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太保的幽灵──本溪教养院首恶陈忠维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2000年9月2日早5点40分,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劳动教养院戒毒所的法轮功学员刘宏春在恶警吴琼的大声呵斥下,疲惫地走到戒毒所的三楼楼梯处准备下楼“出操”。在头一天的整整一个下午,刘宏春和另几个法轮功学员由于拒绝抄写带有诬蔑法轮功字样的笔记,他们先是遭到恶警刘印祥、郑凯、董波、张晓光、吴琼的拳打脚踢和电棍施刑,然后又和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在高温下曝晒,暴力体罚一直持续到恶警们晚上下班才结束。身心遭到极度摧残的刘宏春精神有些恍惚,体力不支的他背靠在三楼的栏杆上想歇一会儿,然而昨天下午那长时间的电棍折磨使他出现短暂的虚脱,而那矮矮的栏杆也没有挡住他那单薄的身体,刘宏春后仰头朝下从三楼栏杆处摔了下去。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刘宏春的头部摔到水泥台阶上发出的可怕骨折声,刘宏春当即休克昏死过去。从他头部喷溅出的鲜血点点滴滴布满了白墙面和白瓷砖上,触目惊心。一当场目击的法轮功学员从地上拣起一块刘宏春头部摔碎的眉骨,想把它重新对在刘宏春的头部上,可是无济于事。刘被送到医院三天后又被拉回教养院,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刘宏春的伤势并没有彻底好转,反而日趋严重,恶警为了推卸责任,一个月后刘宏春被保外就医。

这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在本溪教养院被迫害的一个片段,从邱智岩被迫害得十指溃烂、宋月刚被全身呈一字形抻起二十多天,坐死人椅一个多月、赵成林被打的头部变形,双股溃烂,生命垂危,到王吉财的脊椎骨折、大连的王哲浩被打得浑身是血、付晓东、王景生、杨满志、张运生、褚后友等人的被酷刑迫害(详情另文叙述)。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迫害事实,当这些真相突破谎言的蒙蔽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时,稍有善念的人们都会感到震惊。那么这些血腥、暴力的迫害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呢?

从来还没有见过一个“人”对江××镇压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命令这么卖命迎合的,这个“人”就是本溪教养院政委陈忠维。在本溪教养院,所有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陈忠维亲自策划的,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必须得到陈忠维的批准才能够执行。因为陈忠维不但是本溪教养院的政委,同时也兼任本溪610办公室主任。这个610办公室是江××为镇压法轮功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全名为“处理法轮功问题小组”,李岚清任组长,罗干任副组长。610办公室的性质极其类似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和十年动乱时的文革小组,其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惨绝人寰。陈忠维以其阴险、狡诈、伪善和残忍的迫害手段而被提拔为“本溪市地下610办公室主任”(由于610名声太臭不敢公开宣布),和当年屠杀犹太人的刽子手一样,陈忠维这个现代盖世太保的幽灵,正在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制造欺世谎言,毒害众多世人。自1999年10月至今四年多来,陈忠维不遗余力地迫害这些坚信“真、善、忍”的好人们,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种种罪行,罄竹难书,究竟是什么使陈忠维走上迫害法轮功的不归路,是什么使陈忠维如此的残暴和疯狂,在极其虚伪的面具下隐藏的究竟是一张什么样的邪恶嘴脸呢?

