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大法弟子白秀华


【明慧网2003年12月26日】黑龙江省大法弟子白秀华,原为阿城市哈尔滨建成分厂派出所户籍员,白秀华在2002年7月8日被抓至哈市公安七处的当天开始绝食抗议,中间被转押阿城市第二看守所、万家劳教所,于2002年8月28日被迫害致死,遗体火化后才通知家人。

白秀华于1998年5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大法要求去做,孩子觉得妈妈更可亲了。她一直在哈尔滨建成分厂工作,后被借调至厂派出所,一干就是十几年,后来大法被迫害,她的生活也被改变了。

2000年12月份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白秀华被抓至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后被转到洗脑班,被非法关押长达七个多月。在洗脑班,由于她不看歪曲大法的电视,被两名洗脑陪同人员拽起胳膊和腿扔在地下,致使椎骨摔坏。后她绝食抗议三天,被放回家。

回家后,因为白秀华继续向世人讲清真相,派出所逼迫其下岗,一个月只给100元生活费,并要求每天到厂里报到。她曾多次向一同共事十几年的派出所所长王景和讲法轮功真相,但他不但不听,反而为了头上的乌纱帽继续迫害大法弟子。派出所有正念的警察都不理解王景和为什么连多年的同事也要加以迫害。后单位又因为她不放弃修炼,迫害她买断工龄,从此没有了工作。

她于2001年11月1日与其他三位大法弟子一起进京上访,正念去正念回。回来后继续到周围村、镇去讲清真相,发放真相资料。一天,由市里拿资料回家,下车被厂派出所人员看到,将所有资料收走,并到她家让她说出资料来源。派出所人员抓她时,她十四岁的小女儿为了不让妈妈被抓走,和派出所的人正面面对。但他们连孩子也不放过,当时就将孩子推倒在地,并且昏了过去。恶警将白秀华抓至第二看守所,后转至第一看所守所。

在看守所她在看守所学法炼功,遭到残酷迫害。由于她不穿号服,恶警们几个人强逼给她穿,她坚决抵制,在僵持一个多小时的情况后,恶警们仍旧没能如愿,只得放弃。看所守不让炼功,可她仍旧坚定的在看守所学法炼功,后被恶警迫害,她就开始绝食抗议。同间的普通犯人都很佩服她的行为。绝食四天时,恶警和狱医们开始对她进行灌食,并将她转至单间。恶警们很害怕但仍不肯放人,就对她说:“只要你吃饭,我们可以让你炼功。”她识破了他们的奸计,继续绝食。一天,被恶警叫出,一个恶警想用电棍电她,她当时心想,你如果电我就是在电你自己,后来恶警说:“我只是想吓吓你”,然后就走了。看守所又特别给她订制了一张“死人床”,把她的手脚用手扣子扣在上面,并且说上厕所也不给打开。但是在白秀华的正念正行下,警察被她感动了,在她的手扣下给她放上了海绵,后来上厕所也给她打开手扣子,晚上也没有再把她扣在“死人床”上,第二天早上,才又把她扣在上面。后来由于恶警见她身体极度虚弱,怕担责任,把她送进医院打“营养液”,共计花了2000多元钱,看守所让她家里人拿这笔钱,家里人也没有给,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医院时,有另一位大法弟子正念走脱,警察怕她也“逃跑”,连点滴瓶都没有摘就又送回了看守所。大年初八,在外面大法弟子和她的正念抵制下,抑制了恶警们想判她三年劳教的企图。她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被接回家。回家时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已将她判三年劳教。此时她已绝食14天。单位及派出所配合当地恶警,妄图在她调理好身体后,继续迫害。后来她认为不应该承认这种迫害,正念从家里走出,从此流离失所。

流离失所期间她一直做大法的资料工作。后由于学习上网等一系列事情,于2002年7月份被恶人再次抓至哈市公安七处,后绝食抗议达一个多月,被阿城市接回,押在第二看守所,因为长期绝食抗议致走路站不直,上车必须让人搀扶,但仍被送往哈市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送劳教所医院灌食,后来看到人已经不行了,才通知其单位接人,但单位和派出所都拒接。导致她于2002年8月份被迫害致死。遗体直接被送到火葬厂,其后家人才知道。在火葬厂火化期间,恶警还借机妄图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未能得逞。

参与迫害的恶警:王景和 黑龙江省哈尔滨建成机械厂山城派出所 邮政编码 15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