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的新学员:师父给我消除了肾脏的病业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睡觉之前,我绝对不喝水。我的习惯是:每天下班回家,进行一个小时的打坐,然后吃晚餐,通常是10点。吃完饭即使口渴,我也不会喝水的。因为没完没了的上厕所,会让我一个晚上不能入睡,特别是在睡觉前那一会儿,刚要进入梦境,就感觉到一滴水渗入到膀胱,甚至脑袋中清晰地出现那滴水是怎样渗入的画面。一方面睡意正浓,另一方面是那一滴水憋得膀胱疼,心里慌。试过好几次想就这么忍着睡着,没有一次成功。那只好起来上厕所吧,也就是那讨厌的一点。回来再躺下,等静下来刚进入临界点时,又一滴冒出来。就这样这他们一点一点的夺去我的睡眠。

近些日子,可能饭菜做得实在是咸了,加上第二天不上班,不用担心睡眠问题,渴了就喝,竟然喝两杯水都没问题,倒下就可以入眠。保持多年睡觉之前不喝水的习惯,现在完全反过来了,每晚睡觉前必喝两杯牛奶或开水。

出现这个变化有几个星期我才开始意识到,自己隐隐胀痛的右肾处也没什么异样的感觉了,是什么时候怎样发生的这种变化?仔细想了一下最近两个月来的身体状况,一些细节才渐渐清晰起来:有几次半躺着看电视,忽然感觉右侧腰部热得厉害,用手一摸对应的背垫处,竟然比其他地方热得多;上班时有几次,右肾部位好象有电流一样的东西在里面流动。那些日子接连有几个晚上都做一个相同的梦:自己上班时使用电烙铁焊接电子元件时把电烙铁不小心掉在自己右侧,(曾经掉过一次,把衣服给烧了一个大洞,当时手忙脚乱把衣服乱扒乱甩,抖出电烙铁头才避免烧伤。)已经烧过几层衣服,并感觉到了灼热的疼痛,自己忽的一下把身上被子扔到地板上,坐起身来双手就在床上乱找,不过,马上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可是伸手摸到右侧腰肾对应床单部位时,竟然真的烫得手都不敢碰!因为早上要早起上班,而且实在困得厉害,既然没真的烧着,我就倒头又睡。连续四个晚上都被烧着,醒来床烫手。白天上班时对这个梦也没多少印象,感觉到没睡好觉有点困。只是最近出现了身体上的变化才意识到那是师父在给我消除业力,才能想起具体一点的以上的细节。

师父说:“为什么有人长期练功就不好病呢?……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转法轮》)在学炼法轮功之前,我练其它门派功法近7个年头,身体上小病还不少,现在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那七个年头自己的言行,与真善忍的要求相去太远。心性――这修炼中最精华的部分在我以前7个年头的练功中是完全空白的,当处在那个低层次中时是觉察不到的,还以为自己练得如何如何好。这样没病才怪呢。而且错误地认为只要我坚持练功,病就会消失的,所以把那功法当宝贝一样练了7个年头。现在终于明白了。

其实自己身体变化倒是次要的,自己按照“真、善、忍”来指导自己的言行后内心的宁静平和就足以使我在风雪之中与慈悲善良的大法同修们在大使馆门前挺身伫立来抗议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支持在国内正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们。

稍有善念的人都应该以自己合适的方式来制止这场谎言基础之上的对善良大众的无端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