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证实大法所见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我于2002年4月18日进京,在火车起动的瞬间,窗外的一条标语映入了我的眼帘“真学、真炼、见真功”。我的心瞬间稳了下来,知道我做对了。

决定去北京前,每看到明慧网写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正念去正念回的文章我都动心。2001年6月我一年劳教期满从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回家。我是被骗劳教的,在劳教所由于害怕管教的电棍,为自己开脱而“邪悟”。在劳教期间身体、精神受到的伤害无以言表。每天十七、十八个小时的劳动,头晕,有时血压高达180,我才三十几岁。还有恶警的人格侮辱,所受的伤害世间没有什么可以弥补。

当我要放弃修炼时,师尊没有放弃我,又慈悲地点化我。用了快半年的时间我才清醒,才从心里升起一念我要重新修炼。此念一出就象《转法轮》中讲的震动十方世界,师尊一下就把我推过来了。我可以正常学法炼功,每当看明慧周刊,感觉到整体的力量在往上带我。在师尊慈悲的点化下,在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时,我认识到既然选择修炼,在大法遭到迫害时,我应该去证实大法,我得听师尊话。我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去之前告诉同修我一定能回来,并发正念请师尊点化。

十多个小时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到处是警察、便衣、警车。我心中有些不稳,我问自己来干什么,我一定要做。我在广场转一圈发正念,对着天安门举起横幅“法轮大法好”,并喊了出来,天安门广场太大了,我的横幅太小,在收横幅的瞬间我动了人心想快点走,横幅装进衣兜听见有人告诉武警,后面有人追来。两个武警架起我的胳膊,瞬间我的心都放下了,大声地喊“法轮大法好”。当我抬头时发现广场围了一大圈人在看,我还喊“法轮大法好”,一直到警车上,我想得抵制恶警迫害,我把横幅塞进车座中间。他们翻包没有找到横幅,把我拉到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一下车我开始呕吐,他们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告诉他们我身体以前有病,学法轮功好了。他们说好了在家炼上北京干什么?我说我不能自己受益而不管别人,电视演法轮功的事都是诬陷、造假,我不说谁说。看我不说姓名、地址,他们搜身、翻包,把我关进铁笼里。我不断的发正念,我的呕吐声把他们都惊动了。

他们抓来的一个十九岁女孩发旅游卡的和我关在一起,想叫她问出我的地址。我就给她讲真象,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后来有恶警叫她骂大法师尊,她说我就不骂,我干吗听他们的。一会又抓进一位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弟子,她四十多岁,我问她看明慧网吗?她说没看过。她心脏不好学大法都好了。一会又抓进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他上天安门打出一红绸黄字的条幅。他说他学法少,家人只让他看一本《精进要旨二》经文。他说我来一趟不能白来,他带着医院拍的他原来肝癌的片子,他学大法都好了。他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中国的历次运动我都经历过,法轮大法是正法。

我们旁边的铁笼关的有:上访的、在天安门卖货的、发广告的、要饭的,我们就对他们讲真象,看着他们觉得可面熟呢,他们自己也觉得见过我们。晚上我们被手铐连铐在铁椅子上,晚上恶警不敢睡觉,轮班看着,说以前不少法轮功学员从这里跑了。其中有一610的头目说他希望法轮功的学员来的越多越好,有的是地方关,他好升官。他原来是副科长,因为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立功”提为科长,现在要提他当副局长了,到那时有病就拿小本公费医疗了。我说:“医院能治好癌症吗?”他没有想一想做江泽民的工具,一心往上爬,把别人害得家破人亡,当报应来时,他的妻儿老小会不会因为他的恶行而受到牵连呢?

我们不断的发正念,大姐的手铐开了一个。我正念不是太强,没有走成。第二天升旗的时候抓来一位三十几岁的男同修,他看了师尊新发表的《北美巡回讲法》,就给我们讲,增强大家闯出去的正念。各地驻京办事处的都来认人,问是什么地方的人,我们都发正念,他们散去了。中午抓来一位在天安门证实法的大学女教师,降国旗的时候抓来加拿大的一位女大法弟子,带着她五、六岁的女儿在天安门证实大法。恶警不知把她什么地方打出血了,她的女儿吓哭了。她一进来就大声背法并给旁边铁笼关的人讲真象,一身正气。好想跟她多谈一下国外大法弟子的情况,一会恶警就把她和女儿留下,把我们关上警车送看守所。一路上我们发正念,车一停我开始吐。我想这里不应该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我还要救度众生呢。狱医都怕我摔倒了不收我,恶警去交涉,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七十多岁的大爷被他们恐吓,说出了地址,其他人被关了进去,我心里不好受。大爷被抓就不让吃喝,他饿了吃自己带的饼干,他想让我一起吃,我想在这邪恶的地方我决不吃东西。由于被抓就没想吃饭,也不饿。就这样管教把我和大爷送出看守所,大爷被他们驻京办事处的人带走。我一个人也不知道是晚上几点,没有大客车,我走的脚后跟磨起泡了,路上有不少巡逻的,我一路发正念,早四点半到火车站。快到家时想这一来回五天,怎么跟家人说,说谎?正念一出,我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不能说谎。这样一想家人也没多问什么。一路走过来我深感师尊的慈悲呵护,正念的威力。

回来后一段时间我起了安逸之心,不能精进。在修炼的路上不断的有选择,当把大法摆在前面就选择对了。最近我发现我的根本执著还没去,还向往人间所谓的美好生活。虽然做大法的事,可心却不在救度众生上。法也在学,可总是似懂非懂,向内找发现学法心不静,对自己要求不严。我又做一次选择,我选择人成神之路,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