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锦州市文政园小区居民: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

尊敬的文政园小区居民们:

大家好!我们是本市的法轮功学员,诚请您在百忙之中聆听一下我们的心声。

您一定听说过法轮功吧,您所了解的法轮功是从哪儿得来的?广播、电视和报纸的宣传都是在诋毁法轮功,民主国家的媒体是监督政府的,而我们国家的媒体是为当权者服务的,不可能站在一个公正、客观的立场上报道法轮功。

法轮功一九九二年在中国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真善忍”的法理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吸引了众多的人们走进炼功场,至一九九九年七月镇压前,全国上下对法轮功是一片赞誉声。这可吓坏了江××,他看在眼里,妒忌心生,嫌炼功的人多了(当时已达一亿人),唯恐威胁到他的统治,决意铲除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他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残酷的迫害,同时指示媒体对法轮功进行栽赃、陷害、诽谤,煽动不明真相的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为其镇压制造借口。

我们修炼“真善忍”,自觉做好人。修炼的实践使我们感到这确实是一部高德大法,所以都想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因为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本着善念我们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平上访,向政府说明真相,但北京的信访办成了“抓人办”,四年多来,文政园小区先后有十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因上访被抓,押回锦州后被罚款、拘留或劳教。

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只好用派发传单的方式向您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去除您们由于听信了造谣媒体的宣传而对我们产生的误会和敌视。我们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您们好,没有一点私利在里面,因为在一个没有正义的地方对所有的人都会构成威胁,如果人人都惧怕强权,那么我们中华民族未来的走向是十分可怕的。然而江××害怕人们知道真相,因为“真善忍”暴露了他的“假恶斗”,在他的指使下,由上至下成立了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各地公安和街道也都设有专人负责。四年多来,文政园小区先后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而被追捕,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丢下老人和孩子,被迫流离在外,他们是:

案例一、家住文政园地方六号楼西一单元的高元光,张素兰夫妇。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上午,正大派出所片警丁同亮伙同文政社区书记王晓兰等人闯入高家,进行非法搜查,当翻出法轮功资料后,丁同亮立即用手机向派出所报告,王晓兰则脸色阴沉地说着恶言恶语。当时高家只有高元光的妻子张素兰和一个朋友在家,就在丁同亮打手机之时,张素兰急中生智,突然冲出门外,有两个人去追,但未追上。张素兰找到正在蹬神牛的丈夫,两人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下午,丁同亮等人开车到铁四中将高元光正在上课的儿子高智开强行绑架,塞入警车,逼着他在大街上寻找父母,警车开了足足半天也未找到。当天晚上凌河公安分局的警察们配合本小区的负责人闯入几户居民家,半夜三更进行搜查,搅得四邻不安。这些人还去了住在康宁里的张素兰的二哥家,家中只有她二嫂和年迈的母亲,他们便把她二嫂抓到康宁派出所,非法扣押两天。接下来的几天晚上都有人在高家昼夜蹲坑,一个朋友去高家串门被抓住,盘查。第二天他们又去了高家的其他几个亲戚家,一家一家地查,也未找到。他们还不甘心,第三天听说铁一中教美术的王玉国老师与高家有来往,便开车到铁一中,将正在美术教室工作的王老师强行绑架,当时他大声斥责:“土匪抓人啦!”被这些人打倒在地,在场的师生们吓得目瞪口呆。后来王老师被投进锦州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十天,又逼他的家属交了五千元钱,才将其放出。

从那天起至今,高元光夫妇有家不能回,有工不能打。有一天,张素兰到一个商店办事,被她所在单位——锦州线桥段的李之书举报,该段及正大派出所的警察以为她在那里打工,动用两辆警车把商店围了个水泄不通,结果没抓到人。锦州线桥段停发了张素兰每月一百二十元的生活补助费,还雇佣两个妇女在高家外面蹲坑,企图将张素兰绑架。他们的儿子高智开从父母出走后无家可归,爷爷家住半年,舅舅家呆几天,伯父家住几个月。孩子身体渐渐消瘦,目光呆滞,原来学习成绩不错,初一新生摸底考试全班第一,但这一打击使他神志恍惚,正大派出所警察苗志宏又去学校恫吓他,命令他如果见到父母,立即举报。高智开整天提心吊胆,上课无心听讲,成绩急速下滑,初三下学期被迫失学。

每逢敏感日(如开十六大等)他们的亲属便遭了殃,本小区的几个负责人(尤其是正大派出所的苗志宏)经常去他们家里或工作单位骚扰,有时还把他们叫到派出所威胁,搞得家家恐慌,有一位亲属已被吓出病了。张素兰的母亲年老多病,几经惊吓,加上思女心切,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案例二、住家文政园地方九号楼西一单元的华玉奎

华玉奎,男,46岁,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他正在工作单位——锦州焊条厂上班,正大街道主任祖立军带领两人来到厂里找他,逼迫他写不修炼的保证,华玉奎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难道做好人犯法吗?要求保证什么呢?”祖立军恶狠狠地说:“不写保证就得跟我走,去学习班!”在车间主任的配合下,他们一拥而上,将华玉奎推进警车,送到锦州市洗脑班,地址在锦州预备役师三楼,这里全封闭管理,跟监狱一样,设有警察,保安等,不法之徒们天天逼着抓来的大法学员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为了反抗迫害,一天夜里,华玉奎与另一名功友趁看守人员看电影之际,撬开卫生间窗户的铁栏杆,用绳子往楼下顺,由于中途绳子断裂,华玉奎摔到楼下,脚和腰部严重挫伤,但他怀着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忍着剧痛在功友的搀扶下,逃出了魔窟。

由于法轮功的修炼全是自愿行为,没有任何组织形式,所以上述披露的只是本小区迫害案例的一部分,还有一些案例正在调查之中,待核实后再公布。

善良的文政园同胞们,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悲剧,这些修炼人都是守法公民,他们勤劳质朴,与世无争。炼功前他们大都患有多种疾病,世道的艰难又使他们心灰意冷。法轮功使他们身心受益,疾病祛除了,道德回升了,心胸开阔了。他们本应与大家一样共享天伦之乐,却只因求得炼功的权利就被江××在本小区的几个爪牙害得颠沛流离。他们在被迫害中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守住人类的道义和良知牺牲自我,不畏艰苦,品格高尚,值得称道!这才是中国的希望,民族的脊梁!

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已经持续四年半了,我们呼唤人们的正义和良知。目前江泽民已被多国正义之士在海外起诉,“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宣告成立,将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所有参与这场迫害的人都将像当年纳粹战犯一样受到清算与审判。

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抵制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共同谴责本小区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早日结束这场令人心碎的民族浩劫。

最后祝大家新春愉快,合家团圆!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

附:1、本小区参加迫害的人员有:
正大派出所:丁同亮、苗志宏、王月
正大街道办事处主任祖立军,文政社区书记王晓兰
2、本小区恶报一例
正大派出所警察王月(女)、耿岩今年将正在发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付艳非法抓捕、绑架。抓捕时付艳被推倒,头朝下摔在楼梯上,这时王月未等付艳爬起来,就趁势将付艳头朝下往楼下踢,然后将付艳送入锦州第二看守所。作恶几天后,王月便遭了恶报,摔成脑震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8/63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