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五原劳教所恶警暴行录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五原劳教所位于内蒙古西部五原县郊,原名东土城劳教所,2001年11月搬入新址后更名。2000年9月17日,内蒙古中西部各劳教所劫持的大法弟子全部被集中到五原所统一洗脑迫害。从这一天起,五原劳教所在自治区劳教局,610办公室的直接操控指挥下,为尽快完成转化任务,邀功请赏,这里的恶徒采取的迫害手段集五原劳教所成立前后之大全。

主要迫害手段

·天天强制上洗脑课,反复强迫看诋毁大法材料,音像片,反复强迫写思想认识,反复审问,恐吓。
·指使吸毒犯,有黑社会性质的劳教犯监控,随意辱骂,毒打,犯人可使用刑具(如电警棍)对大法弟子施暴。
·一条或多条警棍(万伏以上)持续电击嘴,脸,耳朵,肚皮,后背及下身,或直接塞入口中。
·胶带抽打,拳打脚踢,扇耳光,抓住头发往墙上撞。
·戴背铐(一只手从肩上垂下,另一只手从背后伸上去,两只手铐在一起,几分钟铁铐就会陷入肉中),一铐就是几天,十几天,多人手臂残疾。
·关入暗无光日的禁闭室隔离秘密迫害,一关就是几天,几十天。
·上绳。双手从后背捆住并用绳子吊起,全身离地。
·高强度噪音干扰。把人铐在禁闭室,指使犯人日夜划玻璃,或用铁器蹭水泥地面。
·罚站。由多名犯人监视,几天几十天不准睡觉,日夜操磨。
·罚冻。数九寒天日夜站在室外达十几天。
·罚跑。长时间绕操场跑步,最多达80多圈。
·超时,高强度体力劳动。
·不准亲人探视,无书信自由。
·非法延长教期,不准许复议,起诉。
·克扣伙食,每日标准不足一元钱。
·克扣生活费。每月十元的补助全被扣除。

造成迫害后果

·精神创伤严重

为迫使大法弟子写出诋毁法轮功和师父的揭批材料,早日上报自己的所谓转化成果,日复一日强行灌输各种歪理邪说,看录象,读材料,上法制课,反复写认识,强行洗脑。因此不仅没有半点人身和言论自由,就连正常人的思想,思维权利都被剥夺,所有被非法关押的近百名大法弟子精神创伤非常巨大。大法弟子宋庭芳于2001年4月解教,终因精神抑郁,体力衰竭,含冤离世,年仅47岁,妻子精神一度失常,家境凄惨。 

·人身摧残严重

三年多的残酷迫害,多数人被打伤残。大法弟子成长林,杨振奇内脏致残送入五原县医院,无任何疗效,再转入内蒙监狱医院,两个月仍不见好转,迫使家人接回。大法弟子吕玉学,陈占国,郭炳臣等多人被电打后,导致大小便失禁。陈占国头颅肿大,变形。杨凤玉,马英巨门牙被打掉。张瑞同腰肢瘫痪数日。几十名大法弟子被日夜罚站,双腿浮肿。几十名大法弟子被恶警授意下的犯人毒打致伤,致残。如石岩巍一入所眼角被犯人打开三厘米长的口子,石军被逼无奈撞向暖气片血流如注,等等。详情见〈〈案例〉〉

·亲人承受巨大

多数男性大法弟子一旦劳教,家庭经济的唯一来源即被中断,随时可能被延长教期。三年多来,大法弟子的亲人流淌了多少辛酸的泪水,无以计数。赤峰宁城大法弟子赵凯一家被劳教六口,家中只剩下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六岁孩子,田地荒芜。五原县刘召镇的崔小佳夫妻被劳教,一双儿女十几岁,在一次难得的探亲机会,他们告诉冤屈的父亲放心家里,把强忍的泪水流到自己心里。由于严禁亲人探视,又无通信自由,一入所几乎音信全无,家人的精神负担愈加沉重。

主要迫害罪行综述 

履行上级部门迫害法轮功的层层布署,保住自己的职位工作,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和顺手可得的丰厚奖金,成为恶徒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动因。每个大法弟子由两名以上犯人24小时监控,并且随时作监控记录上报队长。并天天上所谓的法制课,看录象片,读材料,写认识等形式强行洗脑。

