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风血雨齐鲁夜 正信在心光明路(二)(图)

山东省法轮功遭迫害纪实综合报道

【明慧网2003年12月29日】(明慧记者古安如综合报道)[按]本文旨在真实、客观地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发生在山东省的迫害事实,以使公众对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义之心共同帮助制止这场残酷迫害。

本文内容:
一、 古地的惊喜 齐鲁的善缘——法轮功讲法传授班五次在山东举办(图)
二、 风雨如磐 齐鲁蒙难——9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三、 潍坊的罪恶——30名法轮功学员被残杀,居全国地级市之首(图)
四、 非人道的摧残——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大行迫害(图)
五、 灭绝良知的高压洗脑(图)
六、 江泽民灭绝密令下山东公安草菅人命(图)
七、 毁灭人性的迫害波及幼小生命(图)
八、 败象丛生——迫害中不法之徒为非作歹(图)
九、 无畏坚韧 和平理性——为了制止迫害,为了人类共同的美好未来(图)

* * * * * * * * *

(续上文)

二、风雨如磐齐鲁蒙难——9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忽然一夜阴风起。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个人极端的权力欲和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公开镇压,当夜,全国各地公安突然统一行动,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官方媒体的谎言和诬蔑宣传铺天盖地。从此,这场被称为践踏人权、毁灭人性、剥夺信仰、肆意杀戮的迫害开始了。随着江氏镇压政策的不断升级,迫害的残酷程度也日益加剧。

山东省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截至2003年12月15日,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96人(其姓名和详细情况均已在国际媒体上经过报导和第三方证实),紧随黑龙江(132人)、吉林(107人)之后,居全国第三,其中包括被公开披露的第一例迫害致死案的赵金华、第一例被媒体报道的被精神病院强制注射损害中枢神经药物而迫害致死的苏刚,及被《华尔街日报》追踪报道的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人中年龄最小的是烟台法轮功学员王丽萱的不满8个月大的婴儿孟昊,年龄最大的是70岁的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王素芹和胶州市的李启胜。据不完全统计的96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覆盖了全省35个市县,仅潍坊一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30人,居全国地级市之首。

山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共96人(截止至2003年12月15日):

