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辽宁大地上被掩盖的民族浩劫(四)

鞍山市迫害法轮功纪实(部分)

【明慧网2003年12月30日】(明慧记者林展翔综合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一手发动的镇压和迫害法轮功政治运动来势汹汹,在全国各地铺天盖地而来,也强烈地冲击着修炼法轮功人数众多的辽宁大地,一时间无数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无辜抓捕,投进劳教所和监狱。

东北是一块肥沃的土地,辽宁是一个老工业基地,但是辽宁少数当权者不思为民谋福利,而是利欲熏心,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积极成为江泽民的打手和帮凶,把精力和巨额资金用于迫害无辜法轮功炼功群众,使得辽宁省的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在全国的地位明显下降,大批工人失业,贪污腐败现象蔓延,社会风气败坏,治安状况恶化,黑社会势力猖獗。

辽宁省是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少数几个省之一,位于沈阳市郊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更是以酷刑在国际上臭名昭著。四年多来,辽宁省有无数普通修炼者经受了巨大的魔难,到2003年11月为止,至少92人因坚持信仰失去了生命,在全国排第四。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江泽民心胸狭窄,妒嫉心强烈,把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命令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的个人战争,是一场见不得人的、劳民伤财的、把中国推向深渊的民族浩劫。

* * * * * * *

(接上文)

六、 被扒光衣服绑在死人床上 -- 鞍山市迫害法轮功纪实(部分)

鞍山市某派出所所长对被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说:“上边就是这样告诉的,你炼我们就抓、就罚,罚了钱再放,放了再抓。上边说就是要罚得你们倾家荡产,让你们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就是让你们活遭罪。”

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上搞垮”的同时,鞍山少数不法官员和警察助纣为虐,迫害和虐杀法轮功学员,罪业累累。其中鞍山市教养院2002年12月25日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升级迫害,对所有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警察们不允许他们睡觉,长时间不让说话,面壁,上绳,把学员扒光衣服绑在死人床上、铁椅子上,用高压电棍电击,带重刑具,用高音喇叭对着学员的耳朵放,警察用尽所有能想到的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同时,鞍山教养院把所有法轮功女学员送往马三家教养院进行集中迫害。教养院把所有警力都集中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实行三班倒制,对外严密封锁一切消息,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

*法轮功学员张莉被鞍山市拘留所虐杀

张莉,女,40岁,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张莉于2002年3月19日被警察绑架进鞍山拘留所,期间受尽凌虐,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后于2002年8月27日死于市中心医院。

张莉在99年7月20日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3月19日被鞍山市立山分局非法绑架(房内五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抓)。因她被列为重点人员,结果被非法判无期徒刑。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曾对她进行多次提审、进行残酷折磨。2002年8月27日,在提审过程中,她被酷刑折磨得十分严重,被送到中心医院时已生命垂危。而警察却毫不避讳的不允许她接受治疗,最终导致死亡。经目击者证实,张莉死时气管被割开,两臂腋下均被刀割开。另有知情者证实,张莉在鞍山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多次被提审,而每次提审回来都刀伤遍体、鲜血淋漓。她的遗体周身都被警察用白布包裹着,以掩盖犯罪证据。

消息来源说,张莉在鞍山拘留所受尽凌虐,多次被打昏死过去,脸部被打破,其间张莉曾绝食抗议迫害。警察们把张莉送市中心医院灌食,放在走廊内,身戴重刑具(手铐、脚镣),她生命垂危,引来很多人围观,有人说:“这人都不行了还戴镣子,一定是死刑犯。”警察说:“是法轮功”。有一警察说:“不给治了!”医生要求签字,否则就是见死不救。警察无奈只得将她留在医院,且派人看守。张莉于2002年8月27日离开人世。

事发后,警察对外封闭消息,恐吓家属,不让家属接触外人,把家中所有照片强行抄走,尸体强行火化。鞍山拘留所的警察对此案讳莫如深,一再说“有纪律”,不能讲。

犯罪责任单位:鞍山市610办公室鞍山市公安局一处鞍山市立山分局

*被强行灌食致死的寇晓萍

寇晓萍,女,40岁,家住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庆工委,国家公务员,曾在银行工作。1999年7月20日后,她与姐姐寇晓坤一同进京上访,被公安局带回后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第三看守所15天,释放后由于仍坚信法轮功,被扣发工资、强制洗脑。寇晓萍是2000年11月正在工作单位上班时被鞍山市公安局绑架走的。由于她拒绝写“保证”,当时就被送到鞍山市第三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期满后又被加期十五天。在这期间鞍山市公安一处以“提审”为名多次毒打她。有一天早晨八点多她被带走直到晚上六点才被送回三所,见她被打得浑身青紫。一问才知警察竟把她一手反背过头,一手从下反扣着吊了一天,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两拇指都已失去知觉。第二天起不了床(当时三所警察也有看到打伤处)。法轮功学员要求上诉,但不被允许,宪法赋予公民的人权已完全被剥夺,有冤不能诉。为了抵制这种执法犯法的行为,很多学员决定绝食以示抗议。可十天后,警察无任何理由又将小寇送入第二看守所。二所那里更邪恶,无数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着残酷的迫害。

