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公民自述天津国安特务对自己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很多海外法轮功学员回中国大陆探亲、工作、公差时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我曾作为美国INVENSYS公司的一名高级控制工程师,于2000年4月至2001年11月期间工作于中国的最大外商投资项目—天津西青MOTOROLA MOS17 工程。在此期间,我及家人因修炼法轮功受到了天津国家安全局的非法骚扰和无理迫害。时间虽然过去2年了,可是那段痛苦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为了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我觉得有责任把在中国大陆工作期间,自己和家人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写出来。

2001年11月3日(周六)晚9时多,天津国家安全局十几人突然闯入我家——天津水晶宫饭店517房间,在我们严词拒绝和强烈抗议的情况下,仍强行对我家进行全面搜查,并在此之前切断了我们房间与外界的电话联系。

搜查过程进行了两个小时。在这期间,他们限制我太太和我的任何行动自由,我们16个月大的女儿不但不能按时就寝,而且还受到他们的惊吓,至今仍不时在夜间睡觉时无缘无故惊醒,哭闹。这些人从我们的家中强行抄走了法轮功书籍及有关资料、个人通讯录、私人信件、护照、信用卡、银行卡,以及公司因工作而配备给我的手提电脑、手机和软盘。

我正告他们电脑、手机、软盘等属公司物品,里面含有INVENSYS 公司和MOTOROLA MOS17工程的大量信息和机密,他们仍置之不理强行带走。在此非法搜查期间,他们还强行对我们本人及公司物品进行拍照和录像,严重侵犯了我们的基本人权和公司的利益。

大约晚11:30左右,他们将我绑架至饭店外一汽车内,左右各一名彪形大汉看守,并给我带上一副黑黑的墨镜,一路上不能动,什么也看不见。半小时后,我被架至一秘密地点,接着有国安特务便开始了对我连续长达24小时的疲劳式轮番审问。这期间,我没有任何人身自由,不许出房间,不许打电话,连上厕所都有人在旁边看着,甚至有时连上厕所都不允许。不让睡觉,当我困得实在不行打瞌睡时,他们强迫我站着,当时我的右脚严重崴伤,站立十分困难,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强迫我回答他们的问话。我曾多次要打电话与太太联系,想了解家人的情况均被拒绝。

在这些特务中,有一个姓王的,好像是个头头;另外有一个姓李的,好像也是个小头头;还有一个,好像级别更高一点,是国安部派来的,他自称曾来过加拿大多伦多和蒙特利尔,但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出,它是负责和打入炼功点的特务联络的,不在炼功点出现;另外,他们还从我和太太的家乡辽宁调过来一个特务,可见,国安特务对此已蓄谋已久。

整个24小时,他们十几个人轮番对我进行审问,威逼利诱,利用各种邪恶手段,强迫我讲有关国内,国外一些法轮功学员的个人情况以及我与他们个人交往的情况。他们摆出一付流氓架式,说什么“你虽是加拿大公民,可是我们谁也不怕,你要不老实交代没好果子吃”等等。国安部派来的特务声称:“我对你及其他的加拿大法轮功学员的情况非常了解,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就包括2000年蒙特利尔法会学员的发言稿我都有。”

后来我意识到,当时法会的学员发言稿由我来负责整理,而这期间,只有蒙特利尔的特务何兵(这个品格低劣至极的女特务后在华侨时报诽谤案中被起诉,现已逃回中国大陆)曾借去看过,并说要给另外一个从多伦多来她家的学员看,而这个学员从未在炼功点露过面,看来,这个未露过面的所谓“学员”可能就是我在天津遇到的那个国安特务。这个特务见我不信,又跟我讲了他所了解的蒙特利尔其他同修的很多具体情况。可见江氏集团不但在国内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国外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放过。他们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暗地里调查海外法轮功学员的个人资料和隐私,甚至采用非法手段骚扰,恐吓海外法轮功学员。

这些国安特务还声称:“其实你在去年四月入境的第一天,我们就盯上你了。”确实是这样的。在我们住的饭店打扫房间的服务员中就有他们安插用来监视我们的国安特务,我们的电话,来往信件也均被监控;就连我们回辽宁老家探亲也受到特务的监视。2000年9月,我们在沈阳,我太太发现当我们去商场和访友时,总是有陌生人远远的跟着,在天津也经常发生类似情况,在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后来才知道,这全是国安特务在跟踪。还有几次与国内同修接触,也被特务跟踪了。所有以上这些都是特务在炫耀自己如何能监控每个人的能力时说出来的。

这些特务之所以没有在我一入关就抓我,而是选择在我结束中国工作之前一个月,是因为他们有更大的阴谋:他们想从思想上麻痹我,使我放松警惕,然后在我与其他国内外同修接触的过程中获取更多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报,以便进一步迫害法轮功。

