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摧残 家破人亡──河北省赤城县大法弟子惨遭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自99年7.20以来,赤城县原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原县委副书记兼610头子宋万贵指挥与操纵恶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野蛮的迫害。在迫害中采用了非法关押、酷刑毒打、跟踪监视、私闯民宅、开除工职、洗脑班强行洗脑、劳教、判刑等手段。四年来先后被他们无故非法拘禁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150人次,强行进行洗脑班70人次,被迫流离失所8人,被劳教54人,判刑5人,致残2人,残害致死3人。

99年7.20,法轮功被迫害诬陷,广大的学员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北京上访请愿,但是遭到的却是劫持、关押、罚款等。有13人被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有1000多名大法弟子被拘禁在不同的场所,恶徒逼迫他们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保证书。还分别对他们进行罚款,到北京上访的罚款1000元,没有去的罚款少至几十元多至上千元。在被拘禁期间房费和看管费用都让大法弟子出。在这次上访途中有两名女大法弟子到骆驼山检查站,为了躲避检查大法弟子的警察,她们绕山而行。由于天黑路险,两名女子坠山而亡,而警察却谎称是自己跳下去的。

邱建国、宋万贵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以达到他们往上爬的目的,向上级谎称赤城县大法弟子100%的被转化,并且在三级报纸上进行了刊登。面对他们的歪曲与污蔑,部分大法学员在2000年4月13日向县610办公室说明事实,讲清真相,反映群众的心声。他们不但没有听取与接受,反而把去讲真相的修炼者关进了看守所。前后有17人被关押,说他们违反了社会治安与公共秩序,非法拘留30天。到期逼迫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有人还罚款1000元也不给任何收条。 大法弟子对公安人员与政府的执法人员的违法行为进行质问,原公安一科科长高全平却说:“我们在执行上边的命令,你们讲理就到上边讲去吧!”他们为了控制大法弟子进行上访,把炼功人的身份证都没收,并且在进京的各大路口设立了检查站。公交车拉人必须持有身份证。每到过节以及所谓的“敏感日”都要有专人对学员进行看管,出门必须经过批准。他们还对大法弟子进行秘密跟踪监视,多处还安装了检测仪器,经常随便秘密抓人。大法弟子王好军、赵春香、王玉凤就因曾经是辅导站负责人,经常在夜间无故被强行抓走,长期关押在看守所。当我们对他们的非法行为进行质问时,他们却说:“邱建国让抓谁就抓谁,谁让你们当过站长呢!”由于他们的非法迫害,使大法弟子失去了人最基本的自由与权利。对他们这种严重违法,侵犯人权的行为无处伸冤。所以大法弟子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陆续地自发地又走向了北京,希望政府了解到真相后,停止迫害,还法轮功一个清白。然而他们遭到的是残酷的迫害,恶徒们一旦抓到进京上访和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先进行严刑拷打逼供,拳打脚踢。皮带抽,电棍电,坐老虎凳等。然后送到看守所长期关押,劳教,甚至判刑。

邱、宋在江氏集团的压力下,加大了迫害力度,采取了更邪恶的手段。在小刁鄂办了一个所谓的“转化基地”。全张家口市才只有两个基地,赤城就有一个。他们把不愿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从家中、单位都抓捕到此地,关押起来,进行强行洗脑。前后有将近70人被非法关押。由于大法弟子对他们的强行洗脑进行抵制,基地负责人梁志斌气急败坏地上报宋万贵,他带领公安刑警队来到基地进行威逼和毒打。女大法弟子孙富琴被梁志斌打了三个大耳光后,又被捆住吊起来四个小时,最后到晚上7点又被关押到看守所。女大法弟子槐殿英被毒打得腰椎盘突出,导致走路困难。男大法弟子闫进才被腿上夹个酒瓶进行毒打,致使不能走路。大法弟子魏树峰,肖奎成被电棍电击。由于长期关押洗脑,导致大法弟子王春梅精神失常,使他们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仅在2001年度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支出就高达80万元。赤城县是一个连工资都不能及时发放的贫困县,这样大的开支就可想而知他们的可恶程度了。

他们还以罚款的形式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对劫持到期的大法学员释放时威逼其家属交保证金,否则以非法劳教、判刑恐吓。在恐吓下家属万般无奈,只好背着学员交钱。少则上千元,多则上万元。而他们不给任何收据,因此成了他们发放的奖金,正如群众给他们编的顺口溜“抓了放,放了抓,不抓不放没钱花。”

