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回忆(一)


【明慧网2003年2月11日】当看到功友写的“随师万里行”一文时,感慨万分,不禁想起当年自己也是随师到成都,多次亲耳聆听到师父讲法,也有和作者类似的经历,还见证了大法洪传十多年所经历的风风雨雨。

我没什么文化,写文章困难,心里话表达不出来,又想叫同修代笔,就这样一拖再拖,被这种旧观念障碍了许久许久。明慧网上二次登载文章:“在正法洪流中正念正行平安无难的大法弟子也应写出自己的经历”。现在终于打破障碍,我想再华丽的语言那不是我,我虽没有更多轰轰烈烈感人至深的壮举,但是我有大法在世间洪传时,法给了我殊胜的荣幸和作为师尊当年传法艰辛的见证。我想尽力写出来,能和功友同享共进,揭穿谎言、证实大法,同时也是破除旧观念障碍的过程。

回忆1

由于邪恶迫害,我流离失所在外很长的时间了,今年情况与2001年来看就大不一样,不仅有更多的功友走出来证实法,而且又有更多误入歧途者醒悟,重新走回正法之路,整体越来越成熟,强大坚定,大家配合得也越来越好。想起去年的现在,除夕临近,过年了,留我住的好心的大妈有儿女(常人)要回家过年,我不想叫大妈为难,便离开了。可到我亲人家(常人)他们也不敢收留我,一时我找不到住处。为了抵制邪恶迫害,更好地讲真相,我流落了街头。看到大街上匆匆忙忙的人流,有赶着回家团圆的,有购物的,有嘻笑的,打闹的……如今宇宙大法受到迫害,师父受到诽谤,中国老百姓遭到了毒害,太可怜了,而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心中十分悲痛,万分想念师父,不由的重新踏上师父走过的路,我来到地坛公园内方泽园,在对面的石凳上坐了很久,回忆起当年(96年12月)国际法会上的情景,历历在目,就像昨天的事情。那次我荣幸地做着能为交流会服务的工作,并参加了上午的法会。下午小组交流,集体炼功后大家分两个大厅十人一桌共进晚餐,(AA制)当服务员把菜刚上一半时,突然师父来了。大家一见师父,呼的一下都站了起来,有鼓掌的,有合十的,非常热烈的向师父表达敬意,师父微笑着前后厅走了一下,并没有停留,不断地向大家挥手示意说:“大家坐好,继续用餐,吃好饭,我一会儿再来看大家。”后来才知道,师父是从遥远的美国赶来,刚下飞机就直奔会场,而自己连晚饭都没吃,一直等到大家用完餐,整理好会场(餐厅改会场)又和大家见面了,讲了四五十分钟的法,等走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了。我回忆着师父慈祥的音容笑貌,幸福的泪水不住地流着,顿时一点也不觉得苦了,想到师父为救度弟子与众生耗尽了心血,我们今天的所为也应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才是呀!想到这儿我马上立掌清除邪恶,正法救人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回忆2

我流离失所在外,最大的困难是住处(身份证不能用,城里住房太贵,城外目标大,不安全)。记得在2001年的夏天,由于被人出卖,邪恶知道我的住处后,由犹大带着“610”和七、八个恶警,开着两辆警车,来逮我,那天我正好不在住处,回来后街坊告诉我刚才发生的事情说:“那两辆警车刚走你就回来了。”我笑着说:“我好象看见有警车和我对面而过。”街坊小声说:“那是抓你的,还不快走,你还笑。”我想,一个不动就能制万动。邪恶抓得住我吗?当天,由于犹大和恶警对家里人(常人)软硬兼施,多次做工作,他们深受欺骗,开始配合邪恶。(那时还没有悟到自己空间场有问题)一起到我的住处堵我,逼我进“洗脑班”。我严肃地正告他们:“法在我心里扎上根,这条路我走定了,谁也别想动摇我……”并不断地用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打消了他们当夜打电话给公安局的念头。后来,他们同意叫我睡几个小时,明天一早送我走。(我听到他们小声谈话,说明天一早没走之前先打电话,叫警车接我)。当天夜里,快2点了,大家渐渐都平静了,我动了一念:“决不配合邪恶,一定要走正,我是大法粒子。”接着不停地发着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因素,叫大门别上锁,(每天12点传达室关门,早6点开大门,夏天5点天就亮了。)决不能被情带动,走正我修炼的路,做了点简单准备。天亮之前必须离开,果然当天奇迹般地一掰锁就开了,我在强大正念的伴随下,轻装顺利冲出“封锁”。

记得当天下着小雨,没想到奔走了一天,晚上10点多钟了,还没有找到住处,能找到的功友,帮不上忙,很多昔日功友都联系不上了,眼看街上行人越来越少,一天了雨还在不停地下着,我又累,又渴,又饿,又冷(带出仅有的一件单衣在半路上还丢了)在立交桥上呆呆地望着茫茫的黑夜,桥下就是我们以前的炼功点,一幕幕的往事浮上眼前……。

我是早期亲耳听过主佛慈悲讲法之声,亲受师父传功,刚刚得法时,只知道功好,师父好,应该叫更多的人受益,炼功点成立的初期,常常是一个人拿着录音机,挂上自己收集制作的宣传图,只要有人问,有人看,我就会不厌其烦地介绍,风雨无阻。那时只有一个心“法太好了,叫更多的人受益。”很快炼功点由一个发展到十几个炼功点。大家一起学法,炼功,交流,那真是一片祥和,一块净土……如今功友们被迫害得都失去了音信。想到昔日,看看现在,我的心碎了,欲哭无泪,现在该如何去证实法呢?突然,我感到自己的心态有了问题,赶快清醒,调整一下自己,静下心来问自己“你的责任是什么”?一下子师父在95年1月初,接见辅导员时讲话的场面又展现出来。调整心态后,我理智地分析了一下,目前这个地区出现的现象。现在邪恶势力是针对着我们的人心,一方面分化瓦解我们,另外一方面利用当前猖獗横行的假象来拖垮弟子的意志。意志啊!认清责任向内找,出现这些损失也是整体法没学好,不扎实,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有责任,我没修好。

师父曾经教诲过我们“带好一帮修炼人是功德无量的事;带不好,我说就是没有尽到责任。”(《法轮大法义解》)我正是没有尽到责任,才会出现这么多漏,给法带来这么大的损失,师父啊!弟子太愧对大法,愧对您了……,我应该怎么办呢?--意志不能垮,清除邪恶,抢时间挽回给法带来的损失。这时,已经不是那种茫然的状态了,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辜负师父对众弟子的期望,绝对走好正法之路,为众生负责,为宇宙大法负责。我给自己定下了一条座右铭——“一个师父,一部法,坚信、坚定、坚修、不折不弯走到底。”(昨天受迫害时,我还在说宁折不弯,今天我彻底否定了)足以战胜一切魔难。对眼前个人的困难(住处)已根本不再牵挂拖累了。除了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外,我对着漆黑的天空自语:今天我不为找不到住处动心了。谁也别想摧垮我。“天是被,地是床,细细雨水是甘露”谁也没有我自在!后来奇迹般的在当天夜里找到临时住处,第二天顺利找到住所,开始新的正法之路。