一、潍坊市(共计30名):1、曹桂芬,61岁;2、陈子秀,59岁;3、郭萍,27岁;4、李国俊,37岁;5、李惠希,40岁;6、李香兰,49岁;7、李银萍,37岁;8、刘述春,38岁;9、刘增强,22岁;10、娄爱卿,34岁;11、马艳芳,33岁;12、孟庆锡,43岁;13、宿宝兰;14、孙小柏,36岁;15、王爱娟,43岁;16、王兰香,60岁;17、王佩声,68岁;18、王武科,25岁;19、王秀娟,33岁;20、王益新,67岁;21、吴敬霞,29岁;22、徐冰,33岁;23、玄成喜,61岁;24、杨桂真,40岁;25、杨伟东,54岁;26、张志友,45岁;27、赵凤花,53岁;28、郑方英,54岁;29、周春梅,62岁;30、高淑华,49岁
二、青岛市(共计6名):1、刘春,28岁;2、刘吉明,61岁;3、王素芹,70岁;4、王筱莉,36岁;5、赵月珍,48岁;6、邹松涛,28岁
三、烟台市(共计5名):1、丛玉娥,53岁;2、王丽萱,27岁;3、吴海友;4、杨丰斌,45岁;5、王凤芹,39岁   
四、招远市(共计5名):1、姜丽英;2、孙绍美,37岁;3、张林,53岁;4、赵金华,42岁;5、隋松娇,57岁
五、临沂市(共计4名):1、董步云,36岁;2、王金龙,34岁;3、王行垒,35岁;4、周向梅,47岁
六、聊城市(共计3名):1、齐凤芹,43岁;2、王凤伟,40岁;3、张震中,22岁
七、莱芜市(共计3名):1、尚庆玲,38岁;2、柏士花,32岁;3、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38岁
八、莱西市(共计3名):1、崔德臻,33岁;2、史洪杰,44岁;3、隋广西
九、平度市(共计3名):1、李京东,41岁;2、张付珍,38岁;3、徐增亮
十、淄博市(共计3名):1、苏刚,32岁;2、张国华,24岁;3、肖丕峰,52岁
十一、济南市(共计2名):1、刘健,33岁;2、马桂林,65岁 
十二、莱阳市(共计2名):1、李梅,33岁;2、夏术才,63岁
十三、沂水县(共计2名):1、高梅,30岁;2、王永东,35岁
十四、蒙阴县(共计2名):1、石女士,21岁;2、张德珍,38岁
十五、德州市(共计2名):1、于莲春,49岁;2、李德善 
十六、菏泽市(共计1名):王怀英,58岁
十七、胶南市(共计2名):1、徐增亮,29岁;2、张守迁
十八、胶州市(共计1名):李启胜,70岁
十九、临清市(共计1名):孙秀彩,50岁
二十、龙口市(共计1名):田香翠,61岁
二十一、宁阳县(共计1名):张庆梅,35岁
二十二、文登市(共计1名):刘玉风,64岁
二十三、武城县(共计1名):陈桂彬,35岁
二十四、新泰市(共计1名):韩胜利,58岁
二十五、海阳市(共计1名):任廷玲,51岁
二十六、邹城市(共计1名):刘绪国,29岁
二十七、东营市(共计1名):赵宝兰,61岁
二十八、沂南县(共计1名):刘淑芬,39岁
二十九、高密市(共计1名):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
三十、即墨市(共计1名):卢秀芳,56岁
三十一、宁津县(共计1名):李殿忠
三十二、冠县(共计1名):许继玲,59岁
三十三、泰安市(共计1名):徐桂芹,38岁
三十四、荣成市(共计1名):梁红光,42岁
三十五、鄄城(共计1名):倪秀华

山东省委省政府的当权者们对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不折不扣地积极部署贯彻执行,给基层组织的肆意妄为、大开杀戒打开了绿灯,因此而犯下的种种罪行罄竹难书。

山东省委省政府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机构:

山东省委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机构是省委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常设办事机构“610办公室”,其相应的政府机构是“省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2002年下半年起,对外的正式名称改为省委“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

明慧网2003年6月26日报道,中共“两会”期间,山东省“610办”以签署“责任状”方式层层施压,防止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并下令大肆抓捕,进行集中洗脑迫害。各地、县、各单位第一负责人层层签定“责任状”,以保证该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在两会期间不去北京上访。如发现去北京上访的,各级各单位的第一负责人将就地免职。凡单位不能保证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610全部抓捕,集中进行洗脑、迫害。仅一个县级市,就抓捕法轮功学员500多人。一直关押到两会结束。江××和专事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中央“610办”利用“头上的乌纱帽”威逼胁迫着各级负责人参与迫害法轮功。

山东省委省政府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官员:

吴官正:1997-2002年11月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山东省委书记、山东省委党校校长。2002年11月至今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任职山东省委书记期间,山东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

吴官正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攻击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吴就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配合镇压,并表示山东省在7.20之前就已经进行大规模的“转化”工作。2001年8月22日,吴参观反法轮功展览并发表讲话欺骗群众。2002年9月27日,吴在山东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会议上讲话,强调“要保持高度的政治警觉”,“重点防范和打击”法轮功。

吴官正还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转化”,插手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和判刑。1999年7月27日人民日报报道吴官正“亲自部署、直接指挥”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思想转化”。吴官正还直接插手法轮功学员刘绪国等人的劳教并最终导致刘绪国被迫害致死。在吴任职山东省委书记期间,他还曾经三次亲自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视察”,致使该所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所。

