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一)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明慧记者正鸣综合报道)甘肃,因省境内的古甘州(张掖市)、肃州(酒泉市)而得名;又因境内的陇山为历史名山和史上曾称“陇右”,故又简称陇。甘肃位于中国西北内陆腹地,黄河上游,面积45.4万平方公里,人口2254.66万(1990年计)。甘肃省省会为兰州市。甘肃历史悠久,是驰名中外的古“丝绸之路”的重要信道,也有不少名胜古迹,包括著名的敦煌莫高窟以及天水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嘉峪关城楼、拉卜楞寺、武威西夏碑、东汉铜奔马、平凉的崆峒山(中国道教源地之一)等等。

1900年,敦煌藏经洞的发现使世界为之震惊。这里不仅珍藏着书籍、织锦、画像等文物,还有五万余件佛教经卷。从此,敦煌藏经洞和敦煌壁画、雕塑一起,名扬中外,蜚声世界。修炼的人都知道,敦煌千佛洞之所以流芳千古,除了它具有的珍贵的历史、考古、艺术价值外,最主要的是它记录了历史上佛、道、神的修炼故事。

在藏经洞发现近一百年后,法轮大法穿透了千百年历史的封尘迷雾,照亮了敦煌,照亮了千佛洞,照亮了甘肃善良人的心。人们“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修者日众,不计其数。他们中有引车卖浆的普通民众,有身居要职的政府官员,有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妪,也有博学多才的教授学者……随着法轮大法的日渐深入人心,千百万修炼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甘肃,这个敦煌古地,社会民风也随之有了改观。

1999年江泽民在膨胀的权力私欲和小人妒嫉心的驱使下,完全违背人民的意愿,于7月20日对法轮大法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开始了残酷的迫害。一时间全国上下报纸、电台、电视台对法轮大法的诽谤和诬蔑铺天盖地。从中央到地方,利用军、警、特务大肆非法抓捕和折磨法轮功学员,大批法轮功书籍被毁坏。整个国家都充满了恐怖……

1999年6月10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610办公室”,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江泽民集团不惜动用四分之一的国家经济资源来迫害信奉“真善忍”的老百姓。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的四年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849名法轮功学员无辜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截止到2003年12月,甘肃省已有20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江氏集团的迫害中被夺走了生命。这20位法轮功学员是:

兰州市(8人):
袁江(29岁),欧阳伟(32岁),尹永江(37岁),张晓东(30岁),万贵福(57岁),耿翠芳(48岁),姚宝荣(52岁),张凤云(42岁)
武威市(4人):
董金兰(38岁),宋彦昭(31岁),黄星瑾(43岁),刘兰香(40岁)
陇西县(3人):
黄志义(60岁),刘俊明(32岁),李发明(52岁)
天水市(2人):
程桂兰(63岁),王生贵(35岁)
金昌市(1人):
侯有芳(48岁)
积石山县(1人):
何学华(积石山县)
庄浪县(1人):
孙军贤(29岁)

然而,这并不是现实的全部。据早在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在江泽民在中国制造并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过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

下面给您讲述一个发生在敦煌的真实故事。

公元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省敦煌市附近,距闻名世界的千佛洞不远,一辆公共汽车上,一位仪表堂堂、气度非凡的青年被警察非法绑架。他,就是清华大学毕业生、兰州市供电局局属公司副经理袁江。


袁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多病,曾经因病休学一年,但自从他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都有了很大改变,病痛没有了,精力旺盛,道德升华。

94年8月,清华大学一教授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哈尔滨讲法传功班后,在清华大学里建立法轮功炼功点,袁江成为前期炼功点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之一。大家每天清晨自发地聚在一起,在清华园里炼功。傍晚,大家在一起看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像或听讲法录音。就这样,清华有了第一个固定的法轮功炼功点——北门小树林炼功点。热心的袁江与几位法轮功学员买来法轮功书籍,总是耐心教来学炼法轮功的学生和教工。他默默地为法轮功在清华大学的洪传做了很多事,总是面带慈祥之意,乐呵呵的袁江给人留下的印象很深。

