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中国驻爱尔兰大使关于刘锋的说辞


【明慧网2003年12月31日】最近中国驻爱尔兰大使沙海林在致一位都柏林市民的信中说原留学爱尔兰的大连法轮功学员刘锋目前在劳教所外就医。沙海林信中还称刘锋本人不想再出国念书。分析此信,迫害事实更加清楚,刘锋的情况实在令人担忧。

刘锋刘锋的学生证
杨方杨方的学生证

爱尔兰大众对原留学爱尔兰的大连法轮功学员刘锋和沈阳法轮功学员杨方表示了广泛关注和支持。
• 爱尔兰国际特赦成员今年初向爱尔兰外交部递交了五千封致外长Brian Cowen先生的明信片,呼吁爱尔兰政府向中国交涉刘锋和杨方的问题。
• 另有数万人都柏林居民签名,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无辜学生的人权迫害,允许刘锋和杨方回爱尔兰念书。
• 一月前,爱尔兰几所主要大学的学生集会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两位学生的迫害,允许他们返爱继续学业。
• 全爱尔兰大学生联合会等八个爱尔兰大学生协会组织联名上书爱尔兰总理Bertie Ahern先生,要求总理先生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及两位学生的状况。

在爱尔兰人民的广泛关注下,中国驻爱尔兰大使不得不做出回应,最近在一封致都柏林市民的信中沙海林说:
“他(刘锋)因违反有关法律扰乱社会安定被警察拘留。2002年6月被送劳教两年。在劳教期间,工作人员发现他(身体)状况不好,把他送入了医院。他由于医疗和人道原因2003年6月被允许所外就医。他现在在家恢复,他自己说没有再出国念书的打算。”

从信中看,首先沙海林承认了刘锋被拘捕和劳教。至于原因,沙显然无法说清到底刘锋的什么行为违反了法律。实际情况是,刘锋在1999年底回国休假期间因递交了一封致中国总理的信而被捕。2002年六月要返回爱尔兰之前在购物时再次被捕,后被劳教(沙海林在信中说被判两年劳教)。杨方在2002年在北京机场准备登机返回爱尔兰读书时被捕,后被没收了护照,至今不能返回爱尔兰继续学业。他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对他们的拘捕才是违法的。就象所有被无理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江氏集团都冠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可是今天,中国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已被众多人权组织、联合国等第三方机构报告所证实。颠倒黑白的谎言已再也迷惑不了公众。

对于此类无理拘捕,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关于无理拘捕的工作组”2003年1月24日提交的报告(E/CN.4/2003/8/Add.1)中包括了爱尔兰三圣学院学生赵明的案例。该工作组认为赵明被迫害的案例是属于无理的剥夺自由,并向中国政府提出质疑。在该报告中针对于中国政府的回应和解释,该工作组最后做出的结论中说,
“(中国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满意的解释为什么他(赵明)的护照被没收,以至于他不能继续学业。除了他以合理的方式实践自己的信仰和观点自由之权利的事实外,(中国政府)没有给出任何理由说明他为什么被拘留。”

第二点,沙海林在信中证实刘锋身体状况不好才被允许离开劳教所。对此,曾在北京团河和新安劳教所被迫害了近两年现已返回爱尔兰的留学生赵明说:
“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拘留、劳教本身就是非法的,劳教所恶警所做的一切都是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然后通过新闻造假欺骗公众,从没有过真的由于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原因而给予所外就医。所外就医的都是由于遭受酷刑和进行绝食抗议而濒临死亡时,劳教所为了逃脱致死的罪责才赶紧以所外就医的名义让家人领回家。所以刘锋的身体状况非常令人担忧。”

目前已核实的八百多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有很多例是属于这一类被释放后不久死亡的。例如:
• 吉林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法轮功学员38岁的张启发被劳教所折磨至濒死,浑身上下都是伤,于2003年1月18日被送回家,第二天即死亡。

• 欧阳伟,男,32岁,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10月16日被魏英其劫持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欧阳伟在平安台劳教所遭毒打,10月24日晚魏英其将欧阳伟送至家中,10月26日凌晨欧阳伟停止了呼吸。

• 河北省保定劳教所以活活憋死人的灌食方法致使法轮功学员张义芹死亡。50多岁的农妇张义芹迫于劳教所的非法迫害,不得已绝食抗议,遭非法灌食,致使原本非常健康的老人被折磨得呼吸困难,剧烈的咳嗽让她蜷成一团。绝食期间张义芹要打坐炼功,狱警竟把张义芹以双盘姿势连续捆绑三天三夜。后张义芹被医院检查出两片肺叶溃烂、脱落,保定劳教所女大队才被迫将张义芹放出,张义芹回家不到一个月便离开人世。

• 唐铁荣,抚顺新宾县大法弟子。在吴家堡教养院被一夜暴打后抬回家,次日唐铁荣就含冤离开了人世。恶警极力封锁消息,教养院为推脱责任,说唐铁荣不是被打死的。

• 刘玉清,女,40岁,辽宁省抚顺市大法弟子。刘玉清在2001年2月15日被望花区朴屯派出所三名警察绑架,在抚顺市教养院遭酷刑、毒打、刑讯逼供、剥夺睡眠等种种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内脏被严重击伤。家属听说后去教养院要人,2001年4月11日被接回家。 2002年4月13日,刘玉清睁着眼睛,半张着嘴,含冤离开了人间。

第三点,中国驻爱尔兰大使沙海林的信中说刘锋自己不想再出国念书。

刘锋是否决定出国念书是个人问题,作为中国政府官员根本无须急于替他声明此事。刘锋在2002年6月被捕之前是正准备回爱尔兰继续学业的,完全是由于无理的拘捕和劳教耽误了刘锋的学业。难道声称刘锋不想回爱尔兰念书就可以随意迫害了吗?不允许海外留学生出国继续学业恰恰体现了有关当局害怕非法拘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被曝光的恐惧心理。

到今天,在国际法律界风起云涌的起诉江泽民的全球性法律诉讼行动中,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完全非法性和其坑害欺骗全中国人民的邪恶实质已昭然若揭。

最初中国政治局常委绝大多数人都是反对发动这场迫害的,是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利用权力高压把法轮功问题和各级政府官员、社会各企业领导的职位和经济收入挂钩,并以杀人栽赃的最卑鄙手段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从而挑起全国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挑动人民互相整,把这场迫害扩展到了全社会。公安和国安系统不管社会治安,全力用于整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全国治安状况日益恶化。中国各级政府官员、驻外使馆工作人员宜看清真相,着眼未来,不再为这场迫害推波助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