吴官正为了确保“政绩”,准确地贯彻中央610对地方阻止法轮功上访的命令,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在其“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一文中报道:吴很快就找到了转嫁压力的办法。首先,“据一名潍坊市官员说,吴官正召开了一个警察和政府官员的‘研讨会’,以便每个城市的官员都知道‘不和中央保持一致的严重性’。在会上,江泽民个人的意思被以中央政府名义大声宣读。‘政府指示我们限制抗议者人数,否则为此负责,’另一个政府官员说。”他层层转嫁责任,直接导致了基层的酷刑和迫害致死案例。

张高丽:山东省省委书记。山东省长和山东省委书记期间,多次在公开场合和内部讲话中攻击和布置迫害法轮功。在担任深圳市委书记期间,布置了针对法轮功的“严打”专项斗争。
吴爱英:山东省省委副书记,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主持全省反法轮功的工作,出席反法轮功展览。(注一)
高新亭:山东省政法委书记,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多次出席主持反法轮功的报告会、表彰会、电影展,布置全省迫害法轮功的行动。
尹忠显: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省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在主持山东省高院期间,法院审理了117起法轮功案子。(注二)
国家森: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省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将检察院变成了镇压法轮功的工具。
王修智:山东省委副书记。多次主持反法轮功的报告会、表彰会、电影展。
陈建国:原山东省委副书记,2002年3月以后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在山东期间参观反法轮功展览、发表反法轮功的讲话。到宁夏以后,直接指挥了镇压法轮功的行动。
陈光林:山东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出席反法轮功展览并在开展仪式上讲话。
刘玉祥:山东省610主任(2001-2002年)

(注一:吴爱英曾在2000年5月视察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时取消了对4位法轮功学员的判决。
注二:这里只包括法庭审判,不包括劳教。劳教不需要经过法庭。)

山东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劳教系统及其它机构:

山东省各劳教所的上级领导单位是山东省劳教局,同时各劳教所又受劳教所所在地的司法局领导。山东省劳教局的上级领导单位是山东省司法厅和司法部劳教局。

山东省劳教局(济南市燕山小区西路2号邮编:250014)
电话总机:0531-8932229,8197933,8197939传真:0531-8922873,8197913

山东省劳教报于2001年7月1日创刊,一月出一期为内部资料,在山东省各劳教所内部发行。自创刊以来刊登了大量恶毒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
地址:济南市燕山小区西路2号邮编:250014电话:0531-8932229-3033
印刷单位:山东社科印刷厂,山东省金彩印刷实验厂。

山东省部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劳教所名称、地址:

*山东省劳教所(俗称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包括四个分所。在2000年9月按山东省劳教局的通知,第三分所开始集中关押山东省各县市男性法轮功学员,第四分所开始集中关押山东省各县市女性法轮功学员。地址: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地区。

现山东省劳教所四个分所改编为:山东省第一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由第三分所改编,仍关押山东省各县市男性法轮功学员)地址:由淄博王村地区迁到淄博与章丘交接处,所在地信箱归章丘地区管辖。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动教养所(由第四分所改编,仍关押山东省各县市女性法轮功学员)地址仍在淄博。

*山东省女子劳动教养所(俗称浆水泉劳教所),2001年8月3日后更名为山东省第一女子劳动教养所。在1999年7月后,开始关押山东省各县市女性法轮功学员。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路20号,邮编:250014

*济南市劳教所(俗称刘长山劳教所)在1999年12月开始关押济南地区(济南市和章丘、长清、商河、平阴)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地址:刘长山路24号邮编:250022

*青岛市劳教所:在1999年8月后关押青岛地区男性法轮功学员。地址:青岛市李沧区上苑路2号邮编:266100

*济宁市劳教所、潍坊市劳教所、枣庄市劳教所和淄博劳教所: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还包括各市、县的公安局,各地公安分局,劳教所、看守所和拘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等等。