95年7月,袁江毕业了,他完全有条件出国或到沿海经济发达城市施展自己的才华,但是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名与利,而是如何能让甘肃的父老乡亲们知道法轮功、学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他毅然决定回到兰州。据知情人说,他回兰州时没有带北京的特产,也没有带自己的行装,而是带了一个偌大的箱子,里面装的全是法轮功的各种资料。

99年7.20江氏集团公开镇压前,袁江几年中不畏酷暑严寒,骑着摩托车,穿梭在青海、宁夏、甘肃三省(区)间,无私地为西北大地善良的人们提供学炼法轮功的方便条件,黄土地上洒下了他的汗水!他的工作收入颇丰(每月三千至五千元),但他把工资大多都投入到洪扬法轮功中去了。98、99年,西北地区学炼法轮功的人数激增,法轮功书籍、资料奇缺,袁江经常用自己的工资买来,又托运、邮寄出去。法轮功讲法传授录像带一直供不应求,他用自己的积蓄买了几百盘带子,录好后一一送出去,他不知买了多少盘录像带、录音带,无偿提供给大家用(据说这也成为不法之徒诬蔑袁江“办公司赚钱”的“罪状”之一)。这样下来,袁江常常连自己的伙食费都没有着落,以致后来被非法通缉流落在外时,竟无一分积蓄,仅靠朋友的接济。

1999年7月20日后,袁江曾被非法抓捕关押半年,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真善忍”的信仰。

2001年1月间,袁江不堪忍受当地“610办公室”及公安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遭非法通缉。2001年9月30日,袁江在敦煌不幸再次被捕。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据悉,公安迅速聚集到该地,光刑具就拉了两车。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安对袁江进行了刑讯逼供,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袁江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以“大”字形吊铐,并遭到毒打,直到看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然戴着手铐脚镣。在那里,他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

2001年10月26日,一个奇迹般的机会的出现,使袁江艰难地潜出了犹如魔窟的基地。由于长期被疯狂迫害,他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在西北十月末天寒地冻的荒山野岭,他耗尽体力,爬到一山洞里,昏迷了四天四夜。

而山外,袁江从迫害基地的成功出走,震动了兰州市、甘肃省,不法之徒集中了数千警力进行地毯式搜索,严守各交通要道、车站进行非法盘查,翻遍了兰州的大小旅馆,非法搜查了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并波及到其他县、市。据可靠消息,为封锁消息,他们将帮助过袁江的所有人士全部秘密非法绑架关押。老百姓感慨地说:“抓一个法轮功的人就这么凶狠。99年那个连杀4人的杀人犯跑了,都没这么兴师动众呢!”

四天以后,袁江几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一位当时目击了袁江被迫害现状的法轮功学员,在给明慧网的悼念袁江的文章中这样写到:
“你10月29日从魔窟中走脱后,大家急切地都想知道你的下落。当我得知你的消息后,我想我无论如何也要见你一面。在同修的带领下,我进到一个房间里看到了你。这时的你已经是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相,要不是同修指引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就是你。这时的你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此时此刻我脑子一片空白,泪如泉涌、心如刀绞,我强忍着悲痛,摸了摸你的额头已冰凉,拉了拉你微发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几乎昏过去。你的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象干瘪了的枯树枝……真是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呀!怎么会成这样呢?这哪里是我记忆中的你呀!这难道就是“人权最好时期”一个善良生命的结局吗?这究竟为了什么?你不就是为坚持自己崇高的信仰,为坚持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吗?江氏犯罪集团及其帮凶们竟把你迫害得这么惨!”

逃出迫害基地的袁江伤势很重,高烧昏迷,显然有内伤。袁江坚强地挺着,一直挺到11月9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去……

袁江去世后,公安开始了大搜捕,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十几位法轮功学员相继被捕。袁江年迈的父母双亲也遭严密监控(其父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其母是某学校高级教师)。

袁江的故事只是无数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也仅仅是甘肃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例。一个追求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在江氏犯罪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被夺走了生命,难道做好人有错吗?!

2002年元月1日正午,离袁江被捕地不远的敦煌城内,晴空万里,人群熙熙攘攘。忽然,天上出现了几朵奇花,随着清风徐徐飘动,接着,奇花下显出了黄底红字的条幅——“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功清白!”“真善忍好!”等大字金光四射、熠熠生辉。同时,法轮功的真相传单也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新年第一天,法轮功学员送给善良乡亲们的珍贵礼物。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