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证实大法趣事


【明慧网2003年12月29日】我今年12岁,在学校是班委体育委员、数学课代表。4岁时,我跟爸爸、妈妈一起得法,家里就是学法、炼功点至今,爸爸说:“良缘已到,家里是庙。”我便天天跟着爸爸、妈妈、伯伯、叔叔,阿姨学法、有时也炼功,他们每天学法前,都背诵师父经文《论语》、《悟》、《为何不得见》、《真修》等,后来还有《佛性》,妈妈说,那时候,他们背、读,我就是自己玩自己的(因当时我还不识字),但是我都听见了,他们背过多少我就背过多少。我经常参加一些少儿集中学法,炼功班,还上台交流经验。我六岁时,在几千人的交流大会上代表少儿背诵师父的经文《论语》,一字不差,大家都给我鼓掌。

后来我上学了,又抄过师父的许多本书,在上二年级,三年级放暑假中,我分别抄了《转法轮》两遍,四年级、五年级又抄了师父的《精进要旨》、《在长春法会上讲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洪吟》三遍、《导航》。五年级暑假中抄了师父《导航》以后的讲法,现已抄完师父《在2003年温哥华法会上讲法》。

2001年我上三年级、在上学期,一天班主任叫我们全班每人都写一篇攻击法轮大法的作文,我一听,心想,学校也想迫害法轮功?我才不写呢!

第二天早上,只有几个写了,班主任说:没写的下午交。到下午,我和班里一个小弟子还有几个同学,仍然没写,班主任生气地说:“给我照着报纸抄!”但最终我俩还是没写,结果被一个同学告了班主任。班主任把我俩叫到办公室,问我们家长是干什么的?你们炼了多长时间了?我俩没回答她,她又告到校长那里了。

我们在去校长室的路上,同学们有的跟着问:“你们没事吧!”有的问:“你们写不写呀?”我答道:“没事,我们才不写呢!法轮大法好!”

在校长室里,校长问我们:“你们炼法轮功?”我们异口同声地说:“炼!”张老师说:“法轮功是害人的,你没看那些自焚的人烧成那样?”我说:“俺们怎么不自焚?因为俺书上没写要让去自焚。那是假的。”然后,那位小功友就洪起法来了,我在旁边一脸的笑容。我看明白了,他们是想叫我俩说不炼了,但他们也看清楚了我俩是不可能说的。打放学铃了,校长也没招了,说:“你们俩回去吧。”

班主任、语文老师、也曾在班里攻击大法和我。我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但是就在这学期年底评选“三好学生”的时候,我和那个小弟子被投票数最高。班主任却说:“这次选的不好,没有老师的意见。”结果我俩都没评上。开始我满心的不服气,经过和妈妈交流,一站在法上,心里就亮堂了,高兴了。

上四年级,一天学校给每人发了一本《校园拒绝×教》的书,我打开书就撕了一页,同桌就大惊小怪起来。我严肃地说:“你敢告我!”放学回到家,我就小心地把师父照片剪下来,之后和那位小功友到楼下就把这本脏书烧了,还撒上了一泡尿。

从那时起,我更加重视起了讲清真象,见缝插针。班里的同学,我全部给他们讲过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他们有的当场相信,有的过几天才信,还有的半信半疑,最好的他把我给他的真象小册子、图片都保存着,一直相信大法真象。我拿迫害真象图片给同学们看,有的吓得捂上眼睛不敢看,我就讲邪恶之徒怎样残忍。

我曾经两次看到大街地上有竖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我就赶紧捡起来带回家给妈妈。还有一次看到一小朋友拿着真象光碟扔的乱飞,我急忙向他要过来,跟他说:里面是法轮功真象,不能玩,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象资料中《年的故事》、《七色鹿》、《红眼石狮》、《烧铁茄子》等,我看了就讲给小朋友们听,学校老师让同学们上讲台讲故事,我争先恐后的讲《红眼石狮》。老师布置作业抄故事,我就抄大法资料《心灵的故事》、《少年新天地》中的故事。老师布置作业抄没见过的诗,我就抄师父《洪吟》中的《做人》,一次绘画展览,我的作品是《浊世清莲》、《指日高升》画的是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和仙鹤望日。一次老师布置作文题目是《我发现了……》在妈妈的引导下,我写了通过学大法使我发现了一个人要有财富必须《富而有德》,一个国家要富强必须《修内而安外》,人类要长存必须《法正》。我得了“特优”。

交流材料中,小莲娜弹钢琴的故事,我很感动,小莲娜的心性、境界都很高,妈妈说我唱歌好听,我喜欢吹笛子,就吹我们法轮大法的歌曲,院里修炼的阿姨听到了,都说我吹的好听。现在我喜欢拉京胡、唱京剧。我最喜欢的人物是包拯,在大型演出中我唱的第一个段子就是《铡美案》中的《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上》。我有一个愿望,若有一天大法弟子排出《铡江案》戏来时,我就饰演包拯。

现在,星期天有时间就抄法,平时还背《洪吟》,讲真象、发正念。我要在师父的呵护下,多去执著心,做的更好。

仅写于此,不当之处请功友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