三、潍坊的罪恶——30名法轮功学员被残杀,居全国地级市之首

《华尔街日报》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2000年12月在题为“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的报道中写道:“根据人权团体的报告,在全国13亿人口中,山东省潍坊的人口不足全国人口的1%,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占全国的15%。”

自1999年7月20日至2003年12月15日,全国被迫害致死的841名法轮功学员中,潍坊市能知道姓名身份的就有30名(其姓名和详细情况均已在国际媒体上经过报导和第三方证实),死亡人数居全国地级城市之首。该市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被非法罚款、抄家、关押、劳教、判刑。

*不放弃信仰的陈子秀被暴虐残杀

在1999年7月以后,潍坊不是因它的风筝而闻名于世,相反,它因《华尔街日报》的纪实新闻而令世界震惊。最为著名的案例是《华尔街日报》追踪报道的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法轮功学员、59岁的陈子秀被残忍地迫害致死的案例。

2000年2月16日,陈子秀走在街上被当地专管法轮功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她被用塑胶棍棒、电棒殴打腿、脚、后背下方,并被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击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陈子秀凄厉的叫声。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每一次,陈子秀都拒绝了。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9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赤脚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严重淤伤,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

22日,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看到了她母亲惨不忍睹的遗体,她已被穿好了寿衣,并已做了整容,打开衣服,除去前上半身到处是大块的紫黑色印迹,只要能看到的部位,到处是伤,耳朵肿大青紫,牙齿断裂,虽已美容整理过,依然保留着血迹,小腿瘀黑,背上有六英寸长的鞭痕。腹部肿胀,臀股及以下部位大面积瘀斑呈黑色,两腿肿胀。陈的衣服、褥子、内衣裤上面到处是血迹,沾满粪便,衣服几乎全部被剪破。凡此种种,均可证明陈子秀被毒打致死。


被丢弃在院落浸透着血渍的陈子秀的全部衣物。

当地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叫嚣着“只要放出去的就是写了保证书不再炼的,只要是没写保证书的,就是正常死亡,死着出去的。谁愿意上吊就给谁根绳子,即便出了事,我们这些人判刑,也是今天进去,明天出来。”害死陈后,他们仍然嚣张,张学玲被勒索3000元“看管费用”。

2000年4月2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以“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为题,报道了这宗潍坊地方官暴虐残害人命的案例。报道震惊了世界,撰写该报道的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获得了著名的普力策新闻大奖。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也因此而在国际上得到更多关注。

然而,陈子秀的不修炼法轮功的女儿张学玲,却在几个星期内,被警察讯问了107个小时,并终因对《华尔街日报》叙述了她母亲之死的详情,被以“破坏公共安全”为名监禁,其间派出所不准其夫探望。张学玲和她的兄弟曾试图提出诉讼,但是没有律师受理他们的案子。张学玲经历了6个月的艰难卓绝,为母亲讨一个公道的“死亡证明书”,但是从山东到北京,没有人能帮助她。此后,张学玲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说:“我曾经是个唯物主义者,并且相信生活中的任何事都可以靠辛苦劳动换得,”“但是法轮大法更有道理。因为他根源于真善忍。如果我们坚持这个原则,生活不就具有更深的涵意了吗?”

明慧网2001年1月18日曝光了打死陈子秀的凶手们,他们是:潍坊城关街道办事处书记高某、主任张某,潍坊城关街道办事处刘广明(男)、邓萍(女)。

《华尔街日报》记者在该报导中写道:“陈女士的故事是极端的例子之一。一方是××党,它如此坚决地取缔法轮功,并已采用了自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镇压由学生领导的反政府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公共安全手段。”“但与偶尔挑战××党的异见者不同的是,法轮功的活动并未因为大规模的逮捕、殴打甚至残杀而停止。”

*说真话的玄成喜被活活打死

玄成喜,男,61岁,是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一位普通的农民,善良厚道,他于2001年农历9月被潍坊潍城区“610”和公安局警察活活打死的事实,使村民们震惊不已。

