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化班”山穷水尽荒唐戏 “陪教员”被骗被关遭灌食

山东济南某“转化班”丑剧一幕

【明慧网2003年12月5日】2002年十六大前夕,因为我坚持炼法轮功,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把我从家里抓走,送到济南某“转化班”强制迫害洗脑。在那里我看到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位退了休的大法弟子,老俩口都被非法抓到洗脑班。恶人们安排每个大法学员都得有一个“陪教员”看管,帮着“转化”,而这位退了休的大法学员没有“陪教员”。洗脑班人员怕一旦出问题他们要担责任,而有个陪教看管着,一旦出了什么事可以往陪教或其单位推。于是洗脑班人员就给这位大法弟子的厂领导打电话,要求厂子里来人作“陪教”。该厂领导坚决抵制,恶人就威胁厂领导说:小心你的乌纱帽。该厂领导说:“我们厂好几个月才开一次工资,这个领导我早就不想干了呢!”

可洗脑班并不甘心,过了几天,恶人就叫该厂的一个保安去“转化班”。这个保安说:“我母亲得了重病,生命垂危,现在住院,我正要到医院去替换我姐姐伺候我母亲,我不去‘转化班’。”洗脑班的人就对他说:“我们送你去医院,不过你得先到‘转化班’去看一看。”这个保安想:要不就去一趟,因为都在一个城市,路也不远。谁知一来到“转化班”就和我们一起被关在了二楼上,大门是两道铁门,楼上又是两道铁门,窗子也是铁窗,就象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这个保安一看:怎么也把我关起来了,不是叫我来看一看吗?不行,我得去找他们讲理。

这位保安去了不一会儿,就气呼呼的回来了,说:“他们太不讲理了,我跟他们讲我又没犯法,凭什么把我关起来!我母亲得了重病,生命垂危,我得照顾我母亲,让我出去。他们就是不叫我出去,我说‘我去告你们’,他们说‘有本事你就去上告’。我说‘我爬墙跑’,他们说‘爬墙也不让你走,你要想出去就得叫你厂子来人替你,要不然就和炼法轮功的一直呆下去’。这时过来一个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的陪教说:他们不会让你走的,前不久有一个陪教在这里关着受不了了,要出去回家,他们也是不让,后来这个‘陪教’就绝食抗议,绝食也不让他走。那位‘陪教’绝食到了第五天,洗脑班的人就强行给他灌食。灌食那个滋味很难受,他受不了了,就吃饭了。硬忍着吧!你可以叫你家里人打电话,叫家里人找厂领导派人把你替出来,要不没个出去。”这个保安一听,只好给家人和厂领导打电话,他妻子还以为他上了医院去看她母亲了呢,结果知道他被关起来后,急着要找厂领导讲理。这个保安和他妻子说:“先给厂保安处长打个电话,叫他派人来替我。”

这个保安给厂领导打了一下午电话才打通,厂领导说:“他们跟我说你是到转化班去看一看,怎么把你也关起来了。”保安说:“这里层层的铁门,我出不去,他们不让我走,快派人来替我,我姐姐还在医院等着我去替换她照顾母亲呢!”厂领导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我找人去替你。”

第二天一早,厂保安处长亲自来替他,一到这就说:“还真是层层铁门,不干正事,净抓好人!”

荒唐吗?可耻吗?而此“转化班”的门牌子上却冠冕堂皇地写着“法制培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