一、陈忠维其人历史及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正原因

陈忠维,男、五十岁左右、汉族。经目测其身高约为1.64米,体型稍胖,脸色较黑,额头上有一黑色胎记,平时着装为司法警察制服,戴大盖帽,最明显的特征为常年戴一副茶色黑宽边眼镜。为什么这么详细地描写陈的相貌呢?首先得从陈本人那段不光彩的历史说起。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期间,人妖颠倒,大批地痞无赖不学无术之人靠打、砸、抢和投机钻营成为“革命小将”而位登高权者屡见不鲜,陈忠维就是其中的一个,这个对权力无限贪婪生性狡诈、阴险且极其虚伪的“革命小将”有了“用武之地”,年仅二十四岁就当上了本溪市团市委书记,可惜美梦不长,一夜之间文革结束,文革中的“三种人”(即打砸抢和迫害革命老干部的人)随即遭到清算,陈忠维连续被贬最后被发配到本溪劳动教养院当一名普通的管教员,永远不得重用。从那时开始,陈忠维对权力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强盛,连做梦都想重得权力,再次风光一回。从八十年代开始到九五年的十几年间,陈忠维处心积虑,绞尽脑汁苦心经营,历任中队长、大队长、管理教育副院长、直至教养院政委一职。为了升官发财,陈忠维不惜血本造假,搞了几个“样板工程”,标榜自己“春风化雨感化人“的“先进事迹”,企图营造伪善面目来达到升官发财的肮脏目的。可是一个文化大革命中的“三种人”,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变色龙似的政治痞子,一个见面笑容可掬,背后捅刀子的恶棍,又有谁能放心提拔它呢?又有谁能敢提拔它呢?就象陈忠维的字典里只有权力而不相信任何人一样,凡是了解陈的底细的人也绝不会对它有一丝一毫的信任感。所以陈忠维只能背着手,穿着那套标志它个人地位的警察制服,迈着方步来回在本溪教养院的破败院子里踱步,对于它来说,四十八岁只熬到正处级,意味着政治前途的终结。对升官、发财、权力的欲望已达到变态偏执的陈忠维,此时也只能把它那贪婪的欲望之火收敛在茶色黑宽边眼镜的后面。

然而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迫害上亿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将中华民族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文革的阴影再次重现,盖世太保的幽灵在神州大地游荡。陈忠维,这个文革中的漏网之鱼似乎又嗅到了什么。1999年10月29日,本溪市首批非法劳教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十八名女法轮功学员送至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八名男学员送至本溪市劳动教养院(俗称本溪威宁营教养院)。就在当天,陈忠维下令全院所有十一个大队全部收工,集中全院警察召开紧急会议,专门研究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方法。此时的陈忠维已迫不及待,因为它很清楚,由于在此之前本溪法轮功学员对江××对法轮功迫害抵制的非常坚决,从1999年4.25到7.20期间本溪法轮功学员千人以上的集体上访就有五次,上至北京中南海国务院信访办,下至辽宁省政府、省委信访办,以及本溪市政府信访办。如果能够使这些法轮功学员“教育感化”将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借迫害法轮功之机来个飞黄腾达,这一套邪恶手段陈忠维比谁都熟,在文革时它就是这么干的,这一次它决定重施故伎。

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和对痛苦的坚韧承受能力远远超出了陈忠维的想象。本溪教养院的暴力和苦役并没有使法轮功学员屈服,想使这些法轮功学员彻底背叛自己的崇高信仰更是难上加难。就在这时,那个把十八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关进男牢房的马三家劳教所里,搞出了一套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洗脑方法,发明者女恶警苏境因此臭名远播,受到江氏流氓集团的奖赏而飞黄腾达。这无疑给了陈忠维极大地刺激,借迫害法轮功来达到它个人升官发财的肮脏私欲,这使陈忠维很兴奋,兴奋得使它忘记了文革中被清算的历史,忘记了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忘记了人间的正义、上天的惩罚、善恶有报的天理循环,也忘记了给自己留一条自生之路。陈忠维,这个死心塌地忠实维护江××镇压法轮功的恶警,从此成为了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陪葬品,自那一天起,它亲手为自己打开了地狱之门。

