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宁宁被黑庄拘留所迫害致死经过


【明慧网2003年12月31日】河南郑州市大法弟子崔宁宁离开我们已有一个多月了,但她美丽的面孔、温柔善良的表情时常在我脑子里出现,为此,我想把她在金水区黑庄拘留所里遭受迫害的事实写出来。

我是2003年4月25日因发真象光盘被司机举报关进黑庄的。5月18日崔宁宁是因为到河南省农业大学找一位学校老师,在出大门的时候,被门卫劫持,说他们院当时搜出许多法轮功光盘,认定就是崔宁宁散发的,当时就搜了她的身,但没有查出任何证据。因为从电脑上查到她是炼法轮功的,就被东风路派出所于5月18日晚送进了黑庄拘留所。派出所扣留了她的皮包和家里的钥匙(崔宁宁是独身生活),第二天恶警们迫不及待的抄了她的家,随后第三天就来提审她,并拿出一张清单交给崔宁宁,上写着有电脑一台,100多张空白光盘、师父的法像、法轮大法书籍,只要是关于法轮功的全部收走。

崔宁宁对恶警们这种毫无理由的做法表示抗议,进拘留所的一个星期后就开始绝食,大概绝食到第六天的时候,郑州分局的李新建、李某某和东风路派出所的恶警领着穿一身绿衣服的一个女的,好象是专门经过培训给法轮功学员灌食的人,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大约45公分左右的塑料箱,里面是用于灌食的工具,他们还叫了劳动号里4、5个男犯人当他们的助手,在没有人的号里对崔宁宁进行迫害。在这之前,邪恶之徒们将所有号里的排风扇打开,因为排风扇的声音非常大,在那呆过的大法弟子都知道,其目的就是用这个来掩盖他们对崔宁宁的疯狂迫害,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折磨她,崔宁宁的声声惨叫远远地超过排风扇的声音。

过了好一阵子崔宁宁才出来。出来后,恶警又把我们俩关在一起,她绝食后就把我们分开了。从此,崔宁宁每次打饭时就打一点稀汤,恶徒们看见了就喝两口,看不见就不喝,她这样做,是因为不想让恶人们再给她灌食。这说明江泽民一帮打手们的手段越来越残忍。直到7月1日,东风路派出所便把崔宁宁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因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十八里河劳教所不收,当天就退回了黑庄。恶警们为了达到把她送劳教的目的,又给她输液,并用同样的灌食方法进行迫害。从那以后她每次打饭后,邪恶之徒们就让她站在走廊里吃,但崔宁宁抵制它们,恶人们没办法只好让她进屋里。就这样,到7月15日那天,东风路派出所再次带崔宁宁去郑州六院检查身体,如果没检查出什么问题,它们还想把她送进十八里河劳教所。如果说他们有要放她的想法,那为什么不到五院做检查呢?因为办保外就医必须要五院的证明才行。崔宁宁已完全看清它们的阴谋,就开始彻底绝食。

7月17日上午,因为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她的双手和双脚开始抽搐,两次都差点休克,号里有个叫刘仙的犯人多次喊管教来看看崔宁宁,说她快不行了,但恶警们无动于衷不理不睬,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站到门口朝它们喊要死人了,你们管不管,在那一瞬间,我想到与她在一起的日子里,我看到她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看到她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与善良,我不由地哭了起来,这时恶人们才下来看看,装模作样的问你哭什么呀?其实我不用说什么,它们心里很清楚,但我还是回答它们:法轮功是好、是坏,你们难道看不见吗?我只听见一个可怜的声音说:我们知道法轮功好,但我们没办法,得听上面的。我说:你们为什么不向上反映,崔宁宁都这样了,你们还不放过。这时有人叹息了一声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所长程海涛说:现在就带崔宁宁到人民医院检查。随后东风路派出所也带她到五院作了复查。检查的结果是一样的,因为两个月的折磨,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每天咳嗽,吐很多痰,肾衰弱、心脏有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们还勒索其家属,向他们索要3千元保证金,并且告诉崔宁宁回家后不许出大门、不许上班、不许打电话…

崔宁宁于7月18日上午被释放,于29日含冤离开人世。恶警们那些违背天理的残暴行为已被历史记载在人类的耻辱柱上,而且那些无知的丧尽天良迫害正法修炼者的刽子手们,必须也必将在法轮大法真象大白于天下时在无尽痛苦中偿还自己造下的全部罪业,善恶有报、真理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