人”的警示语,可是夜间恶徒们行凶时,透过紧闭的门窗从这里传出的惨叫声,不时的就会划破张家屯寂静的夜空。

大法弟子被绑架进入这个黑窝时,内裤带、腰带全被掳去,达到不用手提裤子就掉下去的“标准”。关押大法弟子的房间里,放着几块木粉板,这就是大法弟子的“床”。2003年1月开始,木粉板被恶徒撤走,大法弟子只能睡在水泥地上。一年四季,每间房都有一扇门的玻璃被取掉,冬天滴水成冰、夏天蚊虫成群涌入。每人每顿饭一个二两重的小馒头,一块咸罗卜头,一碗半开不开的水。吃、喝、尿、睡都在里面。就是这样的“生活”,每人每天竟被强迫交纳50元的所谓“生活费”,还有多人被敲诈勒索3000元至数万元不等。胶州市610制造了这样一座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却被上级评为山东省“先进单位”。它们之所以‘先进’,就是他们镇压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极其残忍而争来的,这“先进”是残害无数大法弟子的见证。

张家屯洗脑班常驻着至少10名恶徒。若问其中哪个最邪恶,可以这么说,谁也不比谁差,因为他们的共性是人性全无。要说哪一个害人的招儿最多,恐怕就要数王强了。王强,男,胶州市铺集镇河北村人,现任胶州市财政局副局长。胶州市成立“610”后,他被抽调为610办公室副主任,专司张家屯洗脑班。它从上任伊始,便深谙这是一份能使自己升官发财的肥差,于是挖空心思扑上前去。他坚持几年如一日以害人为乐,无一时不在思谋逼人弃善从恶的招术,双手沾满了无辜的大法学员的鲜血。为了从大法中断章取义,他对整本《转法轮》勾勾划划,信口雌黄,犯下深重的谤法之罪。王强的“转化”招术之毒,罪行之多,罄竹难书。而酒醉后行凶则是他的犯罪行为之一。这些迫害招数也被传授给其他恶徒。2002年4、5月间,将一女法轮功学员严加看守,连续21天不准睡觉;把一位男法轮功学员打成重伤,又强行拖出,每天晚上铐在院内大树上,到次日上午9点钟放人,这样一连摧残七个夜晚。王强曾把一位绝食抗议十几天的大法弟子吊在铁门上,亲自折磨八个小时不放下……,难怪其手下一个恶徒许某说:“没有王主任,我们真不知从哪里下手!”

高精度图片
王崇柏

中国天然气总公司第七建设公司职工王崇柏,法轮功学员,因发真相资料,被胶州市“610办公室”抓捕后关在张家屯洗脑班,被王强和其手下爪牙迫害成重伤,回家后死亡。王强却在洗脑班当众厚颜无耻地造谣:“×××圆满了,他是回家后练着功圆满了……”

王强还有一毒招,那就是煽动仇恨。2002年,一男大法弟子被抓进洗脑班,其妻去看望。当走了之后,恶徒们便大打出手,百般摧残,并扬言说“受人之托”,言外之意,是其妻子让恶徒们打他的。可是同时,王强指使爪牙单独找到其妻说,你丈夫不转化,不要家人,要在里面“圆满升天”等等鬼话。致使其妻对该大法弟子和法轮大法产生了很深的误解,仇恨与日俱增。王强通过这种恶毒的方式,不仅从肉体上迫害大法弟子,更从精神上折磨、蒙蔽大法弟子的家人,从而使许多经受这场迫害本已难以为继的家庭支离破碎。王强此术被推而广之,蔓延周边多个县市。有人说:“听了王强的话,我就莫名其妙地仇恨起法轮功来了,真怪!”

