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市路北拘留所耿占伍等恶警毒打虐杀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12月31日】

一 良知的泯灭

随着1999年“7.20”迫害的开始,河北衡水市的法轮功学员也遭到了无理的迫害。从1999年下半年起,衡水市行政拘留所便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特别是1999年和2000年,所内关押的全部是法轮功修炼者。所长耿占伍把迫害大法弟子当作向上邀功和以此发财的手段。99年因迫害法轮功而受到上级的所谓“嘉奖”,并且以各种名目勒索钱财,如:每天交伙食费20元(实际上吃的连2元都不到),还要交暖气费、水电费等,有的大法弟子被勒索数千元。与大法弟子的朝夕相处,耿占伍及其他干警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但是,他们的良知却在江泽民指使下和个人利益的驱使下泯灭了。从99年“7.20”以来,他们充当了江泽民的打手,对以“真、善、忍”为人生目标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丧失人性的迫害。

二 冬天里的恶行

1999年12月,正是滴水成冰的季节,耿占伍及手下也开始了他们泯灭良知丧失人性的恶行。4日晚,大法学员郑保卫在监室内打坐炼功,被看守申中山看见,申中山上去用烟头烫郑保卫的手,并把他强拉下床来,铐在铁门上,另一学员侯国瑞站出来说:“我也炼了。”申中山说:“你出来!”侯国瑞走出门,申中山上去就是几个耳光,打得侯国瑞口鼻流血,又把他铐在门外边,申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用纸擦沾在手上的血。女大法学员刘淑君、张永丽、冯彩丽强烈抗议打人,也被申中山铐在门上。大法弟子找他们评理,恶警郭阳迎还叫嚷:“是江泽民让干的,你找江泽民去!”

12月5日早晨,所长耿占伍让人抬来水泥椅子(人称老虎凳),训话说:“谁敢说还炼功,就帮助帮助他,给他学学报纸。”郑保卫正气凛然地站出来说:“我还炼!”,耿占伍把他叫到办公室,随之传来用警棍打人的“嘭嘭”声和郑保卫的惨叫声,每隔一段时间就听耿占伍喊:“起来!还炼不炼?”郑保卫答:“炼!”然后又听耿占伍吼叫:“趴下!”接着又听到耿占伍的打人声和他的吼叫:“叫你炼!叫你炼!”一个半小时后,耿占伍一脸凶相地将戴着背铐的郑保卫带回监号。

12月5日和6日,二十八位法轮功学员,只有三位没被毒打,其余二十五位都被耿占伍带领郭阳迎、李金良和一姓高恶警毒打。侯国瑞被打一百警棍后,只穿一件红秋衣被铐在老虎凳上一下午。王金陵被耿占伍、郭阳迎摁在地上一阵毒打,打得臀部青紫,只能趴着睡觉。刘淑君被打得心脏和腰严重受伤,曾晕过去两次。还有一位老太太(张永丽的母亲)被毒打后呕吐,但还是被戴上了背铐,致使她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 多位被残酷毒打的女学员是被看守们架回监室的,狄秀莲被打得臀部深度化脓。

12月5日晚,耿占伍来到监室,问郑保卫还炼不炼,郑保卫说炼,耿占伍就将郑保卫铐在院子里的老虎凳上,正值隆冬,郑保卫却只穿毛衣毛裤,从晚上九点一直铐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六日早晨,耿占伍让大法学员们站队,当众问郑保卫:“还炼不炼?”郑保卫回答:“炼!”耿占伍气急败坏,上去就是一耳光,飞起一脚踢在郑保卫的脸上。刘淑君因为伤势严重,在队列前站立不住,倒在地上,耿占伍用穿皮鞋的脚踩碾刘淑君拄地的手,呵斥她说:“给我起来!”刘淑君摇摇晃晃起来,又要摔倒,被冯彩丽和张永丽扶住。耿占伍训完话后,刘淑君才被同修架回监室,生活好长时间不能自理。

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更令人痛心的是,有的是母子、母女同受迫害。侯国瑞挨耳光,被铐在门上和院子里的老虎凳上,他年老的母亲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受折磨,只能心痛不已,却无能为力。不远处的屋里传来儿子被毒打的“嘭嘭”声,疼在儿子身上,更疼在娘的心里。当母亲被押去毒打时,经过儿子被铐的老虎凳旁边,儿子却不能够保护自己的母亲,只能母子默默相望。当花白头发的母亲遭毒打后被架回来时,儿子却被铐在老虎凳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心痛地望着母亲,这是一幅多么令人泪下的场景啊!母女连心,张永丽的母亲被毒打架回时,永丽痛心地喊着“妈!”,令人心酸不已。