二、陈忠维迫害法轮功学员所用的邪恶手段

陈忠维在教养院担任的职务是政委,全称为政治委员兼院党委副书记。在大陆的人都知道,政治委员一般是搞党务的,较少插手行政事务。可陈忠维在教养院里却事事都要插手,它利用自己是政治委员的身份,牢牢掌握住院政治处(总管全教养院的人事调动),在教养院里实行干警竞聘上岗制,打击异己,培植亲信,尤其将自己的儿子陈永鹏(初中毕业花钱在一所三流学校混张文凭)一路绿灯安排进教养院,在三大队担任教育干事,国家公务员正式警察。陈永鹏既不是正规警校毕业分配,也不是大学毕业具有专业知识经招聘上岗,在教养院警察人员编制人满为患的情况下,一夜之间竟成了执法者!陈忠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陈忠维通过对人事调动控制的权力,对全教养院的警察进行大清洗,保持异议者和独立思维者轻者免职,重者下岗。下岗者只给生活费,这意味着在教养院如果谁不听陈忠维的话,面对他的是前途的葬送和经济上的截断。就这样,陈忠维利用权力首先完成了对教养院警察们的洗脑,也使它充分利用这些警察作为打手工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做好了铺垫。

在本溪劳动教养院里并非所有的警察都象陈忠维这样跟着江××一条道跑到黑,但想在其中捞取好处的也不乏其人。陈忠维也充分利用了这一点。它将这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分成两个班子,一个是以前卫生所所长刘绍实为首的戒毒所(洗脑班),主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这里简单叙述一下陈忠维怎样幕后操控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首先陈忠维在教养院里成立一个新大队名称叫本溪教养院戒毒所,名称叫戒毒所,其实一个戒毒犯也没有,里面非法关押的清一色都是法轮功学员,所长刘绍实,教导员赵士春,副所长郑涛、郭铁鹰、张晓光,内勤赵××,教育干事丁会波、韩昌录,管教员刘江朋、王志铎、梁善忠等,戒毒所自2000年7月成立起至今,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千多人,累累罪行,触目惊心。陈忠维对刚刚被绑架进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手段主要是伪善,每当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教养院,陈忠维会马上找其谈话,察言观色,制定洗脑的迫害手段,其谈话的方式是聊天式,一般不牵涉敏感话题,给人造成一种宽松的气氛。谈话完毕,由陈忠维看该法轮功学员对迫害的抗争程度决定是否立即送戒毒所进行洗脑。经陈忠维同意后,一般一到三天左右,这些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会被送到戒毒所。

接下来,那些由陈忠维亲自阴谋策划的邪恶洗脑手段开始一一展开。第一步伪善洗脑,刘绍实、赵士春会“亲切慰问”,然后由郑涛、丁会波、郭铁鹰来个“亲密接触”,尤其对外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这一点是必不可少的,百演不厌。如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或一直绝食抗争迫害,还是那老一套,当班恶警一定会用电炉子做一碗面条,满脸笑容地端到你的面前来,记住一定会是恶警亲手送过来,否则“春风化雨”的效果就不那么明显了,手段远不止这些,举个例子:有时恶警会“不小心”拿走法轮功学员的袜子,洗完后亲手送回来,这叫做“以心换心”。恶警会开口闭口“同志、兄弟、朋友”,信誓旦旦地保证“从来没有发生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绝不使用暴力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等等谎言。这种表演一般维持一个星期左右,最多不超过两个星期,如不奏效,马上变脸,连续几昼夜不让睡觉、长时间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录像、丁会波、郑涛、郭铁鹰等恶警会领着一群犹大对法轮功学员无休止地围攻、谩骂和精神折磨。举个例子:恶警丁会波领一些犹大围攻法轮功学员王吉财,丁问王:你反不反对××党?王回答说:我不反对。丁指责王说:你不转化就是反对××党。王反问:我若反对××党我又怎么会在九八年大洪水向灾区人民捐款十万元?你们这么热爱××党,能做到我这样吗?丁听完后哑口无言,马上将王吉财单独隔离迫害。在这期间,陈忠维三到五天就会到戒毒所“视察”,随时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升级迫害,如陈不在,所长刘绍实每天都必须打电话向陈汇报,如有“转化迹象”,即使是半夜十二点,刘绍实都会打电话通知陈,陈忠维甚至会记住大部分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尤其对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陈忠维更是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折磨迫害。

