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法庭内外的报导


【明慧网2003年12月3日】德惠市人民法院于2003年11月14日对非法超期羁押的13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开庭审理。这次非法开庭让我震动。在邪恶因素越来越少、旧势力黑手和乱法烂鬼灭绝的淘汰中、大法弟子越来越成熟的正法环境下,邪恶能够嚣张的开庭审判大法弟子,这是对大法的侮辱。对每一个德惠市大法弟子来说都应该向内找一找,这场邪恶的迫害为什么能够维持下去。

德惠市这几位大法弟子已经被非法超期羁押一年之久。在这一年中,他们多次绝食抗议,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上外面大法弟子积极营救,使邪恶势力几次都未能开庭。7月22日最高检关于“超期羁押就是非法拘禁”的规定公布后,13名大法弟子家属走出来讲清真象,要求当地政府依法放人。家属在大法弟子的协助下据理力争:揭露恶警严讯逼供、虐待、酷刑、超期羁押等罪行,使邪恶胆寒。一度证实大法的大好环境——家属和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在公检法办公室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邪恶之徒一听家属上访,望风而逃、关门闭户,甚至不敢报出自己的姓名。从另一个角度讲,正神已经攻进了邪恶的老巢。邪恶之徒由狂妄蛮横到望风而逃,完全证实了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讲清真象的必要和紧迫。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坚持抵制迫害,到11月14日已绝食1月之久。本月10日左右,电台又一次报道“超期羁押就是非法拘禁”的通知。而德惠市公检法为什么敢顶风犯罪、执法犯法,突然间对大法弟子进行开庭审理?除了江氏集团邪恶本质决定的之外,回忆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们大法弟子本身也该查一查原因。在此,谈几点个人体悟:

一、营救大法弟子,开始的基点十分明确

1、营救的过程是讲清真象、揭露邪恶、证实大法的过程,不求结果怎么样。基点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过程中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2、用一切可用的和平手段。常人中的法律是惩治犯罪、保护人民的,可是今天的法律被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来当成迫害善良、剥夺人权的工具。此次营救活动就是在和法律相关的领域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

3、让人们知道大陆的法律是具有政治性、阶级性、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真正的法律应开在人间、开在人心;人有了心法的约束,社会才会稳定。而法律被利用来打击善良是天理难容、人神共愤的。

4、营救过程中让人们看清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从来就没讲过法律,在常人社会开创一个人间法庭、人心法庭、道义法庭,救度众生。

由于开始的基点正,所以家属所到之处,讲大法是正法、讲非法超期羁押、讲被迫害、讲恶警们执法犯法、刑讯逼供、讲酷刑罪……邪恶之徒望风而逃、关门闭户、回避周旋。公检法、610、政法委均理屈词穷,无言以对。但是后来由于大法弟子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导致家属为救人而救人,被亲情带动又没能在邪恶之徒诬蔑大法时针锋相对的打击邪恶的气焰,最后还是被非法开庭。

二、对邪恶本质认识不足

从10月15日开始,狱中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绝食抗议非法下达起诉书、抗议非法开庭。这期间以大法弟子为主体的家属营救活动进入关键时刻。有的同修不能以法为师,用法破除邪恶的一切安排,而是执著于常人中的社会关系、金钱关系和小道消息;有的狱中大法弟子在伪善的狱警劝说下进食,使邪恶钻了空子。

另一个原因是大法弟子执著于家属去要人,不是自己堂堂正正站出来。有的同修认为只要我们发正念就行。邪恶的因素很少了,已经恶不起来了;发正念也是走形式,没有认清在最后时期邪恶的疯狂性、恶毒性。垂死挣扎的邪恶本质是导致非法开庭的又一个原因。

三、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整体

师父说:“你们的同修大法弟子一定要救,不能被邪恶肆无忌惮地迫害。”(《2003年元宵节讲法》)这场对13名大法弟子的长达一年的非法羁押以至到今天的非法开庭,是针对大法弟子整体的迫害。有的同修对此认识不足,认为狱中同修没闯出来是个人修炼问题,佛是修出来的,不是抬出来的。没有跳出个人修炼的圈子,没有认识到我们是一个整体。狱中同修捎出信来希望大法弟子和家属到当地执法机关要人。有的同修不是向内找自己应该做什么,而是挑剔他们如何如何不好,甚至认为营救狱中大法弟子会影响救度众生;有的认为与自己无关;有的怕牵扯精力影响自己修炼;有的被动的随和一下没有当做正法的大事对待。在营救过程中,相互间配合不紧密,不协调,没有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粒子团。在邪恶开庭的那一天,几十个法警、公安、还有一些便衣、雇佣的流氓、十几辆警车、被雇佣的出租车如临大敌。开庭前,法院不远(公安局后院)响起了大法真象喇叭,邪恶之徒惊惶失措,说明它们的能量接济不上,需要大法弟子全力铲除。可是现场只去了不到20名大法弟子。在关键时刻正需要整体的力量,可是,为什么只去了那么几个同修,痛失良机!

四、没有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

这次开庭是邪恶势力在违犯法律程序情况下,大法弟子失去辩护能力(有的已绝食30天,有的已被迫害得理智不清不能动弹,抬进法庭的。)在最高检“超期羁押就是非法拘禁”规定下达3个月后的情况下开庭的。开庭时邪恶势力的布置如临大敌:恶警手持盾牌、警棍,表面上气势汹汹,实则外强中干,不堪一击。可是大法弟子和家属没有当机立断,阻止非法开庭。拉被审大法弟子的警车缓缓进入法庭时,完全可以阻止开庭。由于被表面现象带动还是没有抵制邪恶安排。法庭内只进去了几名家属被监管着旁听。没能阻止邪恶的“审理”,没有失去辩护能力的狱中大法弟子也没有当场抗议,致使开庭成立。

五、在这次反迫害中,没有放下自我

《金佛》的故事对我启发很大,那个修道的人用别人的心去试沸腾的水,自己不往下跳。在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一颗心——执著于家属去做,让家属去找公检法、让家属去要人、让家属上法庭抗议、让家属去反迫害,这是用别人的心去试沸水,而自己的这颗心藏起来,没有走出大法弟子的路。开庭不开庭只是形式,是针对每个大法弟子的心来的。我们真的能放下自我、舍尽人心,动真念营救大法弟子,不依靠常人的法律,走大法弟子自己的路,环境就不一样了。

营救还没有结束,这场戏谁主谁宾要每个大法弟子都摆正位置。主掌起我们应该做的,过程中都能在法上认识法,放下自我去证实大法,结果一定是柳暗花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