玄成喜家住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北关东夏庄,有一个六口之家,生活的艰辛使他积劳成疾。腰痛、胃痛等多种疾病缠身,吃药打针无济于事。1996年经朋友介绍,玄成喜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知不觉不到一年时间,多年不愈的腰痛、胃病好了,其它病也不翼而飞,浑身有用不完的劲。身体的康复也使家庭和谐,全家人为修炼法轮功而感到幸运,是法轮大法给了全家幸福。

1999年7月20日以后,身心受益的玄成喜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2000年10月11日(农历9月14),由河湾村书记魏永才等带领潍城公安局一帮人把玄成喜强行拉到了于河镇政府。“610”的人问玄成喜还炼不炼法轮功,玄成喜说还炼。恶人问揭露江××的真相材料是从哪儿来的,他没有回答。“610”恶警气急败坏,对玄成喜下毒手轮番拷打,打致昏死之后泼上凉水,醒过来后再打。就这样,玄成喜被活活打死,死时趴在满是泥水和鲜血的水泥地上。

玄成喜被打死后,“610”把玄成喜的遗体送到了医院,在他家人面前编造谎言说:心脏病突发而死;并做贼心虚地罗织“勾结国外势力、颠覆国家政权”的莫须有罪名。据知情人透露,打死玄成喜的凶手是王新民、褚永军。

江××犯罪集团及其打手迫害善良、草菅人命,给玄成喜的亲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生活压力。

*22个月中迫害致死22名法轮功学员

潍坊,在陈子秀虐杀案向公众曝光以后,杀戮的疯狂并没有停止,依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方。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2001年6月报道,从1999年7月20日至2001年6月4日的22个月中,潍坊市共迫害致死22名法轮功学员,平均每月迫害致死一人。


潍坊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遗落的毒打法轮功学员的作案工具──四根胶皮警棍和一根铁棍

潍坊的公安、劳教所及精神病院在江×ד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和山东省政府对待法轮功“重点防范和打击”的精神政策下,在四年来的迫害中,肆无忌惮地残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使用的酷刑不下40余种: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性虐待,晚上拉灭电灯脱下女学员的裤子耍流氓(寿光市寿光镇、台头镇;坊子区木村镇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背铐;铐死人床、吊铐在门窗上、戴脚镣;麻绳捆(致使其皮肤细胞坏死而植皮,如安丘市、寿光市);搧耳光、拳头打、皮鞋踢;橡胶警棍、胶皮管、木棍、铝合金片、钢筋条、铁棒打;用铜丝、包皮电线拧成的鞭子抽(潍城区、昌乐县等);铁钳子拧肉、螺丝刀插肉(坊子区等)、图钉钉手指(潍城区等)、竹签扎指甲缝,甚至打掉十指指甲(青州市、寿光市);打火机烧、烟头烫(安丘市、高密市等);向脊梁上浇开水烫至皮肤溃烂(昌乐县);逼跪、躺在碎磁碗渣子上(坊子区);炎热的夏季逼在水泥地上曝晒、用塑料袋套在身上封住口将人窒息(临朐县);蹲小号、坐铁椅子;迫害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浓盐水(坊子区看守所等)、灌粪尿汤(奎文区南苑街办、诸城外贸公司);将头按在水里灌(昌乐劳教所等),冬天脱光衣服浇凉水、在室外冻;不让上厕所;连续多日剥夺睡眠;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昌乐精神病医院、昌乐劳教所、寿光市等);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昌乐精神病医院)等等,难以一一尽数。

此外,潍坊不法官员还对学员实施了游街示众(昌邑市、寿光市)、单独关进山洞(诸城市)、封死住宅大门(潍城区)及株连亲属甚至连邻居都要担保(寿光市)等精神迫害。

潍坊,这个位于山东半岛西部,面积一万五千平方公里,人口不足全中国的1%的地方,在人类20—21世纪之交的这段最黑暗残暴的历史中充当了最凶残的角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