陈忠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另一套班子是以副院长吴刚为首的六大队严管中队(抻房)及直属队禁闭室(小号),主要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暴力、酷刑,发生过多起流血事件。主要恶警打手为副院长吴刚、管理科科长李强、副科长梁世春、董强、于振贵、赵广利,管教员王轶、赵大为、刘江朋、刘伟等。凡是识破伪善洗脑和抗争精神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施以抻刑。1999年12月,在陈忠维的授意下,恶警刘印祥仿照本溪市看守所抻房(此刑仿照古代五马分尸酷刑,设滑道、支架、铁链等,将人双手双脚用铁链抻直,成一字形,然后绞动铁链,利用滑道,把人悬空抻起约半米高,轻者手腕、脚腕骨肉分离,重者全身筋骨尽断,人在极其痛苦中死去。后因抻出人命,看守所抻房被扒倒。)在六大队餐厅旁小黑屋里设抻房,在地下埋一寸高的铁环六个,共两排,两排铁环距离两米左右,配以铁链、手铐等刑具。施刑时用手铐将人双手双脚笔直抻起,然后绞动铁链,将人抻离地面,只剩臀部稍沾地面,被称为定位抻。自1999年12月以来,在陈忠维的指使下,先后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施以该酷刑,许多人被抻后,手脚皆不能动或麻木失去知觉,为掩盖犯罪事实,一出现以上情况,受迫害者马上被送到小号隔绝关押,以免迫害消息外泄。并且威胁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声张,在施以抻刑的过程中副院长吴刚亲自手持一万八千伏电棍对法轮功学员宋月刚(该大法弟子堂堂正正闯出教养院后继续向世人讲清真相,被绑架后非法判刑十年)电击,宋月刚回忆当时的情景时是这样描述的:“2001年6月4日,我和另外五名同修由于坚修大法,被二十多名恶警、犯人抓住双手双脚拖到抻房,分别被用手铐抻了起来,手腕被铐还不算最痛苦,可是用手铐来铐我的双脚脚腕,人的腿本来就粗,用细小的手铐来铐腿,那个滋味就象用刀来剥皮拉肉那么痛苦,整个手铐全部都卡进脚腕子里,就连死刑犯也没说用手铐来铐脚的,而它们这么故意折磨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彻底摧垮我的意志,让我背叛我的信仰,写“悔过书”。我绝食抗争,它们对我进行野蛮灌食,恶警刘伟并用电棍电击我的嘴部,几乎令我窒息。灌食后插入胃里的胶皮管并不取出,用胶布把管头粘在我的脸上,胶皮管插入食道的痛苦让我呼吸困难,恶心并想呕吐。我知道它们怎么让我最痛苦就怎么折磨我,它们并不在乎我是否在酷刑中死去,它们最关心的是能否将我的“精神灭绝”。两天两夜过去了,我被抻的下肢已经麻木,副院长吴刚来了,看到我还在坚持着,它就用一万八千伏的电棍电击我的脸,我看着它,说了一句:人心都是肉长的。它听了后转头就走了。四天四夜过去了,我的下半身的肌肉已失去感觉,无比痛疼的感觉已钻进骨髓里,腰部脊椎跟折了一样,象有一把铁凿子在不停地凿。上半身被抻的筋骨欲断,胸部象有万只蚂蚁在不停的噬咬,连轻轻喘一口气都疼得受不了,真是万蚁噬心,生不如死。当我每一秒钟都在承受那无尽的痛苦时,恶警王轶、刘江朋却又拿两根一万八千伏的电棍来电击我,电棍冒出的火花有一尺多长,王轶对我喊:宋月刚,今天你不转化就打死你!在生死存亡之际,我拚尽全身力气大喊:“法轮大法好”!震慑了它们,使得它们不敢下死手迫害我。”而这些法轮功学员被抻,都是陈忠维一手策划的,在整个过程中,参与迫害的恶警和犯人每天都要写日记,记录下受迫害者的思想状态、一言一行。这些日记都要每天交给陈忠维,由陈忠维亲自详细分析,制定下一步迫害步骤。陈忠维曾不无得意对人说:对于法轮功这一块,主要是我说的算,他们(法轮功学员)说的每句话我都清清楚楚,这些人的“转化”(暴力洗脑)都是按着我一手安排的步骤实施的。