寇晓萍在二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在2001年2月又被绑架进劳教所。在劳教所由于她坚定信仰,就被关在严管班经受着精神、身体多方面摧残,完全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连上厕所也有人跟着,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一年多,饱受精神与身体上的摧残。她被“强化洗脑”近一个月不让睡觉,搞车轮战术使其明显消瘦,精神不支。寇晓萍始终以慈悲、善良对待迫害她的警察,给他们讲清真相。她为抵制警察的疯狂迫害,于2002年正月初四开始绝食抗议,第六天被强行灌食,被灌食后出现了异常反应:手指甲、脚趾甲发青,脸色发青,全身及五脏六腑疼痛难忍,不能翻身,下地得有人搀扶。第七天由于出现病状被送中心医院,经医生检查后决定留诊,但教养院强行把寇晓萍带回了教养院并说没事,吃点饭就好了。第八天,又因病情加重,她再次被送往医院,人已经不行了,短短三天时间就夺走了一个年青的生命。

当寇晓萍从劳教所被送往中心医院死亡后,那些助纣为虐的警察们惊恐万分,为了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竟然不顾家属失去亲人的痛苦,用威胁和恐吓等手段让其丈夫在“寇晓萍因病正常死亡与劳教所无关”的所谓书面材料上签字,并无理的要求“亲人、朋友瞻仰遗容时必须由他们允许和在场尸体由教养院警察看管,禁止照相,录像和新闻媒体曝光,否则一切后果其家属自负。”当其姐姐质问:“既然是有病正常死亡,与你们没有关系,为什么你们还要什么都管,做什么还得通过你们的允许?”劳教所的张振阳政委竟说:“死者的父母没有权利说话。”凶手们为了掩盖其犯罪的事实真相,竟然知法犯法,公开践踏宪法与天赋人权。

寇晓萍上有母亲、公婆,下有十五岁未成年的儿子,还有一位与她感情一直很好的丈夫,这样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氏集团破坏了。

*丈夫被打死,妻子被非法劳教

袁忠宇,男,47岁,家住辽宁省鞍山市旧堡区。袁忠宇于2001年8月16日前后在功友家欲出去做真相时被其亲属举报,被鞍山市公安局绑架。他被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严刑逼供,遭到残酷迫害、毒打后,死于鞍山市公安局地下室。警察们怕世人知道他们的罪恶行为,严密封锁消息。

袁忠宇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于1999年被非法劳动教养。2001年夏天,当他再次被抓时,被关押在市公安局的秘密地下室里施以酷刑,而折磨他的警察们犯罪后出去喝酒了。一星期后,当其他人闻到从地下室里尸体散发的腐臭味时才知道死人了。当局为防止走漏消息把他的妻子也抓起来了。

其妻陈桂凤,女,46岁,辽宁省鞍山市旧堡人。袁忠宇被鞍山市公安局一处打死后,她被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于2000年8月19日从家中非法抓入鞍山市看守所,随后无任何手续被关进教养院,至今仍被非法关押。教养院的不法官员诡辩说是为她的“安全”着想,将把她放在教养院里保护起来。据凶手们说:如果发现明慧网上登了关于她丈夫袁忠宇被迫害的情况,就会以此为借口抓她判刑,所以把她先“保护”在教养院中。她家中只有一个21岁的小女儿自己生活,挣钱给教养院的母亲买日用生活品。陈身体不好,心跳加速,胸闷,上不来气,隔几天犯一次,很严重,夜间经常犯病,得急救。

警察也不让家属看袁忠宇的尸体,并说要拉到省里验尸,很长时间以后才通知家属火化,并不让家属看死者的尸体。但一亲属趁看管人员不注意看到死者身上有伤,胸、腹部呈黑紫色。当时就有人问陈桂凤:你不想上诉平反吗?

