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回国探亲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前年和去年,我回国探亲两次,和很多亲戚朋友见面讲了真相。

前年我和中学同学聚会,他们发现我的变化很大。以前我的身体不好,人很瘦,又多愁善感,所以被同学们称作“林黛玉”。而现在我身体好了,体重也增加了,和同学们有说有笑,天天都很开心。我和同学在一起十天的时间,五六个晚上我都在给一个同学讲真相,因为他对算命和超自然的现象很感兴趣,我就和他从史前文化说起,谈到法轮功学员中的生物学家做的医学试验,人的轮回生死。之后我们讲到迫害。他非常相信迫害是存在的,他说他们当地的警察就是地痞流氓,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把自焚的疑点一点点地分析给他听,他听得很专注。他还把我的《转法轮》借去看,熬夜两天就看完了,他觉得这本书很深奥,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他说中国有句话:“高人不露相”,不能看一个人的学历。法轮功不只是锻炼身体,而且是修炼。对于迫害,他说,XX党就是这样,肯定不会坚持很久了。回来后,我还给他和他的妻子寄了真相光盘。他们看了都觉得很好看。

我还和别的朋友讲了一些真相。

去年回国的时候,我的箱子里带了几十本真相册子。我有一些怕心。在飞机上我一直在背经文。当我想“如果过海关的时候被查出来怎么办”时,我就尽量地排斥这个念头,告诉自己,连这样的想法都不应该有。这样我的怕心一点一点地去掉了。在过海关时,我尽量地什么都不想,一直在脑子里背师父的诗“如来”:

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

在我们过海关时,我的不修炼的先生先过去了,他一直在神情紧张地等着我。我顺利过了海关后,我和他互相握了一下手,我发现他的手里都是冷汗。我切身地感受到江XX在中国迫害法轮功给人们带来的恐怖气氛。仅仅因为炼功,就随时面临着关押、牢狱、酷刑、精神迫害,甚至是死亡。即使不炼功的家人也生活在镇压的阴影之中,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我又见到了上面提到的同学,他和他的妻子都是我的中学同学。我回去的时候正是他们两个关系紧张的时候,我就用师父讲的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开导他们,告诉他们要珍惜他们之间的缘分,双方不要老盯着对方的缺点,要宽容,互相给对方机会改正。几天之后,我再给他们打电话时,他对我说,多亏我开导了他们,他们的关系缓和多了。他还建议我教他妻子功法,让她少发些脾气。临走前的几天我教会了她炼功。

他还告诉我,自从前年我给他讲了真相后,他也给别人讲真相。他在地方上是干部,一次他搭公安局的车,就顺便给两个公安讲自焚真相,把我告诉他的疑点说了,而且让公安好好思考一下。公安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后来我去另外一个城市,我的四个关系很好的中学同学到我的旅馆看我,她们都是教师,都是快四十的人了,生活工作压力都很大,身体都不好。她们看到和她们同龄的我虽然也有两个孩子,而且工作也很忙,但看上去很年轻,一个同学不解地问我:“你的气色为什么这么好?”她们还发现我在生活中变化也很大。我从小生活条件优越,吃穿住都很讲究,以前我是换个枕头都睡不着的,可是那天晚上我让她们睡床,自己睡地上,而且在吃上也不那么讲究了。在镇压之前她们都不知道法轮功,镇压之后也不愿意看报纸上的报道,所以她们都急于从我这里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从我的身体上的变化说起,说到心性修炼。给她们讲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道理。她们和我学功,两个人马上就双盘了。

一个朋友偶然看到我放在床边的经文,她看了几篇文章,最后翻到“法正人间预”这篇文章,说:“我怎么看不懂这篇文章?”我就给她一句一句解释。她感觉这篇文章很高深。我挺为她们高兴的,以后她们会明白今天这件事情的意义。

我还见到了两位同修。一位老年女同修的儿子是当地公安局的一个小头目,上面来命令让他看住他母亲。同修的老伴不炼功。镇压刚开始时,儿子用断绝母子关系要挟母亲。那时同修出门的时候都有家人跟着,而且出门不许太久。但同修善心地和家人讲,我们师父教人向善,教我们事事先考虑别人,没有错。她平时把家务料理得很好,还给儿子带孙子。所以家人对她炼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她平时就带着孙子出门做真相。

我和先生去探亲访友的路上遇到很多有缘人。我觉得我们在哪里转生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那里的人都在等着我们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