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盘锦劳教所恶警野蛮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2月11日】我是一个做得不好的学员,一直没有勇气写自己的经历,经过很长的时间,我才冲破心中的压力,决定写一下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揭露邪恶的谎言。

我是盘锦大法弟子,九六年得法,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身心得到净化,戒掉了不良恶习,按大法做一个好人,体现在工作上任劳任怨,认真负责。1999年、2000年连续两年被评为工厂优质标兵。

大法这么好,却受到江氏集团的陷害。大法弟子为了向政府、向世人讲真相,不断地去北京上访,可是却被无理的拘留、劳教、判刑。为了向世人讲真相,我于2001年8月12日走到了天安门,手举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前的警察抓住,我说:“我没犯罪,放开我!”就开始挣脱,这时一个警察一把把我推倒在地,并狠狠地踢了一脚,正踢在嘴上,嘴当时就豁了,鲜血直流(由于没得到医治,嘴唇错位愈合)。它们怕群众围观,忙把我拽到天安门西侧铁栅栏里,让我躲在墙角,我不干,往外走,守着我的警察就用脚踢我,把我两只胳膊都踢青了,它们开来了警车把我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我不报名,它们就把关进那个铁笼子里,里面也有几名大法弟子,还有十多个收容人员,因我们不报名,它们不让我们上厕所,有的同修一天了都没让上厕所。

晚上,恶警们把我们六名大法弟子送进了北京房山区看守所,刚进门岗,就被一个姓高的警察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然后它们把我送进监号。我开始绝食,第四天,它们就开始给我灌食,每天灌一次。由于我不配合,那个恶警狱医韩锋就用脚踩着我的下巴(有五、六个犯人按着我),一边恶狠狠地骂我,还吓唬我,大约四十天,它们进一步迫害,把我双手背铐,插管不拔出来,让犯人白天黑天轮流看着我,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下,我动了人心,恢复了进食。

因我没报名,恶警们经常提审我,每次过门岗,因我不喊报告,还得被门岗踢两脚,有时还挨一枪托。9月30日,它们又提审,对我说:“现在政策变了,你说出姓名住址,马上放你,我去给你买车票。”我说我不信,除非你们开一张放票给我,并且盖上政府的印给我,我才相信。它们一口答应,真的开了一张放票,并盖上了房山区内保处处长马志立的印,我信以为真,谁知刚报完名址,它们立刻变了嘴脸,一把抢去放票,重又把我关进了看守所,我真的不理解,一个政府部门怎么能用这样无耻的手段骗人呢,接着我被遣送回了大洼拘留所。拘留所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场所。一次我无故被恶管教姜军、宴宝山殴打,挨了三十多个嘴巴,打得我晕头转向,肚子上,腰上也不知道被踢了多少脚,姜军一边打,一边还说:“以后我看见你炼功,我整死你。”当我挨打时候,那个所长徐成福躲在屋里,不管不问。随后我被判劳教三年,它们把我送到了盘锦劳动教养院。

教养院是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一点不假,院长张守江是黑窝里的首犯,它置法律、人权、道义于不顾,为了自己私利,指使着恶警和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恶警们采用各种阴损毒辣的方式进行迫害。而对外宣传却说像对待亲人一样。

2002年6月,张守江气急败坏,它和教养院的恶警们有计划地制定了一整套迫害方案,把大法弟子一个个绑架到二搂招待所进行单独迫害。8月13日下午,恶警朱振来,孟宪良把我找到办公室威胁我,让我“转化”,我不屈服。孟宪良说:“你不转化,就不是人,对你我们可以随便收拾!”说着上前就给我一个嘴巴,紧接着脑袋上,脖子上也不知挨了多少下,我感觉耳朵嗡嗡响,接着它还用脚踢,用脚踹我。恶警大队长唐晓彪,一嘴的酒气,手里拿着警棒照我右胸使劲捅了一下,我倒退着一下子撞到了墙上,用手捂着胸口(胸口疼了四十多天),唐晓彪说我装相,又把我拉到跟前,唐晓彪坐在桌子上手里拿着警棒专门往我的小便处捅,眼里带着奸笑,这哪里是人民警察,纯粹是流氓啊!恶警刘先军说:“他不是人了,我给他开棒!”说着拿过警棒恶狠狠地向我砸来,我躲闪着,它们就把我按倒在地,上边压着椅子,让两个中岗(犯人)张严、孙亚波轮流坐在椅子上,刘先军就拿棒猛打,虽然它们把门关得很严,可我被打时的惨叫声号里的同修也都听到了,恶警崔雷在前边一边扇我的嘴巴,一边问我转不转化,问一句打一下…折磨了二个多小时,它们把我绑架到了二楼招待所,开始了又一轮迫害。

盘锦教养院二楼招待所,首犯张守江坐镇,恶警打手们有黄久宽、官保明、刘明华、贾景良、刘大汉、张云龙、刘哲、女恶警有羿秀艳、柳敏、赵红艳、齐霞等歹徒轮流守着,不让我睡觉,它们却换班去睡,看这招不灵,柳敏让我罚蹲,我不干,她就用警棒打我,因我不蹲,她又去找恶警刘哲,刘哲手拿警棒劈头盖脸一顿乱打,直到我被打蹲下他才住手,让女恶警看着我,不让我动,动一下她们就打。又过了一段时间,恶警刘大汉、张云龙闯了进来,刘大汉听说我不转化,一脚把我踢倒在地,恶警张云龙死死地按住我,刘大汉拿过警棒又向我砸来,我一边挣扎一边喊:“不许打人,”刘大汉说:“你不转化就打你,直到你转化,我有的是时间陪着你!”

由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起了人心,失去了正念,心想和它们玩玩文字游戏,就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一直躲在暗中的张守江突然蹿出来对群恶警说:“干得好,我今天请你们吃饭。”群恶警们兴高采烈,而我的心里却在滴血,我知道我干了一件最坏的事,给大法抹了黑。过后,我哭了一场,感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自己神圣的誓约,也对不起世间众生,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挽回损失,洗清污点,揭露邪恶迫害的谎言。

在师父洪大慈悲的加持下,我于2002年12月20日从教养院正念走脱,摆脱了邪恶的控制,被迫流离失所,重又加入了正法洪流,我要加倍努力,精进实修,紧跟正法进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