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真象讲给小女孩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师父讲过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总是在不同的国家、城市走来走去,接触到不同阶层、不同职业的形形色色的人。我想,这都是机缘,都是他们明白真象的机会。我知道每一个我遇到的人都是有原因的,我应该告诉他们真象。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很多遗憾,有时因为自己的一个观念障碍住,没能放下一切讲清真象,等到想讲时又晚了,很可能错过了这一面之缘。当真正把一切心放下,融于法中,平心静气的去讲时,往往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前几天到很远的地方去出差,在宾馆遇到一个11岁的小女孩,名叫叶叶(化名),是宾馆老板的女儿。一天晚上,老板有事外出,托我照看她,我知道机会来了。我象往常一样,发正念清除阻碍她得知真象的一切不好的因素,然后准备给她讲真象。刚要张嘴,一丝念头闪过:给成年人讲了,大家都是朋友,谁也不会乱讲,给一个小孩子讲,她会不会到处张扬,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看到自己的这个念头后,我感到深深的羞愧——这哪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呀?我悟到:层次越高思维越纯净、越无私,而到了人这儿,每一念都同时夹杂着各种各样的观念,各种各样的维护自己的心和思想业力反映出来的不好的东西。我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就平静的把真相告诉眼前的这个有缘的生命,只要她明白了,与其对应的层层空间和无量无计的生命就有了希望。这时我感到自己的思想是透明的,只有讲清真象这一念存在,别的什么都没有,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

我问她:“叶叶,你们老师给你们讲过法轮功吗?”她回答道:“讲过呀,老师给我们读过一篇文章,叫‘无神论与科学’。”“那你觉得法轮功怎么样?”我接着问。她的回答令我很难受:“不怎么样,老师说法轮功迷信,让人自杀。”这是我头一次跟小孩子讲真象,她这么一说,我倒不知道如何答对了,以前跟成年人用过很多次的方法却觉得无从谈起。怎么让她理解当权小人出于嫉妒,迫害无辜百姓,怎么使她相信电视上演的天安门自焚是在拍电影?我停顿片刻,就理清了思绪:我只管去讲,尽量符合小孩子的思维,真正有力量的是法,她的年龄很小,可明白的那一面却没有这个概念,真象就是希望,不要被自己的观念障碍住。我温和的对她说:“叶叶,你说,说真话,不撒谎,不欺骗别的小朋友,这好不好呀?”她不假思索地说:“好呀!”“那你说,能够理解别人,对周围每个人都好,这好不好呀?”她使劲的点头:“好呀!”“那么能容忍别人,宽容别人,不和别人计较,这好不好呀?”她笑着说:“好呀!”“这就是法轮功讲的‘真善忍’,那么你说法轮功好不好呢?”她说:“讲‘真善忍’,那法轮功好,可是为什么老师要说不好呢?”我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但我尽量给她解释:“叶叶,你听叔叔讲,法轮功1992年传出,到1999年的时候在中国已经有七千万到一亿人炼了,你知道当时共产党员有多少吗?”“不知道。”“有六千万到七千万人……”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抢着说:“那我知道了,炼法轮功的人比共产党的人多,共产党害怕了,对不对?”“对!”我笑着说:“叶叶,你被烫过吗?”“烫过。”“烫的时候你是不是手马上缩回来?”“对呀!”“那我问你,天安门广场自焚的那个人身上都烧着了,却坐在地上不动,这可能吗?”“不可能。”她摇着头说。“其实……”,我又说到一半,她就象突然明白了似的说:“我知道了,是共产党在演戏,是假的。”我顿时感受到法的伟大,师尊的慈悲,无量众生呀,可能因此而得救,大法弟子的责任如此重大,而这救度无量众生的机缘和荣耀,又都是师尊所赐,作为宇宙中小小的我,真是无以为报。我接着问她:“如果以后老师或者别的小朋友问你法轮功怎么样,你怎么说?”她答到:“就像你这样说。”我摸着她的头,对她说:“对,一定要告诉别人法轮功好。”她点了点头。

实际上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们把很多问题都想得太复杂了。我悟到这一切就是一台戏,每个演员的演技都很高超,表演都很投入,可是演得再好,终究不是真实的,导演一喊:“停!”片刻前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那么在剧中我们的得失又有什么关系?什么叫怕,哪里来的那么多顾虑?扎扎实实的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这才是真实,才是一切的根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