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旧宇宙、旧势力中彻底脱胎出来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最近经历了一次与同修间的矛盾,促使我进行了一次深刻的思考,从而让我看到了留存在我身上的旧势力的影子,我下决心去掉它,和旧宇宙、旧势力彻底脱钩,当我体会到了我是一个全新的生命的时候,我萌生了想把这一过程写出来的愿望。

师父早在1997年时就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进要旨》“佛性无漏”)所以很长时间了,我感觉我是按照“无私无我”的主线在修,遇事“处处为他人着想”。然而最近有一天,我和某同修间发生了矛盾,让我不得不从新审视我的“处处为他人着想”。

这件事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为生活所迫给别人家做保姆。为了让她再多赚点钱,我让她在我家又做了一份钟点工。后来听说她的雇主挑她的毛病,说家里卫生收拾不到位,于是我决定不用她来我家了,但为了减轻她的经济负担,她去农村做真象的费用由我出,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这时我和几个同修切磋感到她长期“居无定所”的原因之一是对常人中的事不太愿意花时间去学。比如:雇主说她的菜做得不好,她就说:“那我也不是厨师呀。”我们想到在《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曾有学员问:“有的学员遇到魔难很长时间也过不去,别人给他指出好呢,还是应该让他通过学法自己去悟?”师父回答说:“大家看到了他进步不了的原因,为什么不指给他呢?善意地告诉他,没有问题。”于是我找来了大家公认的修得好的同修一起交流,帮助该同修向内找。

大家谈了各自的想法后,我指着我们公认修得好的一位同修对她说:“你想一想如果是XX,她会不会让雇主不满意呢?”实际上我们的一言一行就是“真象”,如果我们时时处处都做好不就是最好的证实法吗?经过这样的交流,加之我们又帮她解决了一部分额外的费用,我认为该同修一定会静心思考、找到自己的问题、并且在法理上能有一个升华。再见到她时,我满怀希望、满怀信心地问她:“怎么样?都顺过来了吧!”没想到,她非常激动地对我说:“你知道你那句话有多伤我吗?”

“我伤她?”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指责我糊涂了,我万分不解地问她:“我哪句话伤你了?”“就是你说的那句:‘要是XX来做会怎么样?’”她激动的情绪让我无法理解,为了不使矛盾进一步激化,我没有再说什么,我只觉得我好委屈呀!因为在这件事上,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完全站在她的角度为她着想,没有一丝为私的念头啊!

修炼人不同于常人的根本区别是:遇到矛盾向内找。在经历了一番艰苦的向内找后,我发现我的“处处为他人着想”中掺杂着不纯——在期待着一种结果、在掺杂着自己的意愿、在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强加给别人,等等,我必须把它们去掉!此时我的想法是“好的”留下,不纯的去掉。

于是我仔细地寻找着“好的”当中的不纯,可无论如何也超越不了过去的思维,摆脱不了我过去的影子,在我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时,我忽然意识到所有的思维方式、所有的“我”(无论好的、坏的)都是在旧宇宙中形成的,“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精进要旨》“警言”)啊,此时我意识到了我的一切、我的一思一念、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是在漫长的旧宇宙中形成的,我还在其中分辨着哪是好的、哪是不好的,哪个要留下、哪个要去掉,“我统统都不要!”我从心底里发出了这一念,我的过去、我的一切从现在开始与“新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一直固守着那个旧我,而且无论做什么都带着那个旧我,到处都是那个旧我的影子,这和旧势力固守自己、想留下自己有什么区别呢?我忽然感觉旧势力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联系很密切(但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就是旧势力,我们不是)。“我不要它!”生出这一念,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正在快速从旧宇宙中脱胎,成为一个全新的生命,选择了新宇宙的生命!

这时,我明白了为什么这个邪恶的旧势力还存在,是因为在我们修炼的群体中有它的根,有滋养它的土壤,有它的立足之地。真的不能掉以轻心。同时,我也感觉这时自己才理解了师父曾说过的“你给人多少钱、无论什么帮助都不如传给他法,”(《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因为这部法是所有宇宙众生得以延续生命的唯一希望!我觉得我刚刚明白了“讲真象”的真正意义——就是让更多的旧宇宙生命有得救的机会!

我感觉自己终于开始接触到新宇宙生命的境界——无私、纯善!我知道我今后如何面对所有的人(包括常人也包括修炼人),我就是向他们展示大法的纯善和美好,而且一切为了他,没有一丝的为私、为我啊!根本就没有“我”,“我”的一切来自法,是法造就了“我”,此时我感到自己溶在了法里,与法同在!

以上是个人在正法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