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安再次踏上“回家”的路

【明慧网2003年12月4日】我是一名老公安干警,在大法洪传时期,我也步入了集体学法炼功行列,大法的力量消去了我多种病症。99年7月,江××由妒嫉心所致,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全面地、大规模地打压和迫害。当时,我是直接负责主抓所谓的“整治”法轮功工作的,在正与邪、善与恶、理与情的考验面前,我迷茫了,使我一度离开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在大法遭受迫害至极时期,数千万大法弟子放下生死抵制迫害的正念正行,又一次唤醒了沉睡在名利情中的我。大法弟子们对大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的正信,令我赞佩、令我自问、令我惭愧。师父说:“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建议》)我清醒了,我要找到自我,决不做帮凶,我要站出来,揭露恶人迫害大法的事实,我要堂堂正正回归大法的修炼行列。我动了证实大法之心,行为也随之而动。这时,家人指责我、亲朋好友不理解我、同事讥笑我、社会上的某些人用白眼看我、上级领导给我施压威胁我,我什么都不怕,公开向身边的人讲法轮大法伟大、殊胜的真谛。因此我被定名“吃里爬外、大逆不道”而调整了工作。物极必反,这反而使我对江氏集团动用古今中外最残暴恶毒手段,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实有了更清醒认识;更引发了我对师对法的坚信。

突破一层怕,接着又是一层怕:我怕自己不配师父管;我怕同修不理解我;我怕自己掉队跟不上正法进程等等。当我徘徊在想跳出“怕”的束缚而又不能自拔的痛苦时刻,师父管我了。梦中师父点化我,使我悟到:“路走偏了不要紧,爬起来走正就是了……”同修们给我送来师父的新经文并鼓励我跟上正法进程。我找到了师父、找到了同修、找到了自己、找到了“回家”的路。从此,我游离大法后想要回归而又望尘莫及和忐忑不安的心情彻底消失了。

师父说:“我早就讲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向世人公开了我是大法弟子,由于受邪恶谎言的毒害,单位领导和同事及身边的人怕受我牵连,都躲着我、回避我、绕开我。我就堂堂正正地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主动接近他们(一些高层官员),正面向他们讲“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特性,是层层生命赖依生存的天机,是人类道德回升、人心向善的唯一法理,是正一切不正和不够正的天法,所以一切邪的、恶的、丑的为了逃避被正就不择手段打击正的,而且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然后我又把“自焚”栽赃案的几个疑点讲给他们听。在讲清真象中,我以法为师,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折服了许多世人,他们说:“大法是好,你们在家练就练吧,我们不管了……”有些公安干警也清醒地说:“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也不愿意抓好人,可是,上级有密件、有要求、有统一行动,我们也没办法,你们练就练吧,让我们说得过去就行了……”通过讲真象,身边的人主动接近我探讨大法的有关法理,有的生出正念要看大法的书,我就把《转法轮》和有关师父的讲法拿给他们看。其中一名老公安干警(高干)看完一遍《转法轮》后说:“这才是真理呢!”

一次,公安局有令,又要对大法弟子进行大搜捕,我立即通过各种途径通知同修们采取理智办法,发正念,坚决抵制迫害,结果搜捕活动无声无息了。还有一次是所谓敏感日,又是统一行动搜捕大法弟子,因我儿子(警察)执行上级命令不得不去,抓捕了一名大法弟子,我听说此事后,把儿子叫来好顿指责。儿子一看惹怒了我,吓得不敢正眼看我,无奈的说:“我也不忍心抓法轮功的人,这是上级的命令,实在没办法。”这时我冷静下来思考,儿子说的是实话呀。于是我心平气和的又给儿子讲明了善待大法弟子的道理,儿子领悟了我所讲的,现在他也成为法轮大法的支持者。除此之外,我还告诉从事重要工作岗位的亲属:“不要听信恶人的谎言,不要被其所利用,不要配合迫害本单位的大法弟子。”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为了给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申张正义,我曾多次给地、省直至中央有关部门分别写材料证实大法、揭露邪恶,同时救度世人。我还利用我的特殊身份经常看望当地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并用便利条件把师父的新经文送给号里的同修,我们互相勉励、共同精进。

在佛恩浩荡下,我又回到大法修炼行列,师父的慈悲苦度,使我再次踏上“回家”的路,我要向所有宇宙众生大喊一声———师父还管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