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辽宁大地上被掩盖的民族浩劫(一)(图)

辽宁省迫害法轮功情况专题报导概述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明慧记者林展翔综合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一手发动的迫害法轮功政治运动来势汹汹,在全国各地铺天盖地而来,也强烈地冲击着修炼法轮功人数众多的辽宁大地,一时间无数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投进劳教所和监狱。


98年沈阳大炼功

东北是一块肥沃的土地,辽宁是一个老工业基地,但是辽宁少数当权者不思为民谋福利,而是利欲熏心,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成为江泽民的打手和帮凶,把精力和巨额资金用于迫害无辜法轮功炼功群众,使得辽宁省的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在全国的地位明显下降,大批工人失业,贪污腐败现象蔓延,社会风气败坏,治安状况恶化,黑社会势力猖獗。

辽宁省当局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几个省之一,位于沈阳市郊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更是以酷刑迫害在国际上臭名昭著。四年多来,辽宁省无数普通修炼者经受了巨大的魔难。到2003年11月为止,至少92人因坚持信仰失去了生命,在全国排第四。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江泽民心胸狭窄,妒嫉心强烈,把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命令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的个人战争,是一场见不得人的、劳民伤财的、把中国推向深渊的民族浩劫。

一、辽宁省当局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内幕(部分)

江泽民用政治运动的手法,动用全国宣传工具,用造谣、诬陷和栽赃的手法为迫害法轮功开道,欺骗人民、煽动群众、制造仇恨、挑起群众斗争。下面介绍部分源自辽宁、上了中央电视台、给法轮功抹黑的不实报导。

1、跳井自杀的刘品清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

1999年7月22日下午,中央电视台播放关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决定,在电视里播放的有一个人叫刘品清,称他是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农机台的站长,那里面讲的关于刘品清“练”了功以后跳井自杀等等。其实,当地的人们都知道他的底细,他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

据当地的知情人士透露,刘品清做买卖赔了十多万元,而且跟妻子的关系相当不和,长期跟妻子分居。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精神受到极大的打击,在这个时候,有人曾经介绍过法轮功,他就看了看书,但根本没有修炼。据当地的了解他的人说,他根本不是一个法轮功学员,他是在家庭遭受极其不幸的情况下,精神上出现了问题,这才是他自杀的真正原因。

2、1400例的背后:央视利用精神病人编造焦点谎谈──“杜维平之死”真相

1999年7月20日之后,人们从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看到的辽宁省铁岭市电视台报道的关于铁岭县大甸子镇村民杜维平之死的假新闻,使法轮大法和众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蒙受了不白之冤。对此,有关人士曾进行过认真的调查和披露,事实如下:

经杜维平的邻居和当地的群众多方证实,杜维平根本就不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而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因为四处求医无效,就去信奉基督教,也不见好转。后来有人建议她炼法轮功试试看,两个多月后,病情明显好转。但她结婚以后就不学不炼了,不到一年旧病复发。于是杜维平的父母就开始给她找巫医看病,结果病情越来越重,最后找的这个巫医看病时要求:“三天之内,只许杜维平和他两个人呆在一个屋内,任何人不得靠近。”不到三天,杜维平就死了。

杜维平的死正值1999年7月20日前后,政治打手们为了打压法轮功而四处造假栽赃。这样,铁岭市所有的公安部门和新闻媒体闻讯蜂拥而至。铁岭县公安局副局长李为民和铁岭电视台新闻部负责人崔大新为捞取政治资本亲自出马找杜维平的家人谈话,多次进行威胁利诱,让其父母说杜维平是因学法轮功而死,并允诺录像后给他们5000元钱作为酬金,还亲口教杜的父母说新闻台词。这样,由政治打手们亲自编导的假新闻就出台了。事后,杜维平的父母多次去索要酬金均无所获,还被抢白一顿:“你向我要钱,我还没向你要钱呢,给你上电视录像白上了吗?”钱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其中有老百姓曾经说过这样的话,通过杜维平这件事,我知道了电视台所报导的这些都是假的,我们不会相信的。

过后不久,杜维平父母找街头算命的人给他们算算,当时算命的人就说:你们若不积点德,不做好事,你们的另一个女儿也保不住(她家只有这两个女儿)。事隔3、4个月后,她家的老二,杜维平唯一的妹妹真的服毒死了。

3、张海青“罗锅事件”出笼内幕:中央电视台记者许诺药费减半

就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央电视台以每天90分钟时间连续播放攻击法轮功的节目之时,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个所谓“罗锅事件”。此人张海青,在盘锦市开了一家刻字社,家庭很困难,住在农村,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他妻子说当时在医院排队挂号人很多,他们排很远的队。这时来了一个记者说是中央电视台的,和当时排队的人说谁想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给谁先挂号,并且药费减半。因为当时他们看病着急,张海青就胡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炼成了罗锅,并且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不好的话。结果是先挂了号,但药费没有减半。现在张海青的妻子也说中央电视台尽骗人,药费都是自己花的,至于张海青从没炼过法轮功,认识他的人都知道。

(待续)

参考资料:
1、中央电视台又一谎言被揭穿:跳井自杀的刘品清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
2、1400例的背后: 辽宁省铁岭市大甸子镇杜维平之死的事实真相
3、央视利用精神病人编造焦点谎谈──“杜维平之死”真相
4、辽宁盘锦市“魏家杀母案”内幕:公安部门许诺栽赃法轮功可免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