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女悲苦人生 修大法身心巨变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

  一、悲惨的人生经历

  正逢“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桂花降生在一座破庙里,不幸的命运也伴随她来到人间:父亲在她出生前已离开了人世,柔弱的母亲生下了先天严重残疾的女儿,不几年也因病撒手去了。家里仅剩下比桂花大4岁的哥哥和她相依为命,严重的残疾使她几乎无法行动,头部歪向后肩,口腔常年溃烂,口水直流,她的前胸衣服一年到头被口水浸泡着,脖子被淹的又肿又大,右胳膊弯曲变形,右手指伸不开,右腿不听使唤,走一步划一圈,瘸的很厉害,左脚踝骨常被右脚踢得血肉模糊,两腿无法保持平衡,走几步,跌一个跟头。经常碰得鼻青脸肿。严重时,只能在地上爬行,因大小便失禁,她的腿上常常裹着又脏又湿的裤子,可怜的桂花成了村里的孩子们追逐打骂的对象,甚至是成年人也取笑她,平日里,兄妹俩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日子。好不容易哥哥成了亲,嫂子进了门,破败的家似乎有了生机,但不幸的命运又降临到桂花头上,哥哥结婚不久,嫂子就把桂花当成了累赘,白眼加打骂,嫂子常常不给她饭吃,最后狠心的哥嫂竟把她锁在一间小屋里,几天几夜也不给她吃喝。多亏善良的邻居发现及时,帮她逃离了出来。

  十九岁的桂花,在别人的撮合下,匆匆嫁给外村一个比她长二十多岁的男人。总算有个自己的家了,桂花心里稍微踏实了些,但好景不长,成亲的第六天,丈夫就动手打了她,桂花含泪忍受着,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时间长了有了感情,丈夫就会好好待她的。桂花想错了,从一进门就嫌弃她的婆婆,老看她不顺眼,常因一点小事就破口大骂,一次桂花推磨(农村一种古老的碾米方式),因右腿右手不方便,只好用左手和肚子顶着磨棍磨粮食,走路都极困难,还要转圈用力推,一不留神磨棍的另一头翘起来,粮食被掘了一地。婆婆发现了,就没头没脸的大打出手,桂花的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咽,家里婆婆当家做饭,从来都是做两样饭,婆婆和丈夫吃细粮,给她吃粗的,他们吃新的,给她吃剩的。

  桂花怀孕8个月时,丈夫因一点小事疯狂的把她打的大出血,她和腹中的胎儿十分危险,狠心的丈夫竟没送她去医院。母子俩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临生产的前一天,桂花又被婆婆赶去地里干了半天活,生孩子时,丈夫不在身边,婆婆故意到街上玩。村里几位好心的大娘为她接生,还好,母子平安,丈夫被人找回来,见生下的是男孩,态度才稍微好了点。

  一年冬天,孩子还在吃奶,丈夫从外边刚回家,婆婆就在丈夫面前诬陷桂花偷男人。不分青红皂白的丈夫,上来就是一顿毒打,受尽屈辱的桂花彻底绝望了。肉体上的痛苦加上精神上的折磨,她觉得自己已被这个世界抛弃,她的存在,似乎就是一个错误。这个世界,除了孩子,也没什么可留念的了,她亲了亲怀中的孩子,喝下半瓶毒农药,她听说喝酒能使药物扩散得更快,又喝下一些酒,希望自己死得痛快些。然而命不该绝的她,几天后被抢救过来,但她求死的心已定。第二次她就跳到井里,第三次又跳进河湾里,都被好心人救起,她想,自己活着这么难,为什么死也这么难啊!第四次,她来到离村子较远的一片栗子林里,在树上系好绳子,刚要往脖子上套,不知从哪来了一位老人,将她的绳子夺过去。这一切似乎没有让她的丈夫的暴行有所收敛,终于在一次遭受毒打后,实在忍无可忍的桂花从家中逃离了出来,奔到当地一家福利厂,她找到厂领导,哭诉了自己的悲惨遭遇,恳请厂里留她在这工作,好心的领导当即答应下来,决定留她打扫厂区卫生,并为她安排了宿舍,第三天,她回家拿被褥时,竟遭丈夫拒绝,她说我得去赚钱为咱家还帐啊!你不让我去,怎么能挣钱回来?丈夫只好同意了。

