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大法弟子:我去年的墨西哥之行


【明慧网2003年12月4日】我从未曾想过把我去墨西哥的经历写出来同大家分享。去年十月,邪恶之首江××抵达美国。我意识到此时,一些各个空间的邪恶因素将控制着江××的皮壳在世间尽显其邪恶。同时,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近距离发正念的机会,有利于抑制邪恶和尽可能的救度众生。我知道,如果我们发正念时,脑子里装有对强大功力的理解,把集中起来的能量打向从各个空间聚集起来的邪恶,邪恶将无处可逃。

我们的师父给我们的功是为正法和消除旧势力所用的,因此作为大法弟子,这是我的职责。我感受到体内强大的能量和参与同邪恶力量斗争的能力。同时我还感受到,首先我也在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在把自己的场正过来的同时,我也在帮助在我空间场范围内的其他人听到和从心里接受大法。我明白在正法时期,我们大法弟子肩负着重大的责任。

通过过去的圣彼得堡、俄国和波罗的海洲之行(邪恶之首途经地),我对大法产生了新的理解,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很多不足。每次经历这样的旅行过后,我都感到在自己的空间场范围内发生了巨大突破。我的经济已很紧张,但一旦我作出去墨西哥的决定后,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另一份工作的电话。在那个月剩下的时间里,我赚足了足够的钱,从而能支付旅行的一切费用。

在旅行的准备过程中,我被一路开“绿灯“。在旅行社拒签了很多人的情况下,我在三天之内就拿到了签证。

这次旅行我有八天假期,因此我决定去休斯顿和墨西哥两地。在休斯顿发正念的最初几天,同来自不同国家弟子之间的交往给我留下了难忘的我们是一体的印象。

当我们在休斯顿的“大陆”旅店前发正念时,中领馆派来了一群拿着旗子和标语的中国学生。在我背后有六七个学生挥舞着他们的旗子大喊大叫。我拿着俄文版的《转法轮》来到他们面前,给他们看书,用我生硬的英语讲述李洪志老师和法轮大法的神奇。一个中国妇女说着气话。我继续微笑着告诉她法轮大法是很好的法,是很有益的。几分钟后,同我谈过话的学生都离开了,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只有那些标语还留在那儿。

三天后,我来到了墨西哥的Los Cabos。在路上,我们经过了许多相连的迂回曲折的路。我们看到了两面漂亮的法轮大法的大旗,一些标语和十几个弟子。墨西哥士兵和保安随处可见。经过的警察朝我们微笑,一个保安人员在我们需要过马路时帮我们拦住过往车辆。后来,我发现早到墨西哥的大法弟子们已经向各级政府和官员们讲清了法轮大法真象。因此我们能穿着黄T恤在那儿自由的活动。

在那里,我们等待着江××率领的中国代表团的到来。国际上的许多各大媒体也来了。我看见广场对面(交叉路口处)空无一人,那儿没有大法弟子。我感到如果那儿没有弟子,我们所有到墨西哥来证实法的弟子的集中力量将会欠缺。旧势力总是利用我们认识上有漏的地方钻空子。

一种内在的动力导引着我的一切行动。我拾起一面印有中英文“法轮大法好“的旗子,走向了那个被遗忘的角落。所有离开城市和各国元首下榻住所的人,都得经过这个广场,因为这是一条主道。对所有从我这边经过的人来说,我立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我带的旗有半米长。当我展开它时,我感到我的身体立即变大,充满了周围的空间,变得那样的大。所有经过我的人都鸣笛和向我挥手示意。我对每一个人微笑,并持续的发正念。我在那个角落里已经站了好几个小时,但我的手并不因为举旗而感到累。在后来,一些大法弟子过来建议要替代我或帮我,一个人把他的帽子给我戴上。我知道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是被安排好了的,如果我不做一些事,那这些事将成为别人的负担。我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我站在那个角落里,感到在这个历史时刻,在这个地方,我代表着证实法的大法弟子。

很快,在远处,中国代表团好像出现了,立即有两辆公共汽车出来挡住了我们,不让我们被看见。我意识到中国的独裁者是多么的惧怕,它在竭尽全力保全它自己。然而,当我们强大的在另外空间产生的功力纠正了宇宙间一切不符合真、善、忍特性的因素时,公共汽车能把我们遮住吗?几个大法弟子和我跑上前去在中国代表团面前展开了法轮功的洪法旗子。在那一刻,墨西哥的电视台和媒体为我们拍了照。在我的心灵深处,我朝正在离去的中国代表团呐喊,“法轮大法是正法”。

第二天,我们三个同修决定找到那个各国首脑所在的会议厅去在那里近距离发正念。在告诉墨西哥德士司机必要的信息后,他将我们带到了一个离江××去过的一个会场不远的地方,在我们往会场走的路上,一队巡逻警察挡住了我们,显然他们曾被人警告过。我们出示了我们的护照,但是他们就是不让我们进去。他们告诉我们到那里去得申请许可。那里已近关门了,但是一位墨西哥代表团的成员询问我们后提供了他的帮助。他告诉我们APEC会议在哪里举行,并且告诉了司机如何去那里。我们马上动身,一路上我们一直发着正念。到达目的地后,我们看见许多士兵和警卫,司机给我们解释了去会场的保安措施,所有与会者都有一张带照片的特别证件,当我们被问起时我们就出示我们的护照,有趣的是就这样面前的门就打开了,我们进入了会场。

回想起我们是如何找到那里时,我意识到是师父安排我们在那儿出现的。周围的每个人都穿戴正式佩着特别的代表卡片,而我们却穿着令人瞩目的印有“法轮大法”字样的黄衬衫。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我建议其他两位同修穿上其他颜色的衬衫,这样不至于太引人注意,并且找了一个可以发正念的地方。我们走出去到一个有游泳池并且有去海边的出口的地方,找到一处可以停留很久的地方,这样就更不引人注意了。我们在那儿差不多连续发了十个小时的正念,给所有与会者构筑起一个真、善、忍的能量场。回到会场后,我们又穿上黄衬衫,用这种方式证实大法。一位站在前台边的中国人,中国代表团的成员,看着我们惊讶不已。他的举止告诉我可能他是中国代表团的安全人员。以色列的一位同修用英语同他谈起大法的伟大。接下来的那天,当我们正在街上走时,我感到一股很强的压力,我想可能邪恶之首就在附近,我告诉另一位同修,她说有同感。我们就停下来发正念。两三分钟后,前导车从附近的一个会场一辆接一辆的开出了,很远我就看见挡风镜上的三个字母CHN,是中国代表团。我决心要好好利用这又一次证实大法的机会。我走到路边站直了,好让所有中国代表团的人看见我。我正穿着写着中文“法轮大法”和英文“法轮功”的衬衫。我站向前,撑开双肩让每一个字母都清晰的展现在我胸前。这样每个车队里的人都有机会读到“法轮大法”给自己做一个选择。那时,我发着正念,车队从我身边缓缓而过。那晚,我们让城里的居民、大人、小孩知道了法轮功。父亲被迫害致死的小法度在广场上玩着,我和她妈妈在给大家演示功法。各国来的同修教着墨西哥人功法的动作。

我希望同修们更加努力的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救众生。

做为这篇心得交流的结束语,我衷心感谢师父。

谢谢各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