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昌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使用毒品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湖北省武昌狮子山戒毒劳教所警察及打手们对大法弟子强制转化的手段很多。他们对大法弟子什么招数都用得出来。更恶毒的是,恶警指使犹大和吸毒犯偷放海洛因毒膏和其它毒品在食物中给刚被劫持来的大法弟子吃,让学员出现“病态”,从而逼使他们放弃信仰。因一位黄石大法弟子揭发他们的恶行,说:“饭里有毒!”恶警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抓,2001年2月,恶警政保科罗学健等把我们送到湖北省武昌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关押。

这个劳教所有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办公室”,主任恶警姓江,还有一个恶警张国荣。下属四大队恶警不但唆使吸毒犯人看管折磨大法弟子,还在社会上招募地痞流氓,组建所谓 “护卫队” ,穿着警服,拿着警棍殴打大法弟子。二大队是女队,队长是恶警高某等。对坚定的女大法弟子,也由“护卫队”进行专门迫害,经常听到女大法弟子的哭喊声、恶警的呵斥声、半夜摇床声。

恶人哄骗我吃毒品

我刚一进劳教所,就被脱光衣服搜身,恶警张国荣进来说:“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永远不转化,就永远别想出去。判决书算什么!”

2001年3月,一天晚上,一个黄石犹大黄澜“关心”我,给我吃了一块夹心饼干。我刚上床躺下,忽然感到身体难受,一会儿疼痛,一会发冷,眼前东西飘飘的,我意识到我被下毒了。当时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我冷静下来,就感到身体那些“痛的东西,难受的东西”一块块往下掉。第二天上午还有些不舒服,到吃中午饭时没事了。晚上我把此事写进日记,写了这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件事过后,我发现很多吸毒犯都用惊异的眼光看我,过两天来了许多恶警开会,每个班有两三个恶警参加。这时走廊上恶警头子走来走去,他们用一种不可思议、惊奇的眼神注视着我。这个恶警让我发言,问我:“吸了毒之后的感觉是什么?”我说:“我没吸过毒。”过了几天一个毒犯李刚看了我的日记,跟另一个毒犯说:“这是吃了货(海洛因毒膏)。”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恶警指使犹大给我吃海洛因毒膏害我,若不是我还在修炼,有大法正的威力在,已经不知道被他们害成什么样了。

过了一段时间,“包夹”犯人向斌吃中午饭时,给了我半袋用橡皮筋扎的方便面调料,我当是他的好意,倒入饭中吃了,又是那种感觉。

我还听见吸毒犯李刚跟另一个毒犯张XX说给法轮功学员吃了……我没听清楚,是另外一种毒品。我希望身受迫害的大法学员能揭露此事。我写‘汇报’时把此事写上,要求严查,结果周志松、姜辉、龚涛等毒犯威胁我说:“如果把这个思想汇报交上去,要把你送精神病院。”最后又跟我说:“这是迫不得已,完成干部的交给的工作。”我劝他们善待炼功人,否则对他们不利。然而此种迫害未停。

不准申冤

由于我所目睹的这种种目无法纪的恶毒迫害,我准备揭露恶人恶行。这天我得知湖北省委副书记将在劳教所边上武昌洪山区园林局奠基仪式上剪彩,刚好在上工时,喇叭中传入女播音:“下面由省委副书记XX讲话”时,我冲到隔壁,突然喊:“救命!”我看到许多礼仪小姐、许多人。吸毒犯吴恒还有其他恶人一拥而上,捂住了我的嘴,用胳膊卡住我的喉咙,把我按倒在地上。恶警周X给我戴上手铐。下午,恶警程X把我带到一楼,恶警江X,恶警张国荣,还有“护卫队”都在那儿。

恶警江X说:“喊哪,怎么不喊?省委领导怎么没有来看你?还喊不喊?这些干部都在这儿,给他们说说。”他指着这群“护卫队”,示意他们动手。在高压下,我没守住心性,说不喊了。

为了试探我还喊不喊冤,他们多次找不相干的人骗我说那是“记者”、“省委领导”。一次司法部来检查,一个女副长还有省委一群干部、组织部部长黄志志刚一过来,我就喊:“救命”,但是这些人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四面的恶人又狂扑来把我按住,给我戴上了手铐。没几天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来录相。在这之前,吸毒犯胡文杰威胁说;“沙洋劳教所一年有三个人的指标,这死一个人算什么。”这天晚上,恶警把大部份人都集中去看电视。整个寝室区剩我还有十几个准备置我于死地的打手,他们是胡文杰、姚猛、阮东、韩辉、黄志强、向学军、詹志波、付新生,十几个,他们把我按头的按头,按脚的按脚,按腿的按腿,有一个人抓手铐,胡文杰用一个毛巾捂住我的嘴。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一过来,打手们开始使劲按,使劲用手按手铐子,毛巾把我鼻子、嘴都捂住,中央电视台的恶人“嗯”了一声,迈进一只脚看了一下就走了。中央电视台的人走后,他们把我带到一楼,一个带眼镜的恶警周科长,让“护卫队”几个恶人把我手反铐,手背过去姿势,让我跪下,他们用两个电棍开始电我,打得我又痛又麻,问我:“还喊不喊?”我挺不住了,说:“不喊了。”恶人松了手铐,把我铐在走廊上一夜。

恶警周X,袁X套我的口气,问我知不知道饭里放毒的事。在我被电击第二天,周X让两个吸毒犯架着罚我蹲1个多小时套我的口气,袁X问说那个被送到精神病的那个法轮功说警察往饭里放了毒药,你会说吗?又问我知不知道此事?后来他觉得一下自己都说漏了,再不敢和我谈话,又给我加期五个月,总是拐弯抹角问此事。

出去之后我写了两份声明寄给恶警鄢X。我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期间头脑不清醒时所说、所写、所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的话,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该劳教所其它的强制大法弟子“转化”的手段:

一个修炼人由两个“包夹”24小时监视,每个房间、走廊、厕所、车间还有电视监视器。每天让背六十条、“十不准”,七天后抽查,背不熟每晚开始加班在走廊、水房站着背,背到凌晨,逐步加,早晨5点起床干活。“包夹”每季度减期四天,转化一个减期一个月。逼迫看诽谤大法、诽谤师尊的电视,派犹大洗脑。

如仍旧坚定信仰,就加大生产任务,中午、晚上休息时间罚站、蹲军姿;用头顶墙,身体退后两步;头向下,两手向上弯腰贴墙;面贴墙,四肢伸开,手里拿“60条”,伸直与身体保持90°不动;罚坐小板凳,脚腿并拢手放齐或戴手铐。

一个大法弟子刚被劫持进来,就坚决要炼功,恶人把他铐在双层床上,从早晨五点站到晚上12点,有上级检查的时候不准喊冤,喊了就双手反铐,手背过去,双电棍电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