王强手下有一批肯为其卖命的爪牙,他们是:薛义兵(科长)、刘敬刚(副科长)、许××(副科长)、陆涛(保安)、张明显(保安)、江品泽(保安)、孙展(保安)、于某(女保安)、徐某(女保安)、刑某(保安)等。这些恶徒,都是具体对大法弟子实施摧残的凶手。他们心里都有同一个宗旨,不管是采用什么手段,只要转化率高,奖金就多;反之,转化率低或“反弹”(重新修炼)的多,奖金就少,甚至被扣除。真是利欲熏心,使他们失去了人性。比如恶徒陆涛(铺集镇苗家庄人),年纪虽轻,打起人来毫不手软,就连610头子刘学东都让它三分。他经常半夜三更闯进大法学员房内行凶,而且是不定期地这样干着。他习惯拿着一根很粗的木棍,阴沉着脸,半夜来临时,每走一步,就用木棍捣地一下,走到谁的门前,就用木棍打门。他就是坏,不只是让人睡不好,还不断地制造恐怖,行凶伤人。

原营海镇党委副书记,大法弟子刘让古,只因给上级写了一封澄清大法事实真象的信,就被抓去洗脑迫害,历时九个多月。为抵制迫害,刘让古绝食抗议。王强和薛义兵就用钳子和螺丝刀撬其嘴,撬掉牙齿两颗,鲜血直流,恶徒们全然不顾,陆涛、张明显等把高浓度酒精插管灌入,导致刘让古长时间昏迷。有一次把刘让古吊起来,几个恶徒轮番用橡胶棍毒打,致其身体多处严重损伤,几度昏迷。这次行刑使刘让古在地上趴了三天,不能站立。2002年3月的一天,天还很冷,恶徒将其衣服剥掉,拉到室外,绑在树上冻了一宿。送回屋里时,刘失去知觉,浑身冰凉。为了侮辱、折磨他,陆涛等恶徒将这位50多岁的人,腾空抛起后,摔落在地上,然后哈哈狂笑着,名之曰“练摔跤”;更有甚者,将其胡须一根根拔掉……。

杜村乡幼儿园教师高玉臻,20几岁的姑娘,花样年华的她,只因不放弃修炼,便被强行从她的父母身边,从喜爱她的孩子们身边带走。被绑架后,高玉臻绝食抗议,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有时被吊在铁门上,一吊好几个小时。王强、许某、陆涛、张明显轮番对这样一个弱女子大打出手。两个多月的迫害之后,高玉臻已经奄奄一息,吃不下一点饭,体重只剩下几十斤。610头子刘学东、王强最后怕闹出人命不好交代,才在2003年元旦那天将她送回家。而此时她的父母几乎认不出自己的女儿了。

有一次,恶徒们迫害胶州市里岔镇谭家村小学教师段桂有,使用的酷刑他们后来名之曰“求雨”。他们把她拖到大树旁,两手倒背铐在大树上,左脚蹬着七个砖,右腿用腰带捆绑在树上。然后歹徒们开始用皮棍击打她的双手,惨叫声撕心裂肺。为堵住她的嘴,恶徒陆涛用笤帚蘸上尿和大便,硬往嘴里塞……这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雨。这分明是苍天为之动容而落泪,接着院子的上方“喀嚓”两个响雷!可是恶徒们置上苍的警告而不顾,反而戏弄说这叫“求雨”,继续着他们罪恶的行径。他们真不知自己造了多少罪孽,什么样的恶果在等着他们呀。

……类似的迫害案例太多太多,令人痛苦得不愿再提起。每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经历,都能写出一部长长的血泪史。在胶州市张家屯洗脑班,多人(数字难详)被迫害致伤、致残乃至终身残废。迄今已知2人被迫害致死,他们是:王崇柏,男,62岁,中国天然气总公司第七建设公司职工;赵月珍,女,48岁,胶州市胶西镇赵家店村人。对于以上所述罪恶,胶州市610系统及所有有关人员必须为其负责。由于迫害还在继续,法轮功学员的处境异常险恶,此时能够搜集到的这些触目惊心、神怒天惊的事例,相信还只是冰山之一角。在此我们诚请所有知情人提供或妥善保存邪恶之徒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材料与证据,我们相信,正义的审判为期不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