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绝食的一点看法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看了明慧周刊95期《谈谈绝食》一文,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使我想起我在看守所的一些事,我觉得这篇文章写得有道理。

2002年因散发资料进了看守所,第二天,围绕绝食一事进行谈论,有的功友说:“这次大搜捕非同寻常,绝食也不容易出去,有一位功友已绝食80天了,瘦得皮包骨也没出去。她那也是断断续续绝食,被钉上了地环,遭到了野蛮灌食,多数人承受不住导致绝食的失败,反而遭了不少的罪,有个功友就等着家里出钱通过关系给办出来,我想这不是滋养邪恶吗?我就是死也不走这条路。”

谈论来谈论去最后决定暗地里绝食不让人发现,但是,也都认为也难闯出去,当时,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现在邪恶迫害的是够狠的,但是旧势力安排得有序,也是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就看我们做得如何,只不过是现在绝食比在外面证实法时多付出点,费点劲。”

我和5名功友一致认为绝食能够闯出去,于是我们开始绝食了,吃饭的时候也在吃,趁刑犯不注意又吐在碗里,绝食四天里,我开始呕吐,吐出胃里的黑水,胸部象火烧膛一样的难受,嘴里舌头干得无法形容,晚上睡觉闭上眼睛就看见水,绝食第五天实在受不了就喝了一点水,然后就止不住了就开始喝水,但照样还是不吃饭,到了二十多天时已瘦得皮包骨,坐不起来了、说不出话来。由于过分的虚弱,晚上心里慌乱睡不着觉,全身发烧,吐痰带血,心想我已不行了,狱医也已经给我报告了,可是公安局就是不批准放人。我也盼师尊救我出去,可就是出不去。后来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就流着眼泪在心里跟师父说:“师尊,我受不了了,我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我不是坚强的弟子,对不住师父,对不住法,我开始吃东西了。”

这时我心想:“这样一来,我可出不去了,除非法正人间的那一天的到来,出不去就安心在这里证实法,利用这个环境,修去自身的不纯,增加定力。”我想起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打坐,鸟在他头上做了窝,他都不动,魔女的引诱,魔鬼的进攻,他都纹丝不动。现在我就利用这种环境修出定力,定力深,发出的威力大,铲除邪恶效果更好。从人这尽我的全力排出一切杂念,人心全无,怕心全无,我是一个真正的神,犯人的吵闹声干扰不了我发正念的定力。(其实这时候等于还是很大成份地局限到个人修炼中去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实质上是消极、被动的,承认了迫害。但每天集中精力发正念起到了关键性的清除邪恶的作用。)

一个半月的一天早晨,警察第一个就叫到我的名字,让我收拾东西去劳教所。我听到后跟没事一样,又想:反正我也出不去,到那都一样证实大法,清除邪恶。到劳教所后,拿到一份判三年劳教的通知书,心想:“判三年劳教算个啥,十年八年又怎样?是它邪恶说了算的吗?”可是,当时四十多人排队检查身体,很费时间。

这时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我住的小区里的功友都被抓了,那里的大法工作没人做了,不行!我得想办法出去!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求师尊救我出去,给我演化身体,让我心跳,跳得越快越好。”刚这么一想,心脏果然就跳起来,就这样检查身体时因心动过速当天被释放。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

过后,我就细想这件事情,为什么我绝食付出那么多都闯出不去,最后就想了那么一念就给我演化身体出来了呢?找自己,在绝食的时候嘴上虽然说是为了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回到正法洪流中去、救度世人,其实在内心深处是不愿在看守所吃苦遭罪,这方面的比重大,这才是真正的内心表现,这个念是在唯私唯我的基点上,可在表面上跟功友却不这么说,把这些都掩盖住,头脑里想的是这苦吃得可不轻,回去后,我先喝上几瓶饮料,想吃的东西一定要吃上,补偿我这绝食之苦,天天想着出去,这颗心如此强烈,已经是离开了法,邪恶岂能不钻空子加重迫害?结果还遭了一身的疥,怎么能出去呢?

当在法上动了真念,放下了对自己和对怕吃苦的执著,每天坚持集中精力发正念,后来又明明白白地想到在外面讲真象救度世人的重要,并且很强烈地想出去做大法工作,师父就把我救出劳教所。

通过这次严峻的考验,我证悟了一个法理:闯出劳教所、洗脑班,不只局限于绝食,只要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就可闯出劳教所、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