他们对坚定的大法学员长期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治安拘留30天的到期不放非法超期关押至少半年以上,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的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都受到了严重迫害,看守所内的一些警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简直人性全无,不讲一点法律,滥用刑具,甚至施酷刑,如在2001年6月狱中大法弟子对长期被非法超期劫持进行了一次抗议,利用打饭时不回房间,要求立即释放,所长率领数十武警对他们进行了强行关号。行为十分野蛮粗暴,在撕拽中女学员的上身被裸露在外面,有的裤子被撕开,最后大法弟子被武警扔进了房号,有的被扔到洗脸盆上弄得浑身是泥水,好多人被摔得伤痕累累。

2001年7月20日,大法弟子为了抗议迫害,在房号里打出了“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等字样的横幅,有的大法弟子在自己的背心上写字来表示对他们的抗议。警察见后恼羞成怒马上向上级汇报,主管看守所的副局长亲自率领一帮恶警强行搜号,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金建华与张秀芬分别遭到了王满林的左右耳光,恶警还扒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进行搜查。有个叫石宏伟的女恶警非常残暴,横行霸道,连打带骂,把女大法弟子仅剩下的裤衩也强行给扒掉,也不顾及院里的男警察和犯人以及大墙上的武警。使女大法弟子的身体全部裸露在他们面前,他们还强行给16名大法弟子戴上了背铐,其中包括10名女大法弟子。有两名大法弟子被戴上了大粗铁脚镣。黑夜不能睡觉,白天吃饭,解手不能自理。男大法弟子赵秉衡因手腕粗背铐小手肿得特别厉害,疼痛难忍几乎要失去知觉也不给摘掉。就这样戴了15天后,说是上边要来检查,才给摘掉,两个胳膊好长时间都没有恢复知觉。至今双手无力麻木,已成轻度残废。

李玉川由于对恶警们的违法行为进行过指责,所长为了打击报复泄私愤,给他强行戴上预先准备好的一副女式最小的铐子。该大法弟子坚决抗议他们的迫害,紧握双拳不让他们给戴。恶警们强行把他摁倒在地,也没有把手拽开。恶人崔正军就用另外的一副手铐先铐住一只胳膊,然后用力猛拽,使他的胳膊非常疼痛,当时手腕就出了血,就这样强行给他戴上了小手铐。双手被铐得疼痛难忍,一点都不能碰,当天下午就肿了起来,叫来值班狱警和狱医,要求给摘掉。她们看后都说的确铐得厉害,但是她们又说:“因为是所长亲自给戴的,不敢给摘掉。”就这样他在地上满满站了一夜,那个痛苦难忍的滋味用语言是表达不出来的。熬到第二天早上吃饭时,他的双手已经肿得象面包一样了。双手完全失去了知觉。所长上班看后让换掉小铐,戴上大的。干警曹玉摘掉一看,两个手腕一面起了一个乒乓球大的水泡,就赶快又叫来所长,一看他也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这才不让再戴。最后他还说:“你再不听话,把你戴废都容易!”事后所长问劳动号怎么一夜就成那样了,劳动号说铐子太小的缘故。后来那两个泡好长时间才愈合,但是还是留了两个黑疤痕。这是他们违法随意动用私刑的铁证。现在他的双手半面都是麻木的,并且出现功能障碍。


除此之外恶警们的违法行为还很多,如:男干警陈玉带领劳动号犯人张有力私自闯进女号房强行抢拽身穿写有“真善忍”字样的背心。由于他们的撕拽,使女弟子周玉梅的上身被裸露出来。他们这种行为是严重违反监狱的规定的,是一种流氓的行为。当其他学员指责他们时,他们还猖獗的说:“我就是违法了,你们想上哪告就去哪告,我不怕。”所长对他们这种违法行为根本不管,甚至纵容。

在所长的指使和怂恿下,劳动号犯人也变得非常邪恶,他们为了讨好所长和干警经常虐待和侮辱大法弟子,尤其是对女大法弟子更厉害。他们怕大法弟子写揭露他们违法的申诉材料,不让大法弟子登记信纸和笔,并且把替换的衣服和卫生纸都让劳动号犯人搜走。每次解手由劳动号犯人控制发给,给女大法弟子发的卫生纸少得连男人都不够用的那么一点,来了例假也不多给,还对她们说下流话。解手还限制时间,5分钟就开始恐吓。女大法弟子解手时劳动号犯人给厕所扔石头、土坷拉。她们经常是没有解完憋着回号。

由于所长和狱警的支持,劳动号犯人越来越邪恶,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殴打大法弟子。女大法弟子李洪英被劳动号犯人打得浑身抽搐起来。在众大法弟子的强烈抗议下,所长怕事情搞大,才把劳动号关进监号算做惩罚,草草收场。

