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收集强制劳动罪证的想法


【明慧网2003年12月29日】几年来,看到海内外同修们千万篇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我时常在想,如何能在经济这一全世界最热门的领域里讲清真相?采取什么方式最为合适呢?

是陷在经济领域之中以理论对理论地讲吗?好比说,有人“唱好”中国,我们就“唱衰”中国。对方列出一堆有利于中国经济的“良好”数字。我们就举出一些“不利”的数字吗?当然这些是必要的。可不能只在这一“看得见”的层面上。

我留意到西方的一些人权组织机构喜欢就一些具体的专题开展工作,在日常生活中到处可见这种思维与工作方式。于是,我就想,我们为什么不能搞一些“专题”性质的真相资料呢?于是,我想到了强制劳动。

作为揭露邪恶迫害的事实文章,最近明慧网上有很好的建议。其中我最受启发的是这样一句话:“使读者在江氏重重谎言欺骗下,仍旧相信我们言之不虚”(《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编写真相资料》),还有《关于书写迫害事实文章的建议》)。

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不要将这些揭露邪恶的证据文章简单地当作一种普通的事实描述,因为,如果这样的话,这篇文章便缺乏“穿透力”。打不破常人思维框框。在西方,人们的头脑深受实证科学的禁锢,死守“证据”的思想根深蒂固,而这恰恰是揭露邪恶的最大障碍,他们总是着重于证据的数量,外延性。这在毫无透明度的中国是最行不通的办法。而我们就需要在文章的“质量”上下功夫。用十足的正念,使得一篇揭露邪恶的文章不是意味着数量上的一篇文章,而是一篇顶一万篇。无论邪恶隐瞒多少,或造多少谎言,都顶不过这一篇文章的力量。

任何相关信息都很重要,但未必求全(不一定上述六个方面都写全不可,但要尽可能详细,真切)。还有,最好是图文并茂。

我发现,在同修们的文章中,对于酷刑方面的事实描述较多,也较具体,可时常忽略掉有关强制劳动方面的具体描述,大都只是一言半语带过,连强制劳动生产的什么产品都没写,好象这些都不属于迫害事实了。在我看,这正好是我们讲真相的一个大漏洞。我认为,唤醒西方民主国家民众们的人权意识已经迫在眉睫,让其知道,发生在中国的迫害早已波及到他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为此我们需要大量的强制劳动事实来向他们揭露,尤其在人们大唱“经济友好关系”的今天。同时,对于邪恶迫害的主使人、当事人的曝光,震慑他们。希望这些曝光在将来能够减少乃至消除国内以强迫劳动对同修们的迫害。在海外对邪恶造成的经济上的压力(如有可能的话,让欧盟,美加澳等民主国家的海关从道义角度上加收“道义(人道)关税”。这会使邪恶难以找借口进行关税报复。因为,民主国家里没有这种强制劳动产品。所有这些其实也都符合其针对中国的反倾销利益)

我们所需要的证据包括所有与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方面的详细描述。包括强迫劳动时的心理感受,及劳动环境与条件(残酷程度等)。具体分六方面内容。即“6W”,who(谁),what(什么),when(何时),where(何地),why(为何),how(怎么)(多少)。

1.who(谁):被强迫者个人身份材料,及强迫者(单位,个人等)的材料(所有主要当事人的)。经销单位(公司名称,地址电话等),商品牌号。

2.what(什么):生产的是什么(配件,产品等)。如叫不出名称的话,最好能有图示,并告知用于何处(参见5)

3.when(何时):生产(强迫劳动)的时间

4.where(何地):强迫劳动地点,如可能的话,请调查是销往何处(内销还是外销出口?目的地国家,省,市等)

5.why(为何):为何要强迫劳动?为谁(什么)生产?何用途?

6.how(怎样):怎样的生产(工艺)过程?多少道工序?被强迫者所在的工序?(这些具体描述将来我们需要为国内同修保密)。是否有工艺图纸?包装是怎样的?(是“中性包装”还是标明产地,厂家,商标等字样的?“中性包装”即是在包装上什么字样都不打上,随后便于经销商印自己的牌号,商标等。这在出口产品中常见,但内销品中可能也有)

在追查国际的文章中有所透露。一些地区的招商广告甚至都写明“地处监狱及劳改区”的字样,以无偿劳动力做为诱饵进行招商,如见到这样的广告,最好拍下图片,并注明何时,何地,何单位等资料。

另外,国内有一些所谓的公安部门的“指定厂”(其它部门的指定厂也不要忽略),如:出租车里的安全网生产厂家这类的工厂很有可能是使用强迫劳动手段的,而且通常都是公安,国安部门头头脑脑的亲戚等掌管的企业。其它方面的线索也要多留意。无论是廉价手工产品(如劳保手套,筷子,牙签等)还是食品,玩具,乃至机械,电器用品,家具等,如果价格超低的,也有可能是劳改产品,浸透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血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