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好学习和修炼的关系


【明慧网2003年12月8日】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对处理好学习和修炼的关系的问题。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意识到,正法时期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小事,个人修炼不只是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们走正自己的路,做好救度众生的工作的前提,也是我们给未来留下的一条路。

修炼后不久,由于一些个人原因,我停止了学业,想找工作或换一个专业,正在这时镇压开始了。我当时在参加大法书的翻译工作,我日渐意识到翻译的重要,同时想到我的经济上没有问题,就在一段时间内专门做翻译工作了。

当时因为学法不深,对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的法理没有能很好的理解,我只是在想,这么多书要翻,德国同修们在等着看书呢,如果我上学就没有这么多时间了。好在翻译书也是个学法的过程,一点一点,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修炼是严肃的,不是我认为哪种做法好,就哪种好。有时我的自我会有些疑惑,觉得完完全全地照法中写的做是最好的吗?比如上学就是需要花时间,怎么可能不影响大法工作呢?当我随着学法渐渐地放淡个人观念的时候,我决定不管我自己怎么想,如果法中写着应该做好常人中的事情,那么我就应该去上学或工作。而在后来的当学生的过程中我发现上学根本不会影响大法工作的,反过来大法工作也不会影响学习。

有一个学期上到中间时,我开始接手协调德文网页的翻译工作,工作量一下子大了很多,而且事情繁琐,我当时只是想,师父说过学习和修炼不冲突的,所以我没有因此而把我的课程减少。本来我上的课相对别的学生来说已经很多了,现在就更忙了。我上学来回要三个小时在路上,我就充分利用这个时间学功课,有时我在公车上就睡着了。但我一直没有忽视学法。

那个学期最难的课就是意大利语,我是从零开始,而其他人大多都是有基础的,而且他们都是西方人,学另一种西方语言比我容易。老师上课很快,我觉得很吃力,但也没有放弃的念头,而是抓紧一切零散时间尽力地去学。

到考试的时候,也是大法网页翻译最困难的时候,因为很多翻译的学员都是学生,大家都是在这个时候考试,所以翻译人员减少,我就尽量地去弥补一些。考意大利语的时候我已经几天连着睡的很少了,去考试的路上,我坐在火车里,非常困,我坚持着看以前做过的题,大部分是第一次看。虽然如此,我的心很平静,想既然如此了干脆就不想结果了,我以前已经尽力了,现在尽最后一把力吧。我随意地翻看,只看了不到百分之三十我就没时间了。

当我坐在考场上看到考卷时,我的心情真的难以形容,我看到我在火车上看过的题大部分都在考卷上,而我没复习过的也没怎么考。而且我在火车上非常困的情况下看的东西都很清晰地在脑子里了。这次考试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考过,我也是其中一个。老师在我的卷子上写上“有很大进步”,外加几个惊叹号。

当我看到考卷时,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庆幸,第二个感觉是惭愧。后来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庆幸的,我的确尽了我的最大努力。可能因为我的心的容量还没有修到那么大,所以我一些事还是做不好,以至复习的时间不充分,但有一点,我在心里是一直把学业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的。即使在有时很困难的情况下,我也没用大法工作当借口而放松学业。我惭愧的是我看到了我有修的很不够的地方,很多地方还不完全符合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但还是得到师父的很多帮助。

那个学期除了意大利语成绩一般,我其他科目的成绩都很好,而且我考的多,从那以后,那里的中国学生提起我都说:她又聪明又勤奋。这给我在学校里讲真相带来了很大的便利条件。在这个学期里我也没有比其他时期少做大法工作。

我悟到,以前我觉得学习会影响大法工作,是因为我的智慧太小,我在用人的一面做事,看重自己的知识和人中的能力,我不是很相信法的力量。其实师父和法的力量是无边的,如果我们的心正就什么都可以给我们做,关键是看我们的这颗心。当我在做出不减少课的决定的时候,我相信大法是圆容的,修炼和学习是不会互相影响的。如果我事情没做好,不是这个道理不对,而是我自己的问题。

上个学期写论文的事也给我很多启发。我要读歌德的一本比较难懂的小说,并写一篇15页的论文。和往常一样我有很多大法工作要做,我每天只能用一点时间来写论文。有时甚至没有时间。但在看歌德的小说时,我发现它很好懂,而在修炼之前我觉得歌德的文章太艰涩,看了就头疼。这样虽然我看书时间少,但我看懂了以前用几倍时间都看不懂的东西。

可是直到交论文前两个星期,我还没确定我的题目。好几次我有点着急,但我想到了一次次在实践中证悟到的师父的话:去做你应该做的,什么都会有了。于是我按照事先计划的,每天拿出一些时间写论文,看参考书。其他的时间我一如既往地学法,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事。心静下来以后,如何写的想法就一个一个地出来的,我有一种感觉,他们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他们本身就是在那里,当我做得正的时候,师父就允许我看到他们。直到我交论文的那天早上,我才把它修改完打印出来,虽然时间上很紧,但我的内心是从容镇定的。之后老师的评分也很好。

这个好分数和我在没修炼之前的好分数是很不一样的,修炼前多多少少都带着想要好分数的心,是一个有求之心,而这次这个好分数是通过放弃得到的,放弃的是我的自我和人的观念,而我得到的远远不只一个好分数,我得到的是一个修正自己的过程、见证大法的力量的机会。是一种恢弘的、慈悲而又宽容的力量使这一切成为可能。

现在我对师父一再强调的走正自己的路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我的理解是,大法弟子在生活中的时时处处都得走正,这不只是和我们的修炼有关,而且这还关系到我们在正法时期走的路是留给后人的。以后的人就是在这样一个有工作、有学习的环境中修炼,那么如何摆正这个关系就是后人修炼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做不好,我们留给后人的路就不正。我们走正自己的路因此也就体现了我们对世人的慈悲。走正我们的路是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