  二、修炼大法 改变人生

  1996年冬至,和桂花一起工作的同事,介绍她修炼法轮功。她一听,二话没说,当即学了起来,桂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命运从此改变了,因为右半身子严重残疾,给她炼功造成极大困难,但桂花丝毫没有动摇,当炼第三套功法时,她感到右手手腕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着,使劲往上拽,整个胳膊热乎乎的,很舒服。做头顶抱轮时,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流在两臂上流动,半小时下来,残疾的右胳膊竟一点不累。听师父讲法录音带时,她觉得皮肤下,仿佛有许多东西在窜动,浑身发热,嘴里口腔壁上,则好像有一窝虫子在爬动,怪痒痒的。她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在为她调整身体呢。随即溃烂的口腔变好了,不流口水了,歪着的头也正了过来。修炼还不到两个月,她家后邻居突然失火,桂花什么也没想,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残疾人,双手提起两大桶水向邻居跑去,一到现场,连桶带水,扔到火上,看见她的人都愣了,“桂花,你提了两桶水。”“你的胳膊好了?腿能跑了?这是咋回事?桂花这才发现自己向上弯曲的胳膊能伸直了,右腿也好使了,她激动得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竟不敢相信在自己身上的奇迹。

后来当地辅导站组织学法交流的时候,辅导员让她发言,谈谈自己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巨变。发言时她伸出已能伸直的胳膊让学员看,但右手的三根手指仍没张开,辅导员指着她的手喊:“张开。”桂花有些为难,辅导员又喊:“张开。”她还是有点局促,直到第三遍时,她才仿佛醒悟过来,坚定的答应了一声,慢慢的张开了36年没张开的手指。在场的学员亲眼见证了这个奇迹的发生,无不被大法威力所震撼,顿时全场掌声雷动,桂花禁不住热泪盈眶;36年的病痛折磨,36年的精神痛苦,修炼大法竟神话般消失了,桂花终于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这是幸福的泪,这是感激的泪。此时此刻桂花的心情,用尽世上最美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桂花变了,不仅身体完全康复,而且精神愉快,她明白了自己为什么遭受这么大的苦难,明白了人生中许许多多想明白而不得其解的问题,她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家里,桂花不计前嫌,慈悲照顾年迈的婆婆,宽容对待专横的丈夫,细心照顾孩子,把家里家外收拾得井井有条,丈夫和婆婆对她的态度改变许多。容光焕发的桂花,准备回家看望多年没见的哥嫂,当她走进从结婚后就没回过的村子时,远远听到一个人说:“这不是桂花么?怎么不象了?”另一个人说:“这怎么会是桂花?残废的那么厉害,恐怕早死了!”当确认真是她时,娘家人都惊的目瞪口呆。

  在工作单位,桂花更勤勤恳恳的工作,早来晚走,严格要求自己,一次骑车上班的路上,桂花拾到50元钱,尽管家里生活困难,但她悟到自己是修炼人不能占别人的便宜,丢钱人肯定很着急,就将钱交到厂办公室,厂里写出大红喜报表扬她“学雷锋拾金不昧”,桂花立即找到负责人说明自己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才这么做的,同事们都对她肃然起敬。

  98年福利厂裁员,桂花下了岗,婆婆又患了老年痴呆症,她既要伺候生活不能自理的婆婆,又要照顾邻居家一孤身老人,买回几个火烧,桂花舍不得吃,给婆婆、丈夫、孩子和孤寡老人一人一个,自己却吃窝头。孤寡老人去世后,她住的房子里,又搬来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妻,二老平时无人照料,善良的桂花义无反顾的承担起照顾他俩的责任,端水,送饭,洗衣,几年如一日,比亲闺女还周到,直到二老去世,因家境贫寒,加上给婆婆治病,丈夫也病倒,请医买药,欠债不少,为还清债务,她承包了九亩地(包括四亩半栗子林,四亩半庄稼),外加两亩菜园,开了一家磨坊,一人顶几个人用,大法的超常,在她身上充分展现出来,每天干几个人都干不完的活,晚上回家照常学法炼功,第二天照样精神饱满,又开始一天的忙碌生活。更神奇的是,有一次听完师父讲法,她关上录音机,拔下电源插头,准备到河边去拾柴禾,但耳边仍是师父讲法的声音,清晰有力,不是幻觉,而且一直讲到她拾完柴禾。

  99年邪恶开始对大法迫害,桂花家成了派出所警察光顾的重点,威胁,抄家都没吓倒坚强的桂花,一警察问:“你说,‘法轮大法好’,好在哪里?”桂花说:“修炼大法,使我这个残疾人变成了一个健康能干的人。你看我头也不歪了,胳膊也能动了,腿不瘸了,口水也不流了,你说大法哪点不好?”警察无言以对,多次骚扰,桂花都跟他们讲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巨变,桂花的正念正行震慑了邪恶,再也没有人来骚扰。

  今天桂花依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人们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的迫害,她知道自己的身心巨变就是最好的真象。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人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