在这次行凶打人中,耿占伍也忘不了以此发财,他向大法弟子的家人勒索钱财,称只要交几千块钱,就不打了,一位家属为了不让自己的亲人挨毒打,连忙给他交了几千块钱,他就没打这位学员。

这次被毒打的有:孙良胜、侯国瑞及其母亲、蔡永存、刘红銮、杨七星、吴丽娟、王金陵、刘秀英、崔素芳、郑保卫、张永丽及其母亲、刘淑君、狄秀莲等,还有一些想不起名字。

三 罪恶的继续

2000年5月,衡水市有数十名大法弟子因进京上访或在外炼功被关押进拘留所,里面还有被超期关押半年之久的刘淑君、张永丽。一进拘留所,耿占伍就要求大法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如果拒绝写就被戴上手铐。就因不写保证,安秀坤、武新梅等被戴上了背铐,李静被戴上了死铐达十一天之久。

2000年5月下旬,为抗议迫害,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耿占伍不闻不问,却暗地里策划着更进一步的迫害。安秀坤的家人听说后,送来营养品希望安秀坤能吃,耿占伍拒绝转交,家人警告耿占伍:“出现一切后果你负责。”耿不以为然。安秀坤绝食第六天,耿占伍带领恶警对大法弟子灌食,粮物被灌入安秀坤的气管,出现生命危险,咳出物中带血直至昏迷不醒,小便失禁,尽管这样,耿占伍仍然对其家属封锁消息,不让见面,致使安被迫害致死。

绝食事件后,耿占伍加大了迫害力度,把刘淑君、张永丽、狄秀莲、齐振贵、于娜、苑勤改等送入衡水市看守所,后多人被劳教。

2001年夏天,衡水市路北拘留所关押着四位大法修炼者:李淑芳、尹春梅、李静、徐杰,其中李淑芳被超期劫持十个月,尹春梅和李静被超期劫持数月。看守郭阳迎经常念诽谤大法的报纸,并威胁说:“你不想听,想戴铐啊?”一天,所长耿占伍当众念诽谤大法的报纸,尹春梅说报纸上全是造谣,如果是真的我们早就不炼了,根本就不是报纸上说的那样。耿占伍咆哮道:这是党报,你这是反党,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没有你说话的权利,……。便被耿占伍戴上背铐,后又戴成前铐,共戴了一个多月。耿占伍曾说:“我就是忠于江泽民!”看守申中山恶狠狠地说:“江泽民对你们太软了,我要是江泽民,我把你们统统枪毙!”

8月,为了抗议超期劫持,要求无条件释放,她们四人绝食。第四天下午以耿占武为首的恶警指使在押人员强行把尹抬出灌食,尹春梅被它们摁在椅子上,两腿被两个在押人员紧压着,胳膊被一人拧到椅子后面,一个人使劲压着尹的头,赵姓指导员捏着尹的鼻子,耿占伍用开口器撬开尹的嘴后,强行灌食,由于头被人压着,鼻子捏着,喘不上气起来,食物就从鼻子里穿出,从嘴中冒出,耿占伍一边灌食,一边邪恶的说:“我这是救人,不是说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吗?”如此对待修真善忍的无辜百姓,还说自己在“救人”,这就是江XX操纵的政治流氓集团的真实嘴脸。

灌完一盆后,耿占伍对尹说:“难受吧,你自己喝我就不灌你了。”把剩下的那盆放在尹的嘴边。这时它们稍微松开一点尹的头,尹才喘了一口气,耿占伍一见尹不喝,又强行给尹灌起食来,灌完后,尹已呼吸困难,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被他们抬回房间后,咳出的全是血和血痰,还夹杂着被灌的食物,胸腔剧烈的疼痛,呼吸困难,发高烧,身体出现危险,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才放回家。李静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在本人的强烈要求下才被释放。

现在,路北拘留所还在时常关押大法弟子,耿占伍还在行恶。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四年来,耿占伍紧随其后,充当打手,毫无良知地迫害大法弟子。在此,我们呼吁所有有良知的人们都来谴责杀人犯和打人凶手,这些恶行,不仅应告知政府相关部门,同时也应告知天下,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将杀人犯和打人凶手绳之以法,惩恶扬善,匡扶正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