说得明白一些,陈忠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外乎两手,一为伪善洗脑(主要为精神迫害),二为暴力洗脑(主要为肉体酷刑折磨),也就是有唱红脸的,有唱白脸的,软硬兼施,精神迫害和肉体折磨相结合。有些人在无休止的折磨中被洗脑和违心妥协,通常陈忠维还不罢休,继续对他们榨干迫害,如写“××书”的时候,必须要写“在陈政委的教育感化下……”如何如何,陈忠维打的如意算盘使这些人变成它升官发财的垫脚石,其虚伪、狡诈、卑鄙的政治流氓本性可见一斑。可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无论是精神迫害还是酷刑折磨都无法改变他们坚定的信仰,面对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陈忠维仍不死心继续疯狂迫害,它先是对这些法轮功学员加期,对他们逐一建立个人档案,寻找新的迫害机会,以便在长时间的迫害中拖垮这些人,这还不够,陈忠维还把黑手伸向了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它认为这些法轮功学员坚修大法跟他们的家属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如将这些家属也抓起来洗脑,就会孤立这些法轮功学员,从而在精神上摧垮他们。举个例子:法轮功学员付晓东于2002年4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本溪劳动教养院劫持至今,一直坚修大法,被施以抻刑一次,关小号两次的酷刑迫害,为使其“转化”,陈忠维勾结明山区高裕派出所到其岳母家,企图抓走其妻和岳母去洗脑班,付晓东一家及岳父母都修炼大法。在此之前其岳父曾在教养院遭到迫害,而其母亲则被劳教三年。家中尚有牙牙学语的四岁幼儿,且无经济来源。即使这样,陈忠维仍不肯放过他一家,硬是要对这一家人赶尽杀绝。文革中那一套整人的招数加上纳粹集中营式暴力酷刑,称陈忠维是盖世太保的幽灵毫不为过。在陈忠维兼任本溪市610办公室主任之后,它由迫害本溪教养院非法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扩大到对整个本溪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又逐渐发展到对辽宁省乃至全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话并非危言耸听,从1999年10月29日至今,本溪教养院共劫持本溪、大连、阜新、葫芦岛、锦州、抚顺、营口、丹东、沈阳及河北省邯郸等十几个地级市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加之举办多期洗脑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千多人,其中营口人李志义、杨国志、周凤国三人经洗脑后蜕变成犹大,出卖辽宁省多个城市与之有关的真相资料点,导致多人被抓、被判刑,损失严重。由此事件,陈忠维得到省610头子的重用,先后将营口教养院和丹东教养院劫持全部法轮功学员转至本溪教养院,这在辽宁省劳教系统尚属首例,自此本溪教养院逐渐成为辽宁省精神迫害和洗脑迫害最严重的教养院之一。加上陈忠维不断谎报“转化率”,目前610恐怖组织准备在本溪教养院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洗脑基地。

由于有过在文革中被清算的历史,陈忠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它并不象一般劳教所里的恶警,表面上穷凶极恶和污言秽语。其人擅长诡辩术,经常把自己打扮成正义的化身,因此而迷惑了一些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不直接出头,而是躲在幕后操纵。如达到目的马上会跳出来揽功,若出现迫害致死或致残,则会把责任推给手下恶警。上文刘洪春遭迫害后,全体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此事惊动省司法厅,为推卸责任,迫害事件的幕后指使者陈忠维把打人工具恶警刘印祥免职,事后刘大骂陈,说自己被当枪使了。随着陈忠维的恶行不断在明慧网上曝光,它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日趋隐蔽。由于死心塌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越来越少,陈忠维又指使一些犹大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如一遇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陈就指挥戒毒所所长刘绍实打电话把犹大宋广华从家中叫来,宋广华来了之后将法轮功学员弄到一小屋里,进行疯狂毒打,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打昏了等醒了再打。打完人之后,宋广华洗完手上的血后,教养院马上雇出租车送其迅速离开,避免别人看见。受迫害者根本就不认识打人者,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其实,陈忠维一直很清楚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它本人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一般教养院的警察都知道,当警察别把事做绝了,否则得罪的人太多了,说不定那天就有人在背后敲闷棍,捅刀子。陈忠维丧尽天良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难道它就不想想吗?是因为它认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好欺负的人”,是因为它知道法轮功学员决不会以牙还牙使用暴力的,是因为它对升官发财权力欲望太贪婪了,是因为它认为它伪善的表面掩盖了血腥的罪行。