袁忠宇被害死后,市公安局一处调查了他所有的亲属,看是否有懂法律的,怕上告他们,并将陈桂凤抓进教养院非法关押至今。

*鞍山市大孤山矿部门主任张泉被迫害至精神失常

张泉,大学本科毕业,辽宁鞍山市大孤山矿某部门主任。因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劳教,在鞍山教养院期间,在政委张振阳的指使下,警察、刑事犯、被强行洗脑迷惑的人对他进行残酷迫害,施用酷刑,不许睡觉,强迫灌输诬蔑法轮大法的言论,致使张泉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最后精神失常,不思饮食,便血一个多月,身体骨瘦如柴。即使如此,警察仍不停止,直到期满才把他释放,并由当地派出所把他接回家,继续限制人身自由。

*张光亚、张光媛姐弟俩被非法判重刑

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灵山街道办事处的居民、法轮功学员张光亚、张光媛姐弟俩,为了修炼法轮功,为了做一个好人,被剥夺了人身自由。

张光亚于2000年3月份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红旗派出所去北京接回。回来后,鞍山市一工集团把他非法开除,被非法拘留15天,而且罚款2000元。2000年10月份,他开出租车撒传单被辽阳县公安局抓住,后家人托人把他救出来。2002年2月4日,他因印刷传单被警察非法抓走,被非法判刑8年,被关押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

张光媛于2000年1月份进京上访,灵山派出所接回,被非法拘留15天。2001年9月份17日早晨她家中,片警小尹带人来敲门,她没给开门后片警走了,就准备离开家里,在楼洞被留守在那里的居委会人员给抓住,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被放回。2001年10月,在家中,片警小尹又来敲门,她给开门后,被带走,又被关进第三拘留所。在拘留所,绝食抗议15天,第17天被放回。第三次11月份,又是片警非法闯入,把她带走,12月27日,在拘留所她们19位法轮功学员从那里跑出来,于是不法警察抓人,是亲戚、朋友家就抓,前后门全堵。2002年2月4日在资料点同张光亚一起被抓。她被非法判刑9年,被关押在沈阳大北女子监狱。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的部份案例

单玉环,女,41,鞍钢建设公司干部,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7区,2001年没有任何理由被警察在工作单位绑架进鞍山教养院洗脑班,她绝食绝水5天后重获自由,之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在租房内再次被非法绑架,并送进看守所。解放路派出所民警张利军、王太全,一直折磨她,手段极其残忍。

贾璐璐,女,35岁,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一区。2002年4月被蹲坑警察非法抓捕,进行残酷折磨,手脚被反绑,电棍电击前胸,被打致昏迷。后被关押在鞍山教养院进行洗脑,由于她坚定信仰,被非法教养2年。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

张光源,女,鞍山市立山区灵山街。三次被非法拘留,二次绝食抗议被释放,第三次与19名法轮功学员共同正念走出拘留所。后因做大法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重判9年。责任人:灵山派出所所长:倪××、副所长:姚××。 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申丽,女,37岁,在鞍山市啤酒厂工作,家住鞍山市千山区沙河镇陈家台村。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抓,送三所(戒毒所)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被上大挂、睡死人床、电棍电击、坐老虎凳,后被送马三家劳教,一年半后重获自由,失去了工作及家庭,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13日在租房楼下被非法绑架,并送进看守所,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3年。解放路派出所民警张利军、王太全,在看守所期间,对她进行毒打,手段极其残忍,家人送衣服也被拒绝,被抓时挎包中的近万元现金下落不明。 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王维红,女,44岁,保险公司职员,家住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六区,于2000年进京上访被抓,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6月回家时被警察绑架,拘留后被非法教养2年。 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邓玉梅,女,工人,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2000年2月到北京上访被抓,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鞍山,非法拘留半个月左右。2001年4月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劳教一年半,后转至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办案警察在未出示任何证明的情况下非法抄她的家。

王清华,女,鞍山市立山区,1999年10月到北京上访被抓,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鞍山,非法拘留一个月左右。2000年2月在家中被非法抓捕,拘留半个月后放出,被办案警察敲诈两万元人民币。2001年春节过后因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再次被非法抓捕。 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刑期已满未被释放。

孙慧娟,女,42岁,鞍山市解放路,99年因到北京上访被送马三家非法教养一年半。2001年讲真相时被绑架,后走出看守所,被迫流离失所。警察在其亲属家进行搜查,未出示任何证明,还非法抓捕了她的姐姐。2002年8月再次被绑架。 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冷彬,女,52岁,鞍钢北选厂退休工人,鞍山市千山区齐大山镇,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送马三家劳教三年,2001年6月被释放。2002年“十六大”前夕在家中再次被抓回马三家。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蔡红波,女,37岁,鞍山市长甸,2000年被非法教养一年半(马三家),回来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在大连被国安特务绑架,遭残酷折磨,腰被打得不能抬起,只能90度行走。 仍被非法关押。

