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哥哥的变化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我哥哥原先在市公安局当警察,在99年初却调到另一系统当警察。我是大法弟子。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想一想,如果他不调走,会因迫害法轮功造下多少罪业呀。

哥哥虽然调离该系统,可头脑中受媒体宣传影响,对我继续学法炼功十分恼火,每每我放假回家见到我或打电话就说一些非常不好的话,造了很多口业。刚开始,由于自己也有一些迷惑的地方,虽然知道大法好,但不知如何去讲,常常或与之争辩,或暗自垂泪。后来,当自己在法理上逐渐清晰,正念日渐强大时,意识到他也是自己应该救度的众生中的一员,所以在考虑如何给他讲清真相

机会来了。一天哥哥给我打电话,说明天到我所在的城市出差,但当晚就要坐飞机赶回,因为时间关系,就不来看我了。放下电话,我心想,一定要趁这个机会给他讲讲真相,所以当晚发正念时加了一念:为了让哥哥知道真相,一定让他明天来找我。第二天中午,我正要下班时,接到了哥哥的电话,说他在家门口等我一起吃午饭。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的安排。

见面时,才知道是哥哥的一个同事送他来的。我们便一起去了一家小餐馆吃饭。因为哥哥是个非常好面子的人,我在考虑怎么提起这个话题。我们先随便聊起了家常。突然,他同事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听完后,很快吃完了饭,说:“你们聊吧,我还有点事。我在车里等你。”等他的同事一出去,哥哥就很严肃地问我:“你还在炼吗?”我说:“当然。”然后一边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邪恶因素,一边结合自身的变化给他讲真相。在讲的过程中,可以感觉到他背后不好的东西越来越弱,而在人的这面的表现是逻辑混乱。最后他说:“你不要让家里人担心就好了。” 我说,我可以体会到家里人承受的压力,我自己也会注意安全的。临走,我跟他说,如果你把我讲给你的话讲给你那些警察朋友,你可是积德了。他没有说话。

此后,他有时打电话来会告诉我要多加小心。

暑假回家,一次闲聊,他突然问我:“你们老师也是佛吧。也许有一天我也要跪在他面前的。”那时,我再次感到了师父那无以言表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