陈忠维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在进行它那伪善的表演。陈最常用的一招就是打篮球,它会组织一些被洗脑的人进行篮球比赛,然后进行录像,来证明法轮功学员的“狱中欢快生活”,来显示“春风化雨般的教育感化”,它会强迫法轮功学员和它打篮球“交心”,一个非常了解陈忠维的法轮功学员说:一听到陈忠维来找我们打篮球,我就会不自觉的想起某样板戏中的一句唱词“鸠山设宴与我交朋友”。一句话陈忠维伪善、狡诈的真面目昭然若揭。陈忠维还主编了一本诽谤诬蔑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的书,名字叫××大全,全书共十二万字,一百多页。一共印制四百册,用以传播洗脑的邪恶经验,蒙骗世人。每当中央电视台播放诬蔑法轮功的不实新闻,省610头子都会提前打电话通知陈忠维,让其做好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准备。纵观陈忠维以其伪善的面目出现,幕后操纵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教养院政委兼任本溪市610办公室主任来看,其阴险狡诈就是在全国劳教所恶警中也是不多见的,真是盖世太保的幽灵,阴魂不散。

不知道陈忠维在文革中当上本溪市团市委书记的时候,是否想到今后自己将遭到清算?不知道陈忠维这一次迫害法轮功当上了本溪市610办公室主任的时候,能否想一想自己面临的将是什么样的下场?不知道陈忠维是否知道自己的恶名在法网恢恢网站的恶人榜中多次出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美成立,该组织的宗旨是对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誓将追查到底”。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在美国法庭被判有罪,而罪大恶极的江××更是被十几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起诉,并被告上国际法庭。陈忠维,这个忠实维护江××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等待它的必然是正义的审判,人间法律的严厉惩罚。

“盖世太保的幽灵——本溪市首恶之徒陈忠维的犯罪事实”一文的电话号码补充

本溪市区号:0414
辽宁省本溪市劳动教养院(俗称威宁营教养院)地址:本溪市明山区威宁营
邮政编码:117008
本溪市教养院政委陈忠维:办公电话:4512310转303
传呼:96127—0037866
住宅电话:2861073
手机号:136—04147866
本溪市教养院总机:4512310
院长室(院长吕文斌):4511709
院长室:4512310转301
政委室:4512310转303
管教副院长(吴刚):4512310转101
生产副院长:4512310转201
经营副院长:4512443
经营副院长:4512443转108
副院长(工会主席):4512443转208
纪委书记:4512443转401
政治处主任:4512443转408
院长助理:4512660
院长助理:4512660转215
办公室(传真):4512080
4512080转406(传真)
纪检监察室:4512080转415
工会:4512080转207
政治处:4512080转409
法律事务室:4512080转403
财务科:4512080转302
管理科:4511707
管理科:4511707转102
教育科:4511707转103
生产部:4511707转205
安全保卫部:4511707转210
基建大队:4511707转206
后勤大队:4511707转203
检察院驻案组:4511707转204
计划财务部:4511707转106
计划经营部:4511707转107
开发部:4511707转110
劳资部:4511707转109
卫生院:4511707转120
戒毒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洗脑班):所长(刘绍实)4511707转635
印刷厂:4511707转503
绿色建材厂:4511707转502
一大队:4511707转601
二大队:4511707转602
三大队:4511707转603
四大队:4511707转604
六大队(抻房):4511707转625
七大队:4511707转607
八大队:4511707转608
九大队:3835988
十大队:4511707转610
直属队(小号):4511707转60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7/63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