温丽洁,女,55岁,鞍山市,被非法拘留3次,因不放弃信仰被送马三家。 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孙立华,女,35岁,鞍山市,被单位罚款1000元,后被非法教养。 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李丽,女,30岁,鞍山市红拖厂工人,灵山街红拖厂宿舍区,非法劳教二年, 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吴凤,女,41岁,灵山街红拖厂宿舍区,非法劳教二年, 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何秀芬,女,51岁,灵山街塔青委,99年非法劳教二年,释放后因发表“声明”又被非法教养三年,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戴杰艳,女,35岁,北方铸钢厂,灵山北铸房区,99年非法劳教一年,释放后因发表“声明”又被非法教养二年,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高秀莲,女,56岁,鞍山铁塔厂退休工人,非法劳教二年,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万素敏,女,39岁,鞍钢房产建材公司工人,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八区。99年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迫流离失所1年,2002年被非法抓捕,劳教2年。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万亚芬,女,57岁,鞍山市大洋气乡农民,非法劳教二年, 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张文菊,女,33岁,鞍山市千山区宁远镇二台子村农民。2001年在公路旁挂法轮大法横幅,被宁远镇刑警队非法抓捕,被酷刑折磨,打得遍体鳞伤,满脸青肿,被上绳(一种酷刑),后被非法教养2年。她丈夫因公去世,单位给他的孩子一万六千元抚恤金,也被千山分局抢走。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李艳梅,女,40岁,工人,鞍山市铁西区北陶街道办事处。2001年,在千山区七岭子撒真相资料被七岭子派出所非法抓捕,警察李××等对她进行残酷折磨,后送戒毒所拘留。在三所继续遭受迫害,用电棍电,被打昏死过去,送医院抢救时才停止施刑。被非法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李瑞刚,男,30岁,工人,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十区, 99年7月20日后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教养一年,出来后因讲清真相又被非法教养三年。在教养院不允许睡觉,被恶警轮流看管。 被非法关押在鞍山教养院的严管号里。

李瑞祥,男,45岁,工人,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十区,由于进京上访被非法教养一年,被释放后,每到节假日就被非法办班、关押。 已被迫流离失所。

刘群阁,男,35岁,大专文化,干部,进京上访被非法教养2年,释放后,又被非法抄家,因家里有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3年。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月,在辽阳华子监狱遭受迫害。

刘素芝,女,45岁,工人,鞍山市铁西区,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5年。 被非法关押在大北监狱。

付亮,女,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因向明慧网揭露江氏集团将其非法关进精神病院,并被注射大量破坏神经的药物的事实,于2002年10月被非法判刑8年,现付亮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骨瘦如柴,极度虚弱。其家属质问警察:“你们说付亮有精神病,在精神病院关押60多天,精神病人怎么还能判刑呢?”警察说:“付亮没有精神病,就得判刑!”

付亮的女儿,女,17岁,中学生,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被非法劳教2年。

刘丽,女,42岁,工商银行鞍钢支行,鞍山市铁西区,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遭受迫害。

胡玉德,男,37岁,鞍山市铁西区,被非法劳教,现被非法关押在鞍山教养院。

张鹏,男,31岁,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2002年8月16日被辽阳县公安局非法抓捕,现下落不明。

张景华,(张鹏的父亲),男,60岁,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2002年2月在家被派出所强行撬门,遭绑架,被迫害得双眼近乎失明。 保外就医。

王金丽,女,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小北山,2000年4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2001年1月因讲清被迫害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

苑凤英,女,鞍山市铁东区八大局,2000年4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7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李光,岫岩县四道街,2000年4月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强迫转化后,关押一年回家;2001年8月因学法炼功再次被劳教三年。

徐艳菊, 女, 鞍山市铁西区大西街,2000年6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2001年7月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章代国,男,30多岁,家住鞍山市山南,2001年9月17日在鞍山市灵山张贴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恶人举报,被灵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遭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关押于第一看守所,后转拘留所,最后被送进鞍山教养院邪恶的洗脑班,因拒绝放弃信仰而被非法判一年半劳教。

石葳,女,31岁,家住鞍山市立山区,2001年9月17日在鞍山灵山张贴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恶人举报,被灵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遭刑讯逼供,先后被非法关押于鞍山第二看守所,后转拘留所,最后被送进鞍山教养院邪恶的洗脑班,因拒绝放弃信仰而被非法判一年半劳教,于去年3月11日绝食抗议走出教养院,现已被迫流离失所。