审问持续了24小时,由于我当时是MOTOROLA MOS17 工程控制项目的关键负责人,周一早上7点还要上班,他们怕更多的人,特别是来自很多国家的外国人知道他们的卑鄙行径,不得不于11月4日(周日)晚12时放我回家, 他们花了24小时的时间仔细检查了我的所有物品,仅把公司的物品及其他与法轮功无关的一些个人物品归还给我,其余全部扣留。后来我发现,他们在我的公司电脑和手机上均作了手脚,当我试图通过电子邮件与加拿大同修联系时,邮件被拦截,同时手机通讯也受到了国安的监控,为了能与海外同修继续保持联系,我不得不重新格式化我的电脑。在此期间,我太太也遭受了和我同样的迫害,十来个国安特务对她轮番审讯,以致我们16个月大的女儿整个晚上都无法与她的父母在一起,她的身心受到多大的伤害我们现在都无法确定。

我回家以后,他们对我们的迫害还没有结束,由传讯改成了“24小时监视居住”。虽然我白天可以去上班,我太太可出入饭店,但都是在他们的严密监控之下, 这些监视我和太太的国安特务几乎每天都要换新面孔,有时他们甚至把车开到我的办公室门前来监视我。他们不允许我们离开天津,不允许我们和他人接触。由于当时工程的工期很紧,我每周要工作60小时以上,这样我工作一天下来已经十分疲惫,可是,每天晚上这些国安特务都打电话来骚扰我们,来我们家强行与我们谈话,强迫我们回答他们的问题。有时他们会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跟你聊家常,要“交朋友”,但实际上,这些特务是想趁你放松警惕时套取他们所要的情报,为在海内外进一步迫害法轮功作准备。

11月6日,我利用上班时间和公司的电话与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取得了联系。当国安局得知我们要去北京与加拿大领事会面时,他们有些恐慌,为了更严格限制我们的自由,再次无故扣留我们的护照。后来加拿大驻华大使馆领事Mrs. Melissa Sheppard Legault得知此事后决定周五(11月9日)下午从北京来天津与我见面,国安局为了阻止我与加拿大驻华大使馆领事会面于周五中午再次强行将我从公司带走至一家饭店,扣留我的手机,切断我与外界的联系。不但不让我与领事见面,而且还连续对我进行了9小时的疲劳式审讯,直至晚上9时才放我回家。

11月10日晚,由于加拿大驻华大使馆领事的介入和帮助,天津国安局迫于压力决定取消对我和太太的“24小时监视居住”,我们重获自由。

由于天津国安局的骚扰迫害,我已很难继续专心在中国天津工作,当时公司的老板和同事开始都不敢相信此事是真的,当我把真相告诉他们后,他们很气愤,同时对我的处境也很同情,尽管当时工程很需要我,可老板还是建议我尽快离开。

临行前,姓张和姓李的两个国安特务又跑到我家里,假惺惺的说要给我送行,希望以后要跟我们交朋友,欢迎我们再回中国来等等,我说:“如果不停止迫害法轮功,我们不会回来了,更不会和你们交朋友。你们也都知道真、善、忍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为什么要这样残酷迫害他们?我热爱祖国,希望能为中国的繁荣富强作出贡献,可是当我真正有此机会回国效力的时候,却受到如此的迫害,只因为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我们感到非常的寒心。”他们知道理亏,无言以对。我要求他们归还所有我的法轮功资料,被他们拒绝。

11月12日,我们在加拿大驻华大使馆领事Mrs. Melissa Sheppard Legault 的护送下登上加航的飞机回国。在此,我们要特别感谢在这件事情上给与我们有力支持和帮助的加拿大政府,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尤其是Mrs. Melissa Sheppard Legault。同时我也想感谢INVENSYS,MOTORLA 公司老板和同事对我的同情、理解和帮助。

天津国家安全局对我们的所作所为,不但严重干扰了我们在中国的工作,生活,使我们全家人的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我的体重一周内降了10磅,失眠,食欲不振,工作效率大大降低),同时也使INVENSYS 及MOTOROLA 公司在中国的利益,公司机密受到了很大损失。他们的非法行为严重败坏了中国政府及人民的形象,也极大伤害了我们这些热心为祖国经济建设服务的海外华人的感情。

在此,我想正告那些还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乃天理。善待大法的人们也许现在人们还看不到、感受不到什么,但只要凭着良知善念做事,不久的将来就会看到自己的善行所带来的美好;而迫害大法者不但害人,也给自己造业招灾,所有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人只顾眼前的利益而不知道恶运早已在等着他,如不立即停止做恶、将功补过,绝无可赦!

希望大陆正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安和公安人员辨明是非,不要存侥幸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