在穆建峰任副所长期间,每次迫害行动都由穆授意,甚至亲自坐阵指挥。在同各科室科长密谋后,协同各队队长施行。2000年12月末,为实现江罗集团下达的年底完成60%的转化率,多得奖金,分别对崔小佳,马英巨日夜罚冻。2001年6月,迫害升级,各队大法弟子被要求上午上洗脑课,下午强制转化。所部抽出大部兵力,每个科长伙同几个干警包夹一名大法弟子谈话,恐吓,折腾几天全无效果,于是翻了嘴脸,对各自包夹的人大打出手。靳海涛,桂志宇等多人被打伤。

2001年12月6日,三大队大法弟子因拒写作业(内容污蔑大法),穆再次纠集各科室科长及三大队十几名恶徒把梁宝池,温勇,桂志宇,张瑞同,杨振奇,赵宗友,成长林等11人秘密带到干警宿舍,私设公堂,疯狂殴打。因为只有四条警棍,先把梁,温,桂,张揪出来,两三个暴徒打一个,用脚踢,用拳头打,扇耳光,电击面腹,拽开裤带电裆下,有的被踩在地上。40分钟后,四人面目皆非,嘴脸全肿,布满污血,全部瘫在地上。接着杨,赵,成同样遭此毒手。两小时后七个人面部,双手血迹斑斑。成长林被打到最后,四条警棍同时电击全身,导致全身脱皮。张瑞同腰背严重损伤,瘫痪近半年。

2002年5月,穆因迫害大法,提升为正所长兼政委。杨富荣接任副所长,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杨与穆同样暴虐至极。2002年8月27日,自治区劳教局几个不法官员来到五原所连续召开会议,部署新一轮迫害方案。此后,在杨的督导下,五原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登峰造极。干警和监控人员(犯人)包干到人[即每人专门负责看管一个或多个大法弟子],专门成立一个由十几名吸毒犯,黑社会人员组成的犯罪团伙,对大法弟子肆意摧残。暴徒钟志远拿着刑具对这些犯人说:“这些东西不都是给法轮功准备的,也是给你们准备的,你们如果转化不了他们,也是给你们准备的!”此后,所有拒不转化者被迫日夜罚站,遭受毒打,多人打伤残。在二大队专门把电视房隔成四小间实施迫害,被犯人称之为“白公馆,渣滓洞”。这里的吸毒犯们在监舍内公开吸毒,有一次一天聚众吸毒五次,无人问津,而大法弟子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惨遭迫害,正义何在?天理何在?!

大法弟子的和平抗争

五原所劫持的大法弟子始终以“真,善,忍”为原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面对一切酷刑凌辱,表现出大法弟子特有的和平理性。我们深知很多人是受了谎言的蒙蔽。三年多来,我们宽容一切,把事实真相善意地讲出,体现着大法的慈悲;面对邪恶的高压强制,我们拒不服从,直言揭露,展现着大法的威严。在和平抗争的历程中,大法弟子多次集体绝食共同抵制迫害。顶着邪恶至极的打压,大法弟子凭借智慧与无畏的勇气,冲破严密的监视,多次联名写信给各级政府部门,控告这里的罪行,一切努力都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迹。其实政府早不再是人民的政府,中国大陆一切机构都被江罗集团及其爪牙们挥动着,为迫害法轮功几乎是全机构总动员。利用“假、恶、斗”打击“真、善、忍”。善良的世人啊!您是否能想象到这是一个怎样令人痛心的国度?!现在,唯一能够令这些邪恶们胆颤心惊的就是大法弟子们坚不可摧的正念和来自世界各国的正义之声。

鉴于此,我们将五原劳教所的迫害罪行公诸于世,为有关机构彻底追查提供证据。我们提供这些罪证的本愿不是为了仇恨,是为了尽快窒息邪恶,早日全面停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

主要迫害责任人

五原劳教所所长: 穆建峰 男 54岁
副所长:杨富荣 男 40多岁
卫生科长:沙慧明 男 40多岁
教育科长:张 骞 男 40多岁
管理科长:张铁峰 男 40多岁
一大队:赵乃威(管教大队长) 男 35岁
李海鹰 (大队长) 男 30多岁
二大队:钟志远(后调到出入所队) 男 37岁
沈雁生 男 38岁
刘 兵 男 31岁
三大队:王继高 (大队长) 男 40 岁
杜向阳 男 40岁
王金彪 男 28岁
杨 扬 男 25岁
刘 军 男 28岁
王东雷 男 30多岁
四大队:魏玉智 男 40岁
赵乃东 男 33岁
刘思哲 男 29岁
出入所队:钟志远 杜向光 刘太平 洪世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