张文菊,女,34岁,家住鞍山铁西区二台子。2001年10月左右,被恶警绑架,并遭刑讯逼供。警察洗劫了她家的几乎所有能拿的财物,包括录音机、影碟机、彩电、剪刀等,并拿走了近两万元钱(这是张文菊家的所有积蓄,是张文菊丈夫去世后,其夫的单位留给其子的抚恤金),张文菊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于鞍山劳动教养院。

戴嫒,女,33岁,2001年9月在接女儿放学的途中遭警察绑架,在拘留所关押期间,因绝食抗议被施插管灌食酷刑,又被上挂(就是被戴上手铐脚镣,中间用一根短铁棍连着,走路直不起腰),恰逢月经,经血顺着腿流,警察全然不顾。后被非法判劳教两年,送进鞍山劳动教养院。

杨德学,女,49岁左右,2001年3月被警察绑架,身上所带财物(约七千元左右)被警察洗劫一空。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进鞍山教养院。期间因抗议警察对法轮功创始人的污蔑又被加刑一年。

李梅,女,40岁左右,2001年9月因在街上撒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警察绑架,并遭刑讯逼供,后被送鞍山拘留所,又转第二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劳教送进鞍山劳动教养院。

徐苑菊,女,40岁左右,因进京正法(打横幅)被非法判劳教,送进鞍山劳动教养院。

刘庆丰,男,32岁,2001年8月左右被鞍山山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遭刑讯逼供,一个晚上,竟被上绳酷刑七次以上之多,后被送拘留所。因他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要坚持信仰,令警察恼羞成怒,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后送进鞍山劳动教养院,被教养院恶首张振阳直接下到直属大队进行迫害。

张秋,女,30多岁,2001年9月左右被警察从家中绑架,张秋家的商店专营录音机,警察洗劫了商店所有的录音机,张秋被非法判劳教送进鞍山教养院。

古军,女,30多岁,2001年10月前被警察绑架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被关押几个月后又送进鞍山教养院邪恶的洗脑班,绝食抗议至生命垂危之际才被放出,在此之前曾因进京上访被抓,并被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剂,放回家中后很长时间才得以康复。

胡玉静,女,30多岁,家住鞍山陈台,2001年10月前被警察绑架送进拘留所,曾绝食抗议,被送进鞍山教养院邪恶的洗脑班进行迫害。

赵咏华,男,因坚信大法被鞍山、岫岩恶警绑架,遭到酷刑折磨,恶警用打火机烧其胡须与下身,扒光衣服扔到外边冻(时逢冬天),后被非法劳教送进鞍山劳动教养院。

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劳动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董微华、崔文兰、臧玉兰、赵贵芬、李春燕(非鞍山人)、洪云、李莉、冯平、曹敏、胡乃馨、胡乃冲、杨延杰、金素梅、李勇、江艳华、韩玉清、崔进(又名崔广勤)、杨素文、张兰凤、杨秀艳、陈影、陈丽影、罗晋坤、刘凤玉、古贵华、徐桂玲、王秀贞、于长霞、郝素香、苏宏、张贵芬、刘丽华、秦素波、李平、栾玉环、张英美、时纪红、张素菊、吴凤、王金丽、高健、张迁峰、张景武、王天光、李矣宝、韩宝来、孙秀臣、刘强。

法轮功学员:林维民、许平香、敏小泽、徐凤梅、等被鞍山教养院转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被非法关押。

大多数劳教所都利用刑事犯来看管和监视法轮功人员,鞍山劳动教养院也不例外,他们教唆刑事犯打骂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还采用体罚、酷刑等。体罚有面壁不让睡觉、整日保持一个姿势坐着不准动,酷刑有板条小凳、钉子凳等等。

鞍山市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首犯是张振阳,一切迫害行为均与他脱不了关系。

女队被警察唆使看管监视法轮功的刑事犯有:韩博、刘文君、王素清、孟丽娜、石英梅、宋晓宏、闫丽英、唐玉梅。其中以韩博、王素清、石英梅最为狠毒,唐玉梅因善待法轮功学员被调离教养院送回自强学校(也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女队警察名单:姜黎、刘世杰、孙彬、刘教、齐某(大队长)。

参考资料:
·大法弟子张莉被鞍山市拘留所虐杀
·悼念鞍山大法弟子寇晓萍
·辽宁鞍山市公安局一处害死大法弟子袁忠宇 并非法劳教其妻陈桂凤以封锁消息
·辽宁省鞍山市大孤山矿部门主任张泉被迫害至精神失常
·辽宁鞍山大法弟子张光亚、张光媛姐弟俩被非法判重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