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为我善解业力 弟子走向回归之路


【明慧网2003年12月26日讯】我自幼身患痼疾,病魔困扰了我的大半生。我40岁时,也就是97年,在我肺气肿晚期生命垂危时,我有幸喜得大法。修炼十余天,师父打开了我的天目,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神圣的世界,感受修炼的殊胜。

回顾自己修炼的历程,许多神奇事无时不在我的身边发生,举不胜举。下面只谈恩师帮我化解病业的几件事。虽已事过境迁,但我仍记忆犹新,至今难以忘怀。

98年夏季的一个晚上,我刚炼完功,未等入睡,忽然,我元神离体,去了另外空间。我来到了一个红彤彤的世界里,转眼间一群身着红色古装服饰的红脸彪形大汉(约十几人)他们有的挑着一幅空空的箩筐,有的背着硕大的空空背篓,蜂拥而至,给我包围起来,向我讨债。我吓坏了,心立刻提到嗓子眼,心里犯愁:“这可咋办哪,我连一份债都还不起呀,何况这么多份。”我开始六神无主。债主们个个虎背熊腰、紧紧威逼,我万分自责无地自容。这时,师父身着西服来到我的面前,顿时我有了主心骨。债主们立刻和颜悦色,恭恭敬敬的一齐转向面对师父。师父自然站立,没有言语,开始对着他们打手印。师父打完手印便消失了。这时,债主们“唰”地一下子全退去蹲在了远方的一座墙角下,用复杂的眼神,好似对我说:“你能修成,我们愿意跟你得福报,否则我们还找你要债。”我的元神回来了,心里的苦涩未尽,知道自己欠的债太多,难以偿还,多亏得了大法,师父帮我化解了许多。心里暗暗发誓要好好修炼,让债主们得福报,不辜负师父对我的苦度。同时我也预感到自己修炼路上会坎坎坷坷,有许多关要过。那时,我已消了十几次病业,都是在师父“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横心消业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这首诗的开示和鼓舞下走过来的。以后,我又消了十几次,一次比一次重,可谓死里逃生。三十多次的痛苦消业,咳出了大量的痰,身体不断的净化。我知道师父用了许多的功帮我,消去我生生世世欠的业力。我在承受难以承受的痛苦中,师父时常打开我的天目,浏览着另外空间神仙世界妙不可言的美景。是师父鼓励我,给我修炼的信心。

2002年年末,是我最后一次消病业。这一次,我消的最严重,卧床之中,不知昏去了多少次。一天凌晨,我在蒙蒙胧胧中,看到了那身着红色古装的红脸彪形大汉(约五、六人)他们气势汹汹,对我不依不饶,非跟我要债,非要我的命。我被吓得冒了一身冷汗。我醒后,知道自己为何处于窘境。我悔恨交加,自己修得不好,债主们见我没指望才这样对我无情。痛心疾首的我,泪如雨下,我双膝跪在床上,请求师父帮我,我的忏悔和请求真的起了作用。我看见师父披红袈裟来到我的面前,万分关切地瞧着我。我的心有底了。晚上,我能安然入睡。我被肺部一阵阵似火燃烧的炙热一次次惊醒,又一次次香甜地睡去。后半夜我做了一个梦,我仿佛来到了童年的故乡,坐在一口甜水井旁洗衣服,背后是一条清澈见底、潺潺流水的小溪。我是那般的悠闲自得,我是那样的自在无边。忽然,师父来到我的近前,师父用手掌对着我的胸部打出功去,立刻我感到肺部似烈火燃烧般的炙热,有时便从我的胸内飞出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我。紧接着,师父第二次发出功来,一连发了七、八次,每次从我的胸内飞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我。我从睡梦中醒来,马上明白了是师父在给我用功净化病业。我的肺部清凉了,我知道我的病业被师父消掉了。我是舒服了,岂知这舒服的背后,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呢?

从那以后,我铁心修炼,听师父的话,去执著时毫不留情。师父不断地给我鼓劲儿。我时常天目中看到师父,师父是那样的慈祥,是那般的可亲可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