除此之外他们剥夺了大法弟子的一切权利。每月接见日,连死刑犯人都可以享受的规定,然而却禁止大法弟子与亲人相见。他们在大法弟子面前从来不讲法律,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他们对以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更为邪恶:先是不理不睬,等到七天左右就强行进行灌食,有的大法弟子的食道被插出了血,他们还是不停手。有的大法弟子生命垂危,他们也不当回事。

女大法弟子蒋素花在2002年腊月27日夜间被样田乡政府及当地派出所抓捕后,遭到了严刑毒打,紧接着又被关进了看守所。该大法弟子对他们的武力迫害以绝食的方式表示抗议,到生命垂危时,他们仍然无动于衷,不及时进行抢救。到最后看人没有救了,才通知家属,让其家属往医院送。由于看守所的渎职,也由于他们惨无人道的毒打,该大法弟子悲惨的离开了人世。张家口医院验证该弟子脑后部位有一处伤痕。他们这样草菅人命,残酷毒打,渎职行为致人死亡的杀人大事却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大法弟子被迫致死后,他们自觉理亏,怕事情弄大,答应付给受害家属3000元,但结果是给其家属打了一个欠条。

恶警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到了极点,丧失了人性,无处不在体现邪恶,就连正在读书的中学生也不放过。女大法弟子徐燕16周岁。因到北京上访被抓到看守所,关押达半年之久,在此期间正是全国中考,该大法弟子曾几次向县政府,610办公室,公安局写信,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参加中考。最后毫无结果,致使中考没有参加。我国义务教育已经实施了好多年,他们竟然剥夺一个中学生受教育的权利。只有他们这些非法之徒才能够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这使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邪恶之徒用尽了招数,也无法改变弟子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彻底的失败了。因此他们变得更加丧心病狂起来,对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一经抓获,不经审判直接送去劳教。大批的大法弟子被他们送往劳教所。由于他们的毒打迫害以及长期关押,使大法弟子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迫害,使原本修炼后健康起来的大法弟子虚弱至极,骨瘦如柴。被送往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经过检查身体全部不正常。劳教所不接收,他们就想办法找关系,请客送礼,让他们收下。东卯镇书记苏友在迫害大法弟子上是出了名的邪恶之徒,他经常将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抓起来捆住进行毒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死去活来,昏迷过去。然后恶徒要求县110等部门送劳教,因有病劳教所不收,他宁可每人出3000元送礼也非要让劳教所收下。几年来他先后抓起来的大法弟子120人,送去劳教的14人。

几年来赤城县先后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共有54人,由于他们的邪恶迫害致使许多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有的大法弟子甚至被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如大法弟子王好军在县工商局任局长,妻子梁瑛在县烟草局公司当会计,两个女儿上大学,还有一个老母亲。过去夫妻俩疾病缠身,他患萎缩性胃炎、胆囊炎等多种疾病。妻子患有严重的胃病。95年喜得大法后,通过练功身体得到了恢复,一家人过着幸福的日子。但是99年7月20日以来,由于他们不放弃修炼大法,又因为他曾经当过站长,公安人员经常到他家搜查和抄家。每到所谓的“敏感日”他就无故被抓到看守所,长期关押。在被逼无奈下,他在外面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但是邪恶之徒仍然不放过他。重金悬赏对他进行通缉。由于恶人的举报,最终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妻子因上京上访被非法判刑5年。年迈的老母亲在思念儿子和儿媳的心碎中,在三番五次的抄家中悲恨地离世了。儿女在外上学,由于父母的工资停发,没有经济来源,只有靠亲朋好友的帮助得以维持,节假日孩子无家可归,父母儿女不能相见。好端端的一家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四年多来,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真实罄竹难书,以上只是其中的几个例子。从邪恶迫害的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地方各级邪恶之徒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之所以如此猖獗,如此惨无人道,灭绝人性,无所顾及,是因为有邪恶之首江泽民为他们撑腰,是因为有邪恶之首们下达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称自杀”的邪恶指令。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弥天大罪。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证据,铁证如山。

现在大法已经洪传60个国家,通过大法弟子讲真象,绝大多数的世人都已经明白,清醒过来,逐步认清了邪恶的本质。许多国家的受迫害大法弟子和有良知和正义感的律师等正义之士正在按照国际法律,将邪恶之首控诉到国际法庭,追究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全球正义之声的审判开始了。我们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够清醒过来,唤起你的良知与正念,善待大法。给自己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也警告那些仍在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邪恶之徒们和受邪恶操纵、蒙蔽而干坏事的人悬崖勒马,不再被江泽